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怒火难平/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况,她必须赶快走,她刚拿了人七千万,她如果知道他是这种做派,一千万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值不值。

另一边,伺候的人恭敬的接了盘子,退了下去。

出了门的夏渺渺一身冷汗,心都在颤抖,什么叫不进大观园不知道富贵样,何木安的行为能把所有外在富贵比的落尽尘埃里,每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加上旁边人的小心翼翼,比之那王爷也不差。

夏渺渺擦擦汗,以后不要来了,心脏受不住。前一刻还旖旖旎旎、骄傲过的心,此刻渣也不剩了。

何木安看着她走远,从来觉得招人的霞光山烦不胜烦,原来也如此不中用,可见也不是不往不利的玩意儿。

尚尚刚才伤心了吧,满目期待的望过来,他却没有帮她求情,他在她心里的地位恐怕要一落千丈。

何木安慢慢的走下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威严自成一派,目光淡淡的从狗身上滑过,拿起桌上的笼子,看了一会,眼里浮现出尚尚信任后又失望的目光:“一个小时后给小小姐送过去。”为了一个狗,至于那么训他女儿。

何木安没有理会撤下去的笼子,思绪放的很远,

她刚才看他了……

那么,她想了什么,有没有觉得如果曾经每分手会怎样过……

“先生,这是晚上的菜单,您需要……”

“照旧。”

“……是的,先生。”

何木安突然起身去了书房,人靠在办公桌前,打开大屏幕,夏渺渺和尚尚的身影现在呈现在上面,她们一路上来,她们有说有笑,到她没有下车,到他关了视频的那一幕,到何叔突然出现。

何木安看了一眼,突然把音量放到最大。

何木安随着何叔的话,嘴角慢慢绷直,脸色平静无波,他就那样看着屏幕,听着声音入耳,看着两人渐渐好转,看着她脸上最初的愤怒变成可有可无的那么一点莫名。

何木安放在桌下的手紧紧地握着拳,再握紧,如果眼前是一幅画早被他撕的渣都不剩了,七千万好一比大数目,抚平她所有的遗留遗憾,磨平所有的过往,连最后一点抱怨也烟消云散,这七千万当真花的是地方,用的恰到好处。

何木安突然冷笑,他该夸她不计前嫌,识时务,拿钱走人会看脸色,还是说她蠢。

何木安的手掌握紧又握紧,她找过他,他知道,但一些说了什么的细节是查不出来的,现在从字里行间推测一下,也能想到夏渺渺那样的怂物当时的无措和震惊,如果找他出来后劈头盖脸把什么难听的词都往他身上骂以平复她突然有孕的恐惧。

何木安手掌上青筋直冒,她没有赶得上骂他,他也没有来记得把那时候吓的六神无措的她抱进怀里,保护尚尚出生,看着尚尚长大,甚至没来及看那个或许嫁给她后,面对生活的改变,各种负面情绪之后挣扎一个全新的夏渺渺的机会。

这些都成为过往,成为铺垫在上的七千万,什么都不剩的站在圈外看着里面的人悲欢离合。

何木安让何叔进来,既然夏渺渺曾经的那些伤害能被七千万终结,他呢,他觉得他怎么也值七百亿。

何叔战战兢兢的进来,看到投影仪上停放的画面是,瞬间两股战战:“先……先生……”

何木安神色没有任何异样,不管他用何种语气去问,都显示了他的无能,他有什么脸面对下面的人发火,他在夏渺渺这里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能力不济,不是夏渺渺拒绝他给他的挫败,是他展现在她面前的一切,让他觉得没脸。

这些都是他的人,负责他周边所有事宜,他要的是他们睿智、宽和,想给渺渺的印象是从容风度,现在呢,老奸巨猾、一个个自以为是,若是禾木集团内的氛围还能给他扳回一成,他都要怀疑他怎么坐上禾木集团那个位置,莫不是昏庸走运,撞上去的!

何叔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顿时有种绝望的感觉,还没开口已经没了支撑的筋骨、精气,老泪纵横:“是我……都是我……”

何木安讽刺看着画面里的渺渺,在这样感人肺腑的情况下,在这样一位慈爱的老者面前,她肯定想不到她是被攻略的一个,而且被成功拿下。

何木安莫名的想骂她一句蠢,也就适合在她那个阶层看似耀武扬威什么都有的混着,永远不明白翻云覆雨背后的深意!果然跟着什么人就在什么层面,看看她那一脸真诚扶人的样子!她就没觉得一点不对!

也是,他调教出的人,玩弄人心向来是好手,这点如果没有练到家怎么在他身边混!

------题外话------

明天十六。十七恢复正常更新哦。年也过完了,呜呜,辛苦大家了,赔个礼。

那个(撒娇中)求个票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