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看向它处/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焦急等待的高雅美见何大哥进来,赶紧上前搀住他,把他迎进房间:“你做什么,情绪欺负这么大,身体受得了吗。”

何大总管叹口气:“总要她心里出了这口气。”她现在是小小姐的生母,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不妥协没有好下场,何况当时的事经了他的手,单是小小姐以后知道了,他就不能安养百年。

高女士叹口气,深紫色绣花旗袍随着她的动作流光内敛,华美近妖:“穆妹走了,听说她那边的企业已经有人落井下石了。”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先生重用您时,多的是人前赴后继;一旦被先生厌了,不管先生有没有让人偿命的意思,多的是人落井下石,想看看能不能揣测对一次上心后用无穷,他怎么能赌:“咱们就别插手了,没得好下场,等穆氏清算时简单拉一把就行。”希望这件事夏女士松口后,先生会既往不咎,让他留在府里。

高老女士点点头:“要不我再出去为您说说话。”

何总管仿佛一下老了七八岁,摆摆手:“不用了,多了反而让她不悦。”

她们是老而成精的禾木集团一批人,没有一定的本事也做不到如今的地位,一味的坑害一位小主子的母亲是傻子才会做的事,能成为友人总比成为敌人好,不就是承认错误,让别人舒心,这并不难,做到他们这个位置的,谁没有起起伏伏过。

“七千万不知道她满不满意?”

“有什么不满意的,以她的层面何曾见过那么多钱。”这笔钱就算对何总管来说也是很大的分量,他们背后的企业有钱,但那不是流动资金,真正的流动资金她手里也不外呼就事那点,夏渺渺能一下拿到,怎么会嫌少。

何大总管不怎么乐观:“就怕她拿着钱跟霞光山比。”

高女士皱皱眉:“应该不至于,赌先生的爱是很渺茫的事情。”

“但愿吧。”

……

没有人会对这里的浮华不动心吧。

夏渺渺悠悠的放下车帘,看向前面,静下来后突然觉的女儿乖巧的不正常,一直坐在座位上也不说话,这不太像她的风格。

“你怎么了?”

夏尚尚绷着笑脸目视前方,一本正经:“没事。”

没事就是最大的事,夏渺渺戳戳她。

尚尚眼睛一闭:“我睡着了。”

后来真睡着了。

车里一圈圈的下来,驶出霞光山,驶入闹市区,进入主干道。接近三个小时候的车程,夏渺渺也小憩了片刻。

——吾——一声声低低的叫唤声,带着小鸡崽的稚嫩水汽。

夏渺渺瞬间惊醒,赶紧把睡着的女儿扶起来。

——唔唔——更大一点的软绵声音从女儿鼓囊的胸口传来。

夏渺渺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一个奶白的小白狗装在巴掌大的笼子里从她灰色的百褶全下取出来。

夏渺渺脸色顿变:“停车!”冷着脸,声音十分平和:“尚尚,你已经醒了,给我起来。”

“妈妈——”夏尚尚不明所以的揉揉眼睛,刚才妈妈动她的时候她有感觉,但她好像再睡一会。

“东西是你带出来的。”

尚尚顺着妈妈的目光看一眼,睡眼还没有完全睁开,懒洋洋的低估:“嗯……”

夏渺渺一口气没有喘匀,硬生生压了下去,亲爸对尚尚来说是什么?至少现在来看只是一个称呼,就像满大街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可她竟然从还没有见过几次面的‘别人家’拿东西,这是她教导的女儿吗:“谁让你拿的。”

夏尚尚混沌的脑子听到熟悉的某种开场声音,骤然哇的一声哭了。

小王司机顿时脑子一阵尖疼,怎么哭了?怎么了这事。

夏渺渺看他一眼。

小王立即闭嘴。

夏渺渺不动,等着她哭完,从大声到试探到小声的维持不起哭的原因足足用了半个小时:“哭够了,说说你的狗,不问自取是偷,偷你知道吗!?”

——哇——哭声比第一次更加尖锐害怕,妈妈生气了!妈妈生气了!她怕小狗不吃饭,她怕她走了小白求害怕,她怕小白球生病了,她才带回来的。

“如果有人拿走你的爸爸妈妈,你高兴吗。”虽然不是一类事物,但性质极其恶劣,说别的她也不了解。

“哇哇!不要拿走我的爸爸妈妈——呜呜——”

“但你拿走了何先生的狗,你问过何先生愿意吗!”

小王盯着前方,尽量让脑子放空,耳朵里钻进来的孩子哭声还是让他十分心疼,多大的事,至于把孩子训成那样吗。

这是原则问题,不是今天闹着吃块糖明天吃块巧克力,她是偷!“送回去——”

“哇哇——”

“闭嘴!”对上司机:“开回去。”

小王二话不说绕回去。

夏渺渺把尚尚推下去,不推她还请吗!没揍她已经是当着外人给她面子:“拿回去。”

下了车,夏渺渺笑了:“乖,去送回去。”

尚尚含着泪回头:“妈妈……”

“去吧,听话,等跟爸爸说了咱们再带小白球回去。”

尚尚闻言委屈的擦擦眼泪,短短的小胳膊小腿提着闭塞的小笼子,撇着嘴一步一步向房间走去,走了片刻,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不敢哭出声的小模样,看起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妈妈……”夏尚尚哽咽着:“我怕,你陪我进去好不好……”

夏渺渺焉有不心疼的道理,但拿人东西怎么行,再说何木安是妥协后让她们来看白球的,她们倒好给人拿走了:“好。”

夏渺渺踏入一派飞檐勾角的建筑内,她看不懂这种建筑的迷醉成都,但仅有的欣赏眼光告诉她,她没有在任何一个人家看到过这样完美的舒服感。

但房子好不好是别人家的,她在乎的是正在一步步走着的女儿,夏渺渺冷着脸跟在她身后看也不看周围偷来的各色目光。

尚尚委屈的牵着妈妈的手,就是想哭,她拿了小白球,呜呜,她拿了小白球,她以后再也不拿小白球了,至于‘不偷’东西,对她来说还没有偷的概念。

何总管见两人去而复返,快速走过来想说什么,想了想,退后一步没有上前。

夏渺渺一路进去,站在客厅时就不动了:“放下吧。”

夏尚尚可怜兮兮的看眼小白球,它会不会因为看不到自己饿死呢,小白球好可怜呀,她自己也好可怜呀:放心吧。尚尚用袖子擦擦眼泪:等我问过亲爸爸就把你带回去。

“先生。”

候在客厅里的佣人们放在尚尚身上的目光在听到第一声招呼时,下意识的收回目光,低下头,恭敬的站在各自的位置等候那个人。

夏渺渺被这突然起来的动作,冲击的忘了自己身在人性平等的年代,她骤然回头:不对没人?她瞬间看向楼梯口。

何木安穿着运动体恤,额头上有没有晾干的汗渍,手里拿着一杯咖啡,茫然站在楼梯口。

夏渺渺撇开眼,便见女儿正睁着水润润的大眼睛看着委委屈屈的看着正从楼上下来的男人。

亲爸爸,我受委屈了,受委屈了,你开来安慰我呀,要不我就哭没了。

夏渺渺骤然看向何木安,神色冷峻:你开口试试。

何木安端着咖啡的手颤了一下,平静的、艰难的、慢慢的、优雅不失威严的,避开女儿的目光庄严的看向它处。

夏尚尚无望的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的把小狗放在茶几上,挥挥小手:我要走了,下次我再把你带走,你要乖乖吃饭哦。

夏尚尚一步三回头的走到妈妈身侧,牵起妈妈的手,无声的委屈的看向妈妈:我听话,你不要生气了。

夏渺渺握住女儿的手,原则问题解除后。顿时生出三分奴才相,陪着笑恭敬的对何木安点头:“打扰了……她想白球带它出去兜兜风……”呵呵,哪里有刚才的一分气势。

何木安把咖啡杯放在左右的小巧托盘上,交给站在一旁的佣人,似乎没感受到她的诚意,看也不曾看她,声音低沉庄重:“嗯,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谢谢,谢谢。”夏渺渺拉着女儿往外走,山路崎岖,她不敢说自己叫车回去,这情要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