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人赃并获/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除了她们,这里还有很多碰运气的人,每个人或故作高深、或不经意的摸着每块石头。

但原石哪有那么好找的,如果好找到还轮到这些人碰运气,他们王家就做了。夏渺渺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上大学一样不靠谱,这种第一名也敢想,除非她有逆天的眼光或者瞎猫碰到死老鼠的运气。

夏渺渺和张新巧早在看到这么多石头的时候就不想了,更别提据说大厅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石头,包含着各种各样的玩法,不单要触碰到,还要有推敲点,她哪懂那些。

只是她们有没事,摸着摸着就摸出点上大学时为了一块钱多给一个的馒头冲锋陷阵的热情,两人此刻正玩的高兴的,哪肖像什么原石见面会。

王念思赶紧上前拉住夏渺渺:“你快点过来,我见有人戴着跟你的手链一模一样的手链呢,你去看看,是不是你的。”

这话怎么说!不过,夏渺渺惊讶的看着王念思,漂亮的鱼尾裙上粘了不少露水,头发也散下了一缕,但看起来依旧漂亮性感:“你不是眼花了吧,还‘我的’。”

张新巧也凑过来:“就是,念思,你贵妇人当久了脑力退化了。”

“真的,我的眼光你还不相信,我怎么会认错。”

夏渺渺稀罕的看着她:“也许不是你看错,是他又送给别人一模一样的东西。”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怎么可能,他就是眼睛有病也不可能才见了两次面就送给lilsa。”

“lilsa是谁?”

“osisi的首席设计师,中文名王静琪。”

夏渺渺顿时看过去:“王静琪?!”

“你认识?!”

“不单认识我也觉得他绝对不会送给她。”

张新巧笑了:“你对自己还挺自信。”

“我不是对自己自信,我是觉得何安不会吃饱了撑的喜欢高湛云的前女友。”

张新巧、王念思闻言惊讶的看向她:“前女友?!”

王念思跟着插话:“刚才她说是一位姓高的朋友送给她的,你赶紧去看看,说不定就是你那条。”

“不可能!”夏渺渺说着还是赶紧抬步向泳池边走,走了片刻突然回头:“我们是不是想多了,我的一直放在家里,不会出家门的。”

王念思拽着她向前:“哪有那么多废话,去看了再说。”

对呀,我价值不俗的软民币!谁敢拿我的东西试试!

三个人三下五除二跑到泳池边,哪里还有王静琪的影子:“人呢?”

“快找,快找!”

跑了一圈下来,夏渺渺气喘吁吁的靠在假山旁重叠如山的酒架上:“你要害我丢了脸,我让你好看!”

王念思也有点喘:“你当你还是班长的时候,这里可是我们的天下。”王念思用手扇着风,哪里去了?

张新巧茫然的看着两个人:“咱们看起来好傻呀,怎么说咱们三个也算是各自领域的人才了,怎么还半这么二的事。”

“这叫热情懂不懂。”

“都别贫嘴了,赶紧去找!”

二十分钟后,转悠累的三个人重新聚在泳池边。

“赵家也太大了。”

“咱们看起来不止傻那么简单。”

张新巧擦擦汗点点头,从侍者手里拿了一杯果汁一饮而尽:“还莫名其妙。”

王念思撕拉一声撤下半截湿透的鱼尾摆:“我不说话,你们就闭嘴吧,你们都是短裙。下一步我们去哪里,我对赵家别庄不熟。”

“我们更不熟,从来没来过好不好。”

“不愧是osisi的品牌,设计师还是很有水准的,你看她戴的那条手链就很不错。”

Osisi?

张新巧一把拉住她们:“你们说的很有水准的设计师在哪里?”

“花房那边。”

三个人对视一眼,快速向花房跑去。

……

“亲爸,如果你给我喝果汁,我长大了就给你买巧克力。”夏尚尚穿着粉色蕾丝蓬蓬裙,腿上薄灰色卡通长袜,头上戴着同色的簪花,皮肤嫩白,眼睛水亮,她窝在亲爸怀里,一手提着笼子里的小白球居高临下的跟亲爸谈条件。

何木安单手抱着她稳步从后山会议室下来,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六位直系属下。

六位大佬级人物在幽静的夜色中听着前方清脆的小声音,低着头,没人接话。

何木安低沉的声音在这片后山禁区中格外清晰:“你出来时候吃了一碗冰淇凌,刚才在会议室吃了炒冰,不可以再喝果汁。”

夏尚尚小嘴一撅:“如果是我爸爸肯定让我吃。”

你骗谁!“你爸爸也不可能让你吃,他上次就没有给你买可乐。”

——汪汪——

夏尚尚一时语塞,但下一刻立即使出杀手锏:“哼,就有给我买,我不喜欢你了,我要找妈妈!”

“我们说好了吃了炒冰就要再跟爸爸一小时,不可以调皮。”

“那你要让我喝果汁,喝了果汁我就跟着你。”

这是什么交换方式:“话不能那么说,人要言而有信。”

言而有信是什么:“我要喝果汁我就要喝果汁吗!哇哇——亲爸不喜欢我不让我喝果汁!哇哇!我就知道亲爸是坏人,我不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

何木安觉得他这辈子所有的耐心和语言都用女儿身上了,结果女儿还不领情,苦口婆心的说出的都是对牛谈琴,厉声喝止是饮鸠止渴,请的家教屁用没有,何木安这两天头疼请医生的次数直线上升:“只喝一杯,就一杯。”

小小姐高!

夏尚尚闻言停下叫喊,伸出胖嘟嘟的两根手指:“两杯。”

何木安沉默,不说行也不说不行,他其实最想做的是返回去,再开两个会议也不想跟尚尚讨论喝几杯。

尚尚自动理解成自己的胜利,勉为其难的揽住亲爸肩膀向后,看到了偷偷看他的叔叔,尚尚见状立即漏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赵叔叔好。”

赵天成闻言,赶紧赔笑:“小小姐好。”

“我叫尚尚,夏尚尚哦。”

“尚尚小小姐好。”

夏尚尚笑的更开心了:“你说再请我吃炒冰的哦,我要吃草莓味,要大杯,你什么时候请我吃,一会行吗?要不等我走的时候。”

赵天成顿时觉得让他死了吧!先生刚才为了让你少喝一杯水果都那样竭尽全力,他又不是想回家种地敢让尚尚吃炒冰。

“到底什么时候吗?”清清脆脆的童音,在幽静的小桥流水中响起。

何木安看着被灯光照亮的小路,突然看着前方开口:“草莓味是什么味?”

夏尚尚闻言想了想,发现不知道,立即羞涩的低下头逗狗,左顾又言等待大人忘记。

何木安松口气。耳根终于清净了,或者说不用商量她是喝两杯果汁还是一杯果汁的时间真是太难得了。

……

夏渺渺如今保底有七千万,还生了何尚尚,升了副主编,小人物的腰板之直空前绝后,她怕什么,她就是把天捅破了,公司看在尚尚的面子上也不会开了她,让她丢了生计。

所以对方是首席总设计,是osisi不可或缺的顶梁柱,又怎样,她如今也是敏行力扛所有对手的重要人士,大家起点半斤八两。

王念思赶紧拉拉夏渺渺的衣袖:“是不是你的?”

夏渺渺拿开她的手,冷着脸径自向万花丛总走去,目光前所未有的沉静。

她手链的接口处有一点下凹,那是有一次进门忘了带钥匙,她发挥手艺把它当万能钥匙用时留下的痕迹:“先照顾好你一撕就破的裙子吧。”刚才她看到了那处凹槽,这么巧的事,她不可能是眼瞎。

那么,高珺瑶是怎么拿到的?竟然动她的东西。

王念思赶紧追上去,紧跟在她身后,心神激动,当年她和沈雪没有偷到,还落得那种下场,这次可人赃并获,对方还是堂而皇之的戴出来,当夏渺渺是死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