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眼熟的手链/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珺瑶因为静琪喜欢,话语中有些得意。

王静琪反而震惊的看着她:“给我?!”

高珺瑶点点头:“对呀,不就是一条手链,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求我爷爷办事的时候什么稀奇东西没有,这条没什么稀罕的,就是随便放在外面一层的,我正好见了,爷爷给我玩了。我又不懂这些,难得静琪姐喜欢,所以送你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王静琪失笑:“你别逗我了,你这条这条手链价值几何,说送我就送我。你别看这条手链看着普通,其实没有你看到那么简单,你看——”

王静琪说着对着阳光拎起,一串细细碎碎的光瞬间迷了万千世界的眼:“漂不漂亮?”

高珺瑶闻言赞叹的失了声,这是她随便从茶几上拿的那条吗?当时看着什么都不是,她还觉得亏了呢。真漂亮呀。

但她立即收敛心神,也更加肯定,这有这样漂亮的东西才配得上静琪姐,夏渺渺那样的女人怎么配用这么好的东西,给了她也是白白糟蹋了:“说给你就是给你!我这里还有一条,我要那么多也没用,那条送静琪姐了,回头我要是喜欢再让爷爷在给我弄一条就是了。”

王静琪看看她,笑了:“那我——却之不恭了——”她是真喜欢。

“千里马也要有伯乐赏识,既然我刚才不喜欢给了你,说明它跟你有缘,你可别怪我是因为不喜欢才给你的哦。”

王静琪看着手里的小巧精致的东西,调笑道:“以后你多看走眼两条,我都喜欢。”做的这样精致,便是大隐隐于市了。

高珺瑶见静琪姐看的目不转睛,有些纳闷,真那么好,她刚才看着它也不过是亮的晃眼:“我这还有一串红宝,你也帮我看看。”

王静琪只看了一眼,没有接:“戴着吧,配得上你的身份,我就不拿了,我怕我到手了不想给你。”

高珺瑶也跟着笑:“静琪姐就会笑我。”

王静琪不置可否,也就只有高家那样的门第才能随便拿到这样的东西吧,当她每次觉得距离那个家族近了一些的时候又远的什么都看不到。

就好像这条手链在不经意处巧夺天工,润物无声。即便她王静琪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想到高家也不禁心有戚戚焉,那样的人家养育出湛云不足为奇,养出珺瑶实在是……

王静琪不禁揉揉额头:慢慢教吧。

“你说我串可以戴着去参加天成三十周年吗?”

“当然。”绰绰有余。

……

天成三十周年庆,夏渺渺也在受邀之列,不同于大人物们收到的手写烫金名家字体邀请函,她收到的是统一打印的卡片,属于第三级别,凡是和天成有过合作的个人、团体都以这种方式在受邀之列。

张新巧也在其中,跟夏渺渺进来时的待遇一样。

张新桥一身白色的露肩裹臀小礼服,金色的高跟鞋,脖子里戴着一条普通的金色项链,知性、柔和。

夏渺渺跟她的一样,不同的是她的是高领的露肩,胸前多一枚蓝色蜻蜓胸针,手腕上带了一串粉色珍珠手链,简约大方,两个人站在一起,带着她们这段年龄的赏心悦目,绚丽多姿。

不过这种场合熟透了的不是主场,她们就是想发展点什么,也是一个眼神递过去的一夜情。

跟人家各家送来的二十多岁为情爱而来的小姑娘比,她们就是浓汤里的那几枚老鼠屎,她们还是不要出去冒头,安静的当陪衬最好。

天成珠宝的周年庆少不了的就是珠宝。这次庆典赵家更是大手笔拿出了三百余件作品,二十多件珍品在赵家别庄的各个地段展出。

每样作品都座落在赵家别庄不同的角落,有时下最保全的安保平台装裱在各个地方,如果有人靠近,就会自动亮起灯光供人欣赏,不过有幸遇到哪一种就全凭在场人的运气。

如果有幸遇到二十件珍品的客人,将获得天成珠宝送出的精美小礼物,如有幸遇到最大原始材料的客人将亲见何先生,与其供餐一小时。

这样的筹码,敢于把珍藏示人的豪气,赵家别庄全部开放的阔绰,新奇的玩法,最后的大奖,吸引了众多业界人士、青年才俊、各家姑娘、名媛星光、早在几天前就挤满了典市各大酒店场所。

今天晚上的主会场更是人头攒动、一片星光熠熠。

别说夏渺渺跟张新桥穿的姐妹装,不小心撞衫的也有不少。才貌双全的企业精英、婀娜多姿的美丽姑娘,深沉睿智的老一辈灯塔,雍容慈祥的奶奶辈女士,交织在这场宴会的各个角落,开始今晚的探宝之旅。

精英人士的见面会,她们不再受邀之列,就是在外围打打秋风,吃吃喝喝喝,认识些该人士的。

夏渺渺和张新巧靠在游泳池旁的歇脚处,品着新上的全称烘培圣手的好手艺,此处虽然不比里面金光璀璨,但也灯火灿烂、人流众多,侍者繁己。

“怎么没见王峰龙?”夏渺渺抿了一口鸡尾酒。

张新巧靠在另一侧,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没有接她的话:“你不去找宝贝?以前这种事你当仁不让。”

“这不是怕拿了第一,没有别人什么事了吗。”糕点甜而不腻,是她最喜欢的口感,天成当家人果然有品位。

“一天不自恋你会死呀,应该会受到邀请,我也不清楚,跟他好久不联系了。”张新巧从她餐盘里夹了一块放嘴里:嗯,好吃。

夏渺渺敲敲她的手没有抢过来,她知道他们分了,就是稀罕怎么没看到他,以他跟何木安的关系应该回来:“你相亲的怎么样?”

张新巧笑了:“你都不知道,我前天遇到的那个问我会不会把他当唯一,会不会只对他好,他缺母爱呀。”

“比你小?”

“嗯,我还以为遇到谁女扮男装了。”张新巧失笑的摇摇头:“那种两级分化感,让你觉得在不同的时空,当真酸爽。你真不去找找。”

“我找什么。”夏渺渺靠近她压低声音道:“跟何木安吃饭?你别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张新巧也压低声音:“听说他带走了尚尚。”

“偶然带去住两天。也不过分,估计想温水煮青蛙,把我煮死。”

“不错了,还想温水煮你,要是我,直接把你烫死。”

“姐。你现在越来也不温柔了,是不是更年期了还没有嫁出去,脾气就上来了。”

“对呀,赶紧给我介绍个青年才俊。”

“省了吧,你看——”夏渺渺指指不远处,或跟着父母撒娇的娇嫩女孩,或三五聚在一起欣赏不同年龄阶段男士的小姑娘,或跟着哥哥含羞带怯的看哥哥生意伙伴的女儿心。

“看到了没,这样的小姑娘在男人眼里才够味,我们这样的——”夏渺渺的目光不客气的在自己身上和新巧身上略过:“就该这样——”说着抛个媚眼:“今晚有没有空,我们谈份合同怎么样——”

张新巧见状笑的不行:“你呀,天成真不该把你这种只拍照不买的人请进来。”

“也是。”

“诶,你看,百合花束旁边的那位男士,宏大新来的ceo,今年四十八,丧偶。”

“你强调最后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你能上还是我能扑?”

“就是扑死也没用,人家跟原配是真爱,丧偶两年了,没有任何不良爱好,跟所有异性保持正当距离,品德没的说。”

“……”

“你看我做什么?这么好的男人可惜没跟他生在一个时代。如今为时已晚,我还是愿意看着他静静的孤单,而是不是成全我心里对他的那丝爱慕。”

“好高深呀。”

“哎,有什么用,前赴后继的人多了,小到十八岁,大到五十岁,轰轰烈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玷污了我心里的这片净土,不过还好,现在的都救义了。”

两人正说话间,半空中金色的彩灯突然亮起,照亮个整座美轮美奂的宝地,突然又黯淡下去,重新恢复朦胧的月色地灯交织的奢靡景色。

“看到没,二十件珍品被发现一件,你真不心动?你不心动陪我找找,就算我们不享受,把和何先生吃饭的机会卖给别人也能小发一笔呀。”

“说的你好像一定能找到原石一样。”边说边被拽的踉跄的跟上她的脚步。引起一片寻找宝物的小高氵朝。

她们两人刚走,石桥的不远处走来两位有说有笑的女士,一位自信从容的夺目,一位高傲锋利的普通。

王静琪一件黑色的紧身长裙,金色的波浪长发披在肩上,身材婀娜多姿,带着成熟女性特有的吸引力,她随手接过侍者托盘里的红酒,皓白的手腕上,恰好戴着一条银白色的手链,手链因她刚刚的这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已转换了一道瀑布般的水榭流光。

跟在老公身旁的王念思突然看过去,从小练就的眼光,让其精准的落在陌生女士的手腕间:那是……

好眼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