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多一个尚尚/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静琪?

把名片收起来,脸上笑容灿烂,不认识,但不影响热情:“让您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一句话间已经把人打量完毕,衣着不论,因为眼前的人可以让看客摒弃衣着单看她的气质,给人的感觉非常和善,理智又不失酝酿后的美。

王静琪笑笑,笑容客气但不孤傲,那份云淡风轻的礼到而止让人非常舒心:“是我不请自来,占用了你的时间。”

夏渺渺同笑,她说话的语气也很客气,声音不细腻也不娇嫩,清爽中干净怡然,能做到这一点就足以让夏渺渺高看,更何况刚才名片中隶属的公司让渺渺无形中多了客气:“不知王小姐来有什么事。”

“是一些私事。”王静琪客气的放下咖啡杯,看着她,神色歉然又无奈:“说了肯定要让夏小姐为难,但又不得不厚着脸皮说,待会夏小姐听了可别把我扔出去。”

夏渺渺笑了:“哪里,哪里,能为您做了一定效力。”美国osisi珠宝首席设计师,能坐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跟她讲话就是一种肯定。

王静琪不再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违背人与人相处法则的开口:“我是韩从双的好友,她……”

是这件事呀,夏渺渺顿时警觉,笑容少了一份真心,多了人与人之间的客套,拿出了千篇一律的说辞:“她的事我不过问,都是孩子爸爸在处理。”

王静琪瞬间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变化:“我知道,我不是要为她说话,她针对您女儿做的事违背了新闻人的基本守则,受到严惩是应该的,只是……”王静琪笑容和煦:“杀人未遂是不是有点过来。”

夏渺渺笑容不变:“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件事我真的早就不管了,一直是她爸爸处理,哎……男人遇到女儿的事总爱小题大做,一点点事都揪着不放,但你不用担心,告的到底是未遂,判不了几年。”夏渺渺语气真诚,最终意思表达清晰,她不认为不该判对方,防卫过当更是无稽之谈,既然是防卫,过不过当全看人品,她人品不好。

何况她又不是大度的人,关于这件事谁来找她说情,她都是这些话,中间意思表模棱两可,爸爸是谁不明说,让那些自认有本事的人尽管手段尽出,最后发现是跟何木安对上,是势力角逐失败,既然如此,会有什么下场,就是,多管闲事的活该倒霉。

王静琪再看向她的目光多了丝严肃:“夏小姐恐怕不知道,她在里面日子很不好过。”

夏渺渺闻言手法闲闲把发丝别在耳后:“是吗,都监都不管吗,玩忽职守这可不好看,王小姐应该去纪检委说,我……”夏渺渺笑容无力:“不具备管理他们的资格。”

王静琪也不傻,这是不认,不理,暗示‘活该’,但她有没有想过韩从双罪不至死,她这辈子形势秉持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害过她的人她也害回去,但从不越界,不仗势欺人。

这是一个人的品行,不能肆意妄为,如果那样还有什么公道公平可言,王静琪很理解夏渺渺因为女儿心里不高兴,也理解因为高湛云的身份她有反击的能力,但至于得力不饶人吗!

何况韩从双事后已经知道错了,已经道歉了,炒了她的工作,绝了她这一行的生路还不行,竟要把她送进去。

这是多大的仇恨,入狱等于毁了一个人一辈子她知不知道,还是是刑事案,刑事狱里关押的都是什么人,韩从双有几分能耐,能跟那些人在一起相处,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人心险恶,竟拿着手里的权势这样用!

王静琪叹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你——”

“王小姐有孩子吗?”夏渺渺突然开口。

王静琪看她一眼摇摇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孩子是心头宝,得罪她可以不可以拿孩子开玩笑。

可所有的家长都忘了,孩子也是人,并不能因为她是孩子就事事谦让、事事看重,这是很可怕的。知不知道其他国家针对我国这一现象是开了课题的,专门研究独生子女、两孩子女成长后的心理,然后投其所好,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们不让孩子开心智,天天想着怎么保护他们,怎么给他们伸张正义,这都什么本末倒置的理论,竟然引以为荣不以为耻。你现在能弄死害死你孩子的人,以后呢,难道以后都弄死!

但王静琪更知道不能过多要求,她毕竟是受害者。“夏小姐看看能不能酌情,我知道这件事她不对,但她已经知道错了,从双家里条件不好,她哥又不争气,父母听说她出事后已经病了,您就看在她可怜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让她伺候伺候老母,她一定会记您的情的。”受害者酌情,被告人的刑期会被最大限度缩短。

夏渺渺看着从双这位好脾气的友人,笑:“这件事真不是我处理,要不你跟尚尚爸爸聊聊。”你看看他同不同情韩从双的八十岁老母?

王静琪惊讶的看向她,她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面子、里子给足,不得已也说了,她怎么还如此较真:“我保证从双不再从事这一行业,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夏渺渺听着便低头写电话号码:“我给你电话,你跟他聊聊,这件事不是我主张的,我没有权利收回。”说着,把写着字条的新名片递过去:“你看呢。”

王静琪看了她片刻,默默地接过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还是不要多想直接打电话的好,不过电话能不能接到何木安手里她不保证,因为她打过去也是一遭又一遭的转接,转接到最后都忘说什么,不必到他手里,她就放弃了。

王静琪从敏行出来,感受着艳阳高照的暖春之阳,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得不叹口气,这件事真怨不到夏渺渺,但韩从双这件事与她有关,她又不能不管。

王静琪想着刚才夏渺渺的样子,非常坚持的一位女士,长相小巧,眉宇舒展,是为果敢的人,这是这样的人在这件事上固执的超乎想象,难道真的是因为有人撑腰又是因为自己女儿所以得理不饶人。

如果真是因为这样……伯父、伯母那边,她只有尽尽心了。

原来他现在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尽管外貌上不是多么令人惊艳,但看着很令人舒服,他开始欣赏这种美了……

夏渺渺转着座椅,若有所思的用名片拍打着下颚:“王静琪……王静琪……”怎么这么熟:“美国……美……”夏渺渺突然停住椅子:“韩从双、王静琪、美国,湛云的前女友!?”

夏渺渺想到这一点,神色顿时一变,转手把名牌扔桌子上又恢复平静,小心嘀咕着:“回来又怎么样?首席了不起呀?到她这里耀武扬威。”没有耀武扬威的意思也讨厌。

夏渺渺想到对方的新身份,不自觉的又回忆了一遍对方的样子——美女、温和、目中有人、不骄不躁——哎,这样一想,她现在还能想起她的样子,那种温婉的气质中比之王念思还多了份从容,十分让人舒服,就像她的职业,散发让人钦慕的光辉。

但,前女友,又见过了,总觉的不是那么很舒服。

夏渺渺摆弄着拿在手里的笔:湛云对何木安是不是也会有这种不舒服?恐怕只比自己多,不比自己少,毕竟她和何安之间还多一个尚尚。

夏渺渺想到这里,拿起电话定了一份食材,一会早点下班,亲自下厨,聊表心意,希望不弃。

……

“怎么突然想到请我看电影。”晚上八点半,高湛云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托着大桶爆米花,玉树临风的走向渺渺,眉间含笑:“受宠若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