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打死你个混蛋/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能不上学。”夏姥爷苦口婆心的把外孙女放在车上,准备把东西放在街口,打车送外孙女上学:“不好好学习怎么行。”

“我就是不想去吗。”那个可恶的亲爸放学又会去接她,这次说不定就会把她卖了,她太可怜了:“姥爷……你放学后去接我嘛……姥爷……”

“好,好,姥爷去接你。”

“太好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夏姥爷语气无奈又宠溺,拐过路口,夏姥爷突然停住。

何木安一身黑色的暗光衬衫,臂弯里打着同色的休闲服,他站在曾经站过的位置,若有所思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察觉到视线,他转过头。

夏姥爷顿时下车,抄起放在三轮车一侧的打气管,气急败坏的冲过去:打死你个负心的东西!还有脸过来!你还有脸出现在他家的地盘上!打死你个王八蛋小杂种!打死骗了他女儿的败类!

两位保镖架住老人家的手臂,轻而易举的从他手里夺过凶器捏在手里。

司机小王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挣扎着企图突破防线的老人家: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生活助理小蒋赶紧慈眉善目的上前:“老人家,老人家,您消消气,大清早的可别气到自己!”

夏姥爷谁也不看,或者说他怒气冲到脑子除了那个挨千刀的男人谁也看不见:“你还敢来!但凡有点脸就该有多远滚多远!还嫌害的我女儿不够!你个王八蛋,你个——”夏姥爷急的四下找顺手的东西,捡起地上的石子向何木安冲去。

何木安微丝不动。

一直赶在何木安一步之遥没有动过的保镖上前一步,为雇主挡下了冲来的小石子。

老人家也被先前就在的两位保镖不客气的压住。

助理小蒋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这……竟然是对着先生去的,先生他——

夏尚尚着急的冲过来,对着欺负她姥爷的坏人就踢:“放开我姥爷!你放开我姥爷——哇——姥爷,姥爷……”

何木安挥挥手。

两位保镖退回原地。

夏尚尚扑在姥爷身上哭的伤心:“姥爷,都是尚尚不好,尚尚不好,尚尚再也不回家了,姥爷你没事吧,姥爷……”

何木安死死的皱着眉,他没想闹成这样,这种烦躁让他看起来更加严厉。

夏尚尚抬头刚想骂她亲爸一百个回合,骤然见到亲爸凌厉的眉眼,吓的顿时收回舌头,扑在姥爷身上哭。

何木安看着夏姥爷,他腿脚不好,腿脚不好,腿脚不好……何木安僵硬的上前一步,想扶……

夏姥爷已经起来了,愤怒的瞪着何木安。一只手不忘揽住外孙女。

夏尚尚伤心的不得了,撕心裂肺也不过如此:“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亲爸是坏蛋,亲爸是坏蛋,哇哇——哇哇——”

何木安神色发黑,盯着一旁的保镖。

两位捂住做了错事的保镖,下意识的挪脚想跑,但职责所在让他们伫立在原地,回去就辞职,回去就辞职。

小蒋助理脑海里快速理顺所有狗血的情节,想先生之所想,急先生之所急,快速赔礼:“老先生,您没事吧,您看,都是我们不对,您别和那些蠢货一般见识,他们五大三粗不长脑子,回去我们就教训他们。可,您看您上来就对我们先生出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要不,您让小小姐打我们先生两拳——”小蒋顿时长大嘴巴。

激愤的尚尚已经冲过去,对她亲爸又打又踢:“你打我姥爷,你竟然打我姥爷——”踢完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我不活了,你打死我算了,我没法活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我——”

何木安惊讶的看着她,下一刻,气的额头的青筋直跳!

夏姥爷稍稍回神,现在才看清周围的一切,几步外的四个黑衣男人,面前弯着腰跟他说话看起来非常和善的年轻人,还有昨天那辆会说话的车前站着的一个直觉反应就是司机的人。

就算他再无知,这一刻这么直白的呈现在他面前的事实不得不让他认清一个事实,他不单是有钱那么简单!这个男人,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把让觉得他身上少了什么的东西补全了,把那种收敛的气势放了出来,冷漠、缜密、深沉。

夏姥爷茫然的看看不远处在那个男人脚下哭的抑扬顿挫的外孙女,气的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女儿把外孙女交给他,他没有帮她在这个男人面前长脸就算了,竟然还让他看到外孙女这一幕,这件事是在指责他女儿的教养:“尚尚!”

尚尚立即止了哭声,挂着眼泪看向姥爷:干嘛,她还没有哭完,还没有吓死他。

“过来。”

夏尚尚滴溜起身,向姥爷冲去,眼泪又落了下来:“亲爸他欺负咱们孤儿寡母——”

闭嘴吧,跟着你姥姥不学好!夏姥爷直起身看着站在几步外从刚才就没动过地方的男人。

这个男人——夏姥爷冷哼一声,人模狗样却是个畜牲,骗了他的女儿!他一一扫过何安的配置,眼里的冷笑更甚:他就是凭借这些骗她女儿的,最后还不认账!

这个畜牲!畜牲!夏姥爷气的又开始低头找东西,他要打死这个道貌岸然的东西!

小蒋赶紧上前:“老先生您冷静,您冷静,我们先生当初根本不知道您女儿怀孕有了尚尚……”知道了您女儿有命生下来:“我们先生……”

小蒋考的那些执照,在跟过老胡助理后已经不知道扔哪里去了,此刻,他无需酝酿,真诚的眼泪已经盈满眼眶:“老先生,我们先生非常爱令媛……”

何木安顿时看向他,目光冷厉。

小蒋完全没察觉说着已经掉下眼泪,开始了感情攻击大法,如果不是太年轻,他的形象更容易博得信任:“当年,我们先生……您不知道……”说着拿出手帕擦擦眼泪:“我们先生命苦呀……又恰逢毕业……”说完又是一波眼泪,所有的苦难都在男儿有泪不轻谈里。

何木安已经冷静下来,有些担心的看向尚尚,这孩子刚才实在……何木安想笑,但因为时机不对没有。

“令媛和我们先生就这么可惜的错过了……我们先生……我们先生找了多少年都没有找到……可惜,再见已经物是人非了,我们先生督促小小姐上学、放学,小小姐可能嫌我们先生烦,总是偷跑,昨天我们跟着到了这里,知道小小姐在您这里,我们怕打扰了您就回去了,先生一大早是来接小小姐上学的,夏女士交代过,小小姐喜欢赖床,上学不积极,不能容着她的性子,所以……”

“你的意思是我女儿一个人带着尚尚长大都是自找的!”

小蒋一愣,立即恢复如常,您看您关注度重点不该是尚尚上学吗:“我们先生没脸见您……”

“那你怎么不让他滚!他现在带着你们来我家门口做什么,显摆他现在能耐吧!”夏姥爷的目光从何木安身上扫过,身体不自觉的僵了一下,但又觉得刚才一闪而逝的冷光是幻觉。

他现在正看着他,看起来畜牲无害!

夏姥爷精神一惊,他想起来!“是你救了小鱼!”

何木安神色平静,左臂上的衣服换到右臂上,姿态从容,天生尊贵:“正好碰上了,就帮了个忙,跟渺渺为我受的苦不能比,我也是才知道我和渺渺有尚尚……跟高湛云商量了商量让我带她几天,非常感谢渺渺和您……”

他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很多,多到脑子快的人可以听到他的诚意。

夏姥爷脑子不快,冷哼一声,抱住外孙女上了三轮车,推车就往回走:“跟她妈说,今天不上学!”

……

“姥爷……”尚尚换了拖鞋,小心翼翼的看着姥爷:“您怎么了……”是不是尚尚不好,招来了亲爸。

夏姥爷神色疲惫的摸摸外孙女的头:“没事,去找姥姥玩吧……”随即一个人拿着尚尚的鞋蹲在原地发呆,原来那就是何安,想着他刚才的气度和围在他身边的人,这样一个男人女儿可怎么跟他争的过渺渺……

他就说当年何安给他的感觉不正常,那个年轻人过分锐利、平静。

他家很有权吧?是因此才分手的吧?是这孩子的父母不喜欢渺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