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见一面/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怎么不哭闹了?!

她不得不佩服她妈在大事上的‘高瞻远瞩’,也一直理解她不能走动后变得暴躁的脾气,也从来不嫉妒她妹妹。因为她明白不管她妈怎么偏心,她小妹享受到的母爱都有点畸形,远不如她小的时候母亲两字来的温柔、包容,教导的儿女宽和、友善。

“对,知道值钱才给了尚尚,不值钱我还不拿呢。”

夏妈妈险些被女儿气的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你——你个不孝的东西!你是要气死我!把那些东西送回来!你给我送回来那是我的!我的!”

“怎么能是你的,不过我也是你生的,说你的不过分,你就当丢了。”

“丢了!?丢了——”提到那些东西,夏妈妈顿时尖叫:“你是不是傻了!你个缺心眼的东西!她一个孩子懂什么!青春没有了!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谁稀罕要你!现在还要把东西捂住了!竟然让她糟蹋了,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想气死我!是不是嫌我活够了!”夏妈妈说着剧烈的咳嗽起来:“夏渺渺你给我回来!给我回来——”

夏渺渺头也不回的抱着女儿,带着高湛云往外走。

高湛云就像团空气,渺渺拉哪走哪。

夏宇见了,也不拦,哐的关上房门,生闷气,走了也好,省的在家里看谁也来气!竟然已经把主意打到那些东西上了,干的什么事!

夏爸爸着急的冒了冒头,想拦,最终什么都没说。

夏小鱼独自坐在客厅里歇斯底里的喊着姐姐,她不相信她姐姐就这样走了!她不相信!她要姐姐,要姐姐!她姐姐怎可能扔下她不管:“姐——”

……

这件事夏渺渺要尽快处理了。

何木安非常忙,就算不忙也轮不到甲乙丙丁说见就见,要不然何先生三个字也不会那么值钱,谈语也不会被人捧那么久,以至于现在还有人捧着,只是她再也不敢应了而已。

最近高家长子仕途上又进了一步,私下里递了帖子送过来欲坐坐,可就这么一个分量极重的的帖子至今都没有送到何先生的办公桌上,更何况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编辑想见他一面,简直是不知所谓,太把自己当盘菜。

夏渺渺不把自己当盘菜,再说她算怎么回事,前女友?前女友算什么正经亲戚。她也没有自恋到嘴里说着两人不可能却觉得对方还爱自己的了不得。

她对于何木安来说就是陌生人。谁睡谁那会,还不定谁受了委屈。她若是个瓷器,知道自己酿过臭豆腐也知道不光彩,不能让人知道,否则瓷器该贬值了。

所以也没有自恋的到处嚷嚷,把自己当沾过蜂蜜的狗尾巴草。

但夏渺渺有事见何木安,夏小鱼这事在她这里就是个事,但也许人家不觉的是事,没道理见她,她也不觉得不对,她这里天塌了又关何木安什么事,所以夏渺渺耍了个心眼,带着女儿,来了。

临到门口,夏渺渺一把拽住女儿,舔舔嘴角:“等一下宝贝……我跟你说的你记住了吗?”夏渺渺有些紧张,她这个人实在有个不好的毛病,对有本事的人莫名的想伏低做小,高呼万岁,她从学校毕业后单练习对上司大声说话就练了不少日子。

所以某些因为出身而产生的行为影响是很深远的。

夏尚尚拍拍胸脯大包大揽的点点头:“放心吧阿姨,保证完成任务。”

夏渺渺搓搓手,点点头:“就靠你了!”

“OK!”

两人互相坚定的看一眼,迈进了烫金大字的禾木集团,这里曾经让贪慕虚荣的夏小鱼迷花了眼,让浮华沉淀,让英雄折腰,让无数青年才俊见识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进宫的夏渺渺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比小鱼更甚,她接触的比小鱼多,懂的比她多,单那中央大厅一水的盆景装点出的禾木二子就能装下她们魅力杂志整个办公环境,宽广的占地面子,光亮的豪华大厅,从根本上就震慑了没有胆量的人。

大,大的不正常。

夏尚尚看不懂,就觉得好玩,还有室内喷泉呢,比门外的音乐喷泉还大,真敞亮。

但夏尚尚没有分心,直接向她妈妈相中的一号服务台跑去,清脆的小声音尽忠职守着:“阿姨,漂亮的阿姨,我叫尚尚,你能帮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说我要找他玩来了吗?”

夏渺渺故作慌张的赶紧追上去,她今天穿了一件灰白相间略显老气的短袖,下面是牛仔裤,头发挽了一个发髻,急忙道:“小小姐您跑的太快了,别摔倒了。”小小姐的称呼是她问出来的。

然后抬起头歉意的看向前台:“不好意思,何先生让小小姐在家里玩,是我没有看住……”

前台震了一秒,还没回神便立即拿起电话,效率之快绝无仅有。

五分钟后,夏渺渺尴了个尬的半抱着女儿站在何木安的办公室里,不断的陪着笑:“……呵呵,不好意思,我……”夏渺渺低下头。

何木安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她,情绪看不出任何起伏,声音却一惯不留情面:“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人都来了,多说无意,坐。”

夏渺渺闻言连笑都有点尴尬了,整个人都老实了:“让你见笑了。”抱着女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沙发跟办公桌隔着五米远,单是距离就给人无限威压,更何况除了各种文件柜空无一物的何木安办公室,那种光亮的金属加持过的冷淡,足以让任何坐在这里见他的人没有底气。

夏渺渺现在就觉得自己小聪明过了头,招人厌了。

何木安看着她,目光下意识的把她从头顶打量到脚,最后像以前一样停在她脸上:“你找我有事。”他招招手。

夏尚尚小脑袋一撇:哼,看不见。

何木安叹口气,重新看向夏渺渺。

夏渺渺看‘高人’从不看脸,比以前宫里出来的老奴还标准,看胸前第二个扣子:“我妹妹的事……”

底气不足,什么毛病!何木安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你想问我,我许诺了她什么?”

“不是,不是!我想说不管你许诺她什么都不要兑现!”夏渺渺挺直背脊,说起女儿底气足了有些,她都不知道她自己有什么好伏低做小的,不争气的东西。

如果她知道六老爷子坐在这里比她好不了多少就会明白,不是她的问题,是他办公室的问题。

“女儿是我生的,是我的事!我没想用她怎么着,别人也不能用她怎么着!”

何木安双手交叠在腹部,如果她抬头就会发现,他的目光自始至终落在她身上,他摆手让她停下:“你想多了,我也不会允许,小鱼的事我明白你的意思。”

夏渺渺松口气:“谢谢。”了了一件心事,才想起什么事来,从背包里拿了两个他们家自己帮忙做的礼盒,让尚尚给他放在桌子上。

尚尚不乐意。

夏渺渺戳戳她,再瞪她,最后好心好意的求她。

夏尚尚才勉强抱着盒子跑呀跑呀的跑过去递上。

“有些家里炒的坚果,不要介意。”

何木安若有所思的沉下目光,继而接过来,客气的放在一旁,如果尚尚敢再不答应,她就该挥拳了吧,软硬并施的手段谁也没有她变的快,以前就没有少对着他用了:“哪里。”

夏渺渺闻言松口气,斟酌了一下:“都是尚尚亲自挑的,问道不错。”

何木安心里明白,尚尚会挑什么,都是她亲自挑的。

夏渺渺见他没有现在尝尝的意思,放心不少,夏小鱼的所求是没戏了,与虎谋皮能有什么好下场:“那,我们先走了。”

“好。”何木安把玩着手里的玉狮子,想也没想的开口:“不知今晚能不能让尚尚在我哪里住一晚。”

“啊?”刚得了人家的‘好’,再拒绝是不是不太好:“她,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