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又是那一串手链/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赶紧接过来,瞪他一眼:“趁有人帮咱们管孩子,还不赶紧玩,好久没有过两人世界了你不乐意呀。”

高湛云看看手表,再过三小时该是何木安雷打不动的送孩子时间,正好够他们看一个两个小时的电影。

凌晨的钟声刚落,何木安的车架如约停在高湛云门外,车上耐不住困意的尚尚已经睡着,一位年约三十风姿正浓的女士抱起小小姐,身后跟着七八个仆妇,有的拿着水杯,有的抱着小白球,有的举着遮月伞,有的手捧着小小姐明日要穿的衣服,按响了高家的门铃。

何木安坐在车内,神色平静的看着门打开又关上,放在椅臂上的手掌紧紧握住又松开,仰躺在椅背上,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脑海里炸开:有什么用!有什么用!他们真要多点什么还必须在这个时间吗!

何况,甚至还有时间看电影!

何木安神色阴郁,但又慢慢恢复正常,声音透着疲倦的沙哑:“走。”

高湛云看着了无声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人,明明眼前都是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高湛云在渺渺看不见的地方冷笑,让他看训练有素的!见识了,他家那样的地方也没有手法这样娴熟的佣人,这样的规格调教出的规矩,估计去宫里伺候总管大太监是够格了。

夏渺渺轻轻带上门从女儿房间出来,见湛云站在一旁,悄悄走过去:“怎么了?不高兴。”

“这点事不至于。”

夏渺渺闻言同他一样靠在走廊的墙上:“单尚尚一个当然不至于,但他现在给了这样的豪华配置,咱家也得有那么多地方给她们住呀,真是没事找事。”

高湛云轻描淡写的看过去:“不是在打地铺。”

“以后就让她们在尚尚房间打地铺?!你没见刚才我出来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高湛云揽住渺渺的肩旁,颇为无赖的开口:“要不让他给咱们买一套大点的别墅。”

“平日维修费由他出。”夏渺渺说着拧湛云一把:“走啦,睡觉。”困死了,天天这个时间闹腾,若不是不好意思开口,她都不想尚尚去了,天天给送回来闹哪样。

……

禾木集团内七个会议室同时挂出会议进行中的牌子,每个层面的员工都开始紧锣密鼓的忙碌,休闲室里聚满了闲聊的同时,健身房里的器具都拉开了骨节投入使用,一片和乐融融、欣欣向荣的场景。

何木安脱下外套刚坐在椅子上,电话铃响起:“何先生,未来科技的邹总到了。”

“让他进来。”

——叮铃叮铃叮铃铃——

“何先生,天成珠宝的赵总问您出不出席天成珠宝的三十周年庆。”

何木安思虑了一秒:“让他把出席名单发过来。”他不过问下面的经营方针,也不介入下面的运营,这次OSISI回国,考察合做的有两家企业,天成十年前把本部搬到了典市,王氏珠宝最大的分店在这里,但随着王念思毕业,王氏有意让聂家接管陪嫁的这一部分,最近正在交接期,osisi倾向的当然是天成珠宝,天成有原料基地,但国内设计水平被认为一贯不怎么样。

何木安不管那些有没有的,也不是秉承固步自封的人。

十分钟后,出席庆典的名单送来,王静琪的英明名字赫然在列。

另一边赵天成激动不已,何先生刚才说会出席,何先生竟然出席天成的三十年庆典,这是多的殊荣,虽然是以私人的身份过来看一眼,不走明白程序,但那更能说明先生对天成珠宝业绩的肯定。

赵天成不禁想到七年前先生也是如此器重他,天成珠宝更是有幸月月进宫,想不到如今先生又给了殊荣!

因为总部那边的这一个消息,即将与osisi的合做被公私不分的赵天成扔给了儿子处理,他要忙着接圣,没工夫关那些乱八七八糟的。至于会不会本末倒置,让天成珠宝受损,他天成又不是没有设计师,怎么就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了。

再说损就损,这成品好不好一半还是靠吹,损一次还受的起。

……

“你见到了吧,夏渺渺就是这么一个狗仗人势!尖酸刻薄的女人!看她那得道升天的样子,她以为她是谁,我就说你别去找她,没用,她就没有心!我看着就来气。”高珺瑶靠坐在静琪姐的办公室里,满肚子火。

她受夏渺渺的气就算了,怎么能让静琪姐受着。

王静琪神色淡淡的看着她笑,明亮的办公室内,更明亮的女子优雅如兰的整理着手里的资料:“她不高兴也有道理。”

“她有什么道理!她的道理都是我哥给的!”

王静琪看着珺瑶叹口气:“这么多年,你的脾气怎么就没有改改。”王静琪不会盲目信她,高珺瑶是什么人她没少领教过,后来两人怎么合的来的她忘了:“那是她的女儿,她当然不高兴,何况又被放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以后影响不好。”

“那她就可以把人往死里整。”

王静琪放下手里新送来的成品立体图:“能怎么样,先这样,我再想想办法。”这套突然切什么好?

“姐——”

“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奶茶?”

“我又不是小孩子。”

王静琪笑了:“说起来你也不小了,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样,天成珠宝这个月底三十年庆典,肯定会去不少青年才俊,我带你过去。”

“姐——”

……

客厅里,夏尚尚穿着蓬蓬裙,灰色的长筒地毯袜,认认真真的打扮她手里的仿真洋娃娃,本来不小的两层复试结构,此刻因为住满了人显得有些空间不足。

不远处的角落里,保姆正照顾小白球吃饭。楼梯入口,两位身穿霞光山三等对襟服饰的佣人正站着听候吩咐。客厅的落地窗前,负责尚尚教养习惯的甄女士正靠在摇椅上在悠闲的晚霞中翻看《战争心理学》。

尚尚认真的翻着妈妈给她第几个小盒子,把她能找出的认为好看的头绳都用在布娃娃身上,睁着大大眼睛的小东西,早已珠宝闪闪贵不可言。

尚尚打量一会,觉得不满意,继续找,可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条常用来给布娃娃当项链的手链,妈妈说那是手链,可她觉得小娃娃戴在脖子里好看,那就是项链。

怎么没有了呢?

尚尚把整整一大盒东西倒出来,没有。有把旁边一大盒倒出来,还没有。

咦?她的红色草莓串也不见了?

尚尚见状,不高兴的从一堆蓝色从珠里挑出一个戴布娃娃细细的手臂上,看着蓝晶晶的小娃娃,尚尚嘴角重新漏出了笑意,真好看。

……

王静琪打量着手里的手链,不是多么起眼的东西,第一眼她甚至会忽略过去,但只是一个光面的不同,瞬间绽放出让人移不开眼的明媚,顿时吸引了本来心不在焉的王静琪。

它应该不止一种用料,中间加了什么?亮的如此夺目,还有如此细腻的撒钻工艺,放在光下,每颗沙子般散落的颗粒,都好像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可它明明是一盘碎沙。

国内的钻石雕琢技艺已经如此高超了吗。

这用用料,这样的技法,做出这样的朴实无华又光芒夺目的工艺品,可堪为国粹。

王静琪放在光在,慢慢的欣赏着,光照变化见,不一样的色彩,仿佛个时辰,它都能被附上一层不一样的迷醉。

高珺瑶见状满脸得意,没料到从大哥那里随手拿来的东西竟然让号称珠宝界女技神的静琪姐看那么久。嘿嘿,她喜欢就好。

当时这条手链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有一套红珠发饰,她想着要陪静琪姐参加天成珠宝三十周年庆,怎么也不能给静琪姐丢人,与其让大哥便宜了夏渺渺,还不如她拿走,反正都是大哥买给她的,她怎么就不能拿。

“哎呀,别看了,不就是一条手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宝贝。”

这当然是宝贝,近看如细沙,光下群星散布,这是多高的技艺:“你从来得来的。”不行,她要拿显微镜好好看。

高珺瑶拉住激动不已的静琪姐:“我从我家拿的,你也知道我爷爷那里什么都有。都给你了,你看也不急于这一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