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一次光临/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尚生气的瞪着眼看她:“哼,你恩将仇报,如果不是我,你根本进不来,看不到这里!”

“谁稀罕。”嘴上这么说着,夏渺渺却看着窗外,神色不禁凝沉几分。

何木安家呀,她跟他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来过的地方,原来他家这个样子。夏渺渺想不出那个时候的自己如果身处这片地方会生出怎样的魔念,会不会落荒而逃,还是让这里的荣华富贵照出她年少时的罪恶嘴脸。

夏渺渺拢拢外衣衣襟,在她自以为靠天真幻想能掌控全世界的时,他已经是这里的主人,到了可以退休的资历;

在她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带着小女孩的那点私心跟他畅想自己因为那点成绩骄傲的未来时,他已经沉浸其中多年,略显疲惫。

在她为五斗米的用处绞尽脑汁的分配时,他背后的锦衣玉食都不过是眨眼扫过的一推东西。

如今想来,他能在秋门小区那样的房子里一住就是几年,确实是委屈了;能跟她这么不讲究的人生活在一起的确是屈尊,去过她家还没有皱皱眉走人,堪称明君了吧。

其实想想他当初会接她递过去的水,一定是她当时蠢萌的表情‘可爱’的让人喷血,要不然就是他没见过那样真的真人秀,亲自体验一把后震惊的忘了离开;因为总不能是他眼瞎吧。

夏渺渺望着恢弘气派不足以形容的景色,国家级别的私人庄园,骤然觉得在小高先生看不到的角落,想想自己也曾把这么一个人在床上折腾的死去活来也足以笑傲此生了,莫名生出些小人物的沾沾自得来。还好家里有公的震着,终没有让她心猿意马卖票说书了去。

“妈,我亲爸家有个大池子哦,可大可大了,比我见过的所有池子都大,亲爸说等夏天带我游泳。”哼,夏尚尚语气颇为得意,不知道的人听了她这一句话,颇有绿茶得势后炫耀的鼻息,要不然何至于一口一个‘亲爸亲爸’的叫着,瞧瞧多舍不得撒手的粘着(zhuo)。

其实尚尚对她妈妈这么说就一个意思:求我呀求我呀,求我就让我亲爸带上你。

夏渺渺嗤之以鼻:有那条瀑布在,你爸家有条河有片海都不稀奇,等闲人家谁跟你爸比游泳池大小:“说的好像你没有游过一样。”白眼狼。

“那能一样!”夏尚尚叉着腰:“每次你跟爸爸都不让我下去!”

“哈哈,是谁抱着栏杆誓死不沾水的。”

“我不给你看小白球了!”

夏渺渺如释重负:“我不下车,在这里等你,你喂了她就过来。”

夏尚尚闻言顿时不解,委屈的看向妈妈:“妈妈,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夏渺渺摸摸她的头,温柔的道:“我知道,但妈妈是大人,大人不可以在别人家没人时去别人家做客对不对,尚尚不一样,尚尚是爸爸的女儿,是家里人,去看看小白应该的。”

“可——这里这么多人呢。”你看你看,门口又站了好多,怎么能是没人。

夏渺渺抬眼看向古色古香的园林门楣,高大的府邸楼台,穿梭如云的亭台楼阁,就是不懂古建筑她也能看出这样的布局规模,也就以前的王孙贵族的门第能见见,甚至于因为没有规格的限制,这里的更气派更让人望而生畏。

夏渺渺不想再去探究里面,她没有那点好奇心,更没自虐到没事让别人的富贵戳她的眼,尤其那一排排低眉顺目的佣人,让她连下车都不愿:“乖,你爸爸不在,我去他家不合适,你高爸爸会生气的,去吧,快看看小白球怎么了,晚上爸爸还带我们出去吃饭呢。”

“真的?”

“嗯。”

尚尚想想小白球,再看看妈妈:“那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

“我跑的了吗。”现在已经忘了怎么上来的了。

尚尚想想也对,小大人般的交代道:“你就在这里等我哦,我一会就回来呀。”说完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小小姐好。”

夏渺渺顿时撇开眼,有种自己逃过一劫的感觉,不自觉的用手扇扇风,免得被不合适的热水冲昏了头脑,忘了几斤几两。

等在外面的人随着小姐进入的脚步没有散开,为首的人直接看向车里的人。

夏渺渺看着另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方见她没有下来的意思,也没有错愕,恭敬的转身追着小小姐跑了进去。

与此同时,远在市中心的中枢办公大楼内,尚尚的影像和夏渺渺的影响同事投放在门边巨大的屏幕上。

何木安严肃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里的文件,与电脑屏幕另一端的人为里面的条款协商最后底线。

夏渺渺的头抵在前作的椅背上发短信——“猜我现在在哪里?”——

——“忙着,勿扰”——

夏渺渺切了一声,把玩着手机看向窗外,看了一会又拿起手机快速按着:——“我陪女儿在何木安家,她来喂狗,喂完就走,我给你照张相片,让你知道知道我以前的眼光多好。”——

夏渺渺心情不错的举起手机。

小王司机快速转过头,满脸严肃:“夏女士,霞光山禁止拍照。”

何木安看了她一眼,又撇开。

夏渺渺闻言讪讪的收回手机:“太漂亮了,情难自禁。”

小王理解的笑笑,重新看向前方。

夏渺渺低下头快速在键盘上腹诽——“什么呀!还禁止拍照!以为是什么机密地方,照了能风化了!我收回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应该说,让你知道知道我曾经多眼瞎!”——

发完夏渺渺重新把玩着手机看向窗外,也没指望湛云回,他刚才是因为一个高难度的手术被临时叫走的,估计现在也该进手术室了。

也因为高湛云的工作性质,夏渺渺也习惯在短信里自说自话。如果她带孩子去看病的时候医生聊手机非骂死他不可。

“夏女士,小小姐可能还有段时间,如果好了管家会通知我们,不如我带你四下转转。”

“合适吗?”心不在焉,照都不让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当她没脸皮那么厚。

“没什么,有专供游览的路线。”

呵呵:“随便。”

这是一座大型自然景区,有成熟的食物链,有历史悠久的土地候鸟,有天然氧吧症候,有繁华落尽的天然幽明。

夏渺渺只有一个感觉:她已经找不到活下去的任何意义,请允许我提前告别人间。

夏渺渺不能否认,有些人你就该认为,能见他一次,你的人生就该圆满了,再活下去也遇不到更好的景致,干脆干屁吧。可夏渺渺还不甘心的活的好好的。

哎,这样一想,自己的人生挺不值钱的。

突然手机响了。

——“如果我说你前男友性情阴沉,不适合来往,你会不会觉得我小肚鸡肠。”——

夏渺渺笑眯眯的回了两字——“不会。”——

——“那就赶紧回来,当我泥捏的吗!”——

——“做好吃的给你吃。”——

“喂。”何木安拿起手机,想法留在‘你前男友性情阴沉,不适合来往’。

何木安不是不讲究要看别人的私信,屏幕太大,手机上的字太过清晰,一边批着文件一边偶然看一眼的何木安,正好停到这两条上,怎么能不面色难看,若有所思。

“我知道……只是别人的事,我们好像不好插手……”

他性格阴沉,好似你多阳光灿烂。

“再见。”何木安挂了电话,滋——的一声关了屏幕,拿起一旁的文件目光再没有一丝变动,好似刚才收到那样消息的不是他。

林云萱跑了,找了人要跟让她落得今天这个地步的人同归于尽,事情不意外的落在老六耳朵里。就跟他说的,他为什么要发表意见,他性格阴沉呀。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没有义务管别人死活,尤其卖他女儿求荣的人!

……

夏渺渺回那两个字也没有别的意思,两个人私下里说说别人的不是,就是过过嘴瘾,能有什么意思,等见了人家该低头哈腰还是要低头哈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