240姐/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大宇!你骂谁!”

“就骂你了不自量力!人家两个人的事,你巴巴着当什么正义使者,大姐授权给你了吗,还是尚尚让你出手了?什么叫‘送过去’,尚尚是大姐的女儿,也是何先生的女儿,大姐愿意让他们见见那是大姐的事,听你这意思,还要卖给他吗!

多少钱一斤?卖完了以后是不是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他帮你,他为什么帮你?那是看在大姐的面子上!你算什么!单这件事就还清了你那点跟外甥女不知所谓的情谊。你还想怎么着,再让人绑你一次!”

“夏大宇你个乌鸦嘴!你说什么!你看不得我好!”

“我要是看不得你好你就能不好了!我现在真就看不得你好!”

“你——你——我都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们——我——”

门突然打开,打断了夏小鱼的话,夏渺渺和后面的高湛云就站在门口,清清冷冷的看着她:“这么说还是为了我。”

夏小鱼吓的一激灵,不自觉的向背后靠:“大……姐……你……你怎么……”

“我还不能回来了?”

“不……不是,姐……我……”

“当不起。”夏渺渺走进来。

“姐——”小鱼骤然拔高了音量!

夏宇见状不明所以的看向大姐,怎么了?若说谁对小鱼最好,无疑是大姐。别说她想占何木安便宜,就是占了,且让大姐很没面子,大姐估计也是事后训斥几句,自己认下,然后小鱼再卖卖乖,保证下次不犯,这件事就能这么过去了,但大姐刚刚——

“姐,我就是说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是夏宇他跟我吵,我话赶话说到这了才——”

夏渺渺越过她。

夏宇茫然,怎么回事?

夏渺渺苦笑看眼把心思写在脸上的夏宇:“是她告诉了何木安尚尚的存在。”

“你说什么!”

夏小鱼吓的一个啷呛重新摔在沙发上:“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我什么也不知道!姐,你别听别人乱说,我……我就是听说了,才问尚尚的!姐,你相信我,我没有!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说那些……姐……”

夏渺渺好笑的看过去,她怎么没发现她妹妹说谎不分人的:“照你这么说,是何木安平白无故冤枉你?”

夏小鱼闻言顿时紧张的攥紧手掌:“我……我……”

夏宇冲过去就要揍他:“你还是不是人——你是不是疯了——”

夏爸爸吓傻的站在门口,这,这是怎么了?,看着大女儿不同以往的严肃,下意识的没有上前打招呼,茫然不知的看看他们三个人不知道说什么,他一出来,就打起来了,小鱼这次是做了什么,连老大也生气了?

“你敢打我试试!你试试……”

夏宇对小鱼从来没有不打女人的认知,急的四下转转,终于想起什么从厨房抓了一把笤帚,照着夏小鱼就打。

“夏宇!夏宇——”夏爸爸急急的喊着。

夏小鱼尖叫一声,吓的围着茶几跑:“夏大宇你疯了!爸——爸——”

夏妈妈尖厉的声音带着变调的咆哮从卧室里窜出来:“你们干什么!嫌我们死的不够早是不是!夏宇你再打小鱼一下试试!夏宇!你听到了没有住手!住手——老不死的你是不是瞎了!你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拉——”

夏爸爸着急的看着大女儿,这……这以前都是大女儿拉的……

夏尚尚茫然不知的趴在姥爷背后,看着乱成一锅的客厅,眼睛眨巴眨巴的,好像……好像打起来了……

夏小鱼尖叫的向大姐背后跑去!夏宇从不敢在大姐身边对她下手。

夏渺渺见状抬起手,轻描淡写的把她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甩在一旁!

夏小鱼看着茫然落空的手,震惊的看着大姐,连扫帚打在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也没有察觉出来。大姐把她甩开了!大姐刚刚把她甩开了!怎么可能!

她打碎她的奖杯,她骂了她一下;她和大宇抢东西,大宇从来都是挨训的一方;她惊慌失措的被社会青年跟踪时,大姐陪她走了整个夏天的夜路;

她偷拿她的钱买雪糕,她拿竹竿敲了她手,她觉得疼的不得了;她出入弥月快绝望时,大姐拿藤条抽她,但还是把她弄了出来;

她敢说,大姐疼她,非常疼她,无论她做什么大姐都不会跟她生气,就算她犯了天大的错别人都不原谅她,大姐也会向着她。

这……这是第一次大姐在她犯错后不让她碰……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夏小鱼突然慌了,也不管夏大宇怎么打她,慌忙拽住大姐的胳膊:“姐,姐我错了!姐我真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姐,我是小鱼呀,我一定改,姐……”小鱼说着眼泪也不知道为什么往下掉:“姐,你比不理我呀……姐……”

夏渺渺当没听见抬步走开,冷着脸向躲在老爸身后明显看好戏的女儿走去,谁教她的,不跑也就罢了,还没有同情心的看!像什么样子:“尚尚!你敢跑!你给我站住!”

夏小鱼哭着追过去,可怜的大叫:“姐——姐——”

夏渺渺直接去追尚尚。

夏小鱼见状绝望的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喊着:“姐——姐——”

夏爸爸看着小女儿,这是……

夏宇起的把笤帚扔在一旁,懒得再看一眼她的样子。

夏小鱼不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叫喊着:“姐——姐——”

夏爸爸再看看抓住尚尚的打女儿,默默的转身。

夏妈妈见大女儿进屋声音更加尖锐:“你还回来!有你就没有好事!兄妹相残,兄妹相残呀!你就看不得我好!你是想我死!想我死呀!你这个吃我血肉的灾星——”夏妈妈垂着胸口,好像随时能死过去。

尚尚见姥姥训妈妈,刚打算往上爬寻求庇护的动作突然停住。

夏渺渺趁机抱起女儿,看她妈一眼,他们上个月刚给她妈做了身体检查,除了不能行动,她现在养的好的很:“妈,我不信你不知道小鱼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她也是你妹妹!她也是为你好!你打她——你竟然打她!我可怜的小鱼呀,这个家没有咱们的好日子过了!他们一家子都想咱们娘俩去死呀!”

夏渺渺是听着这些长大的,再大几个分贝她也能当唱曲:“不管小鱼跟你说了什么,那些东西你也别问了,都是尚尚的。”那段感情好不好都是她实实在在的经历,不是卖出去的一段时光。

“你说什么!你都知道是不是!你知道那些东西值钱所以都拿走了!”夏妈妈瞬间精神抖索的对上夏渺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