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它地表的意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osisi的这次目标不是他们,所以想用这种方法打断osisi的所有计划!?她未免想的太天真了。

高珺瑶一听是王念思缩了一下,但下一刻因为她静琪姐的身份又有了底气,王念思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她爸妈有本事,她自己……

王念思没有理她也不管她怎么想,她看着王静琪,见她使劲解着手链,不禁笑了,再次好心的开口:“是不是很难弄开,看吧又跟渺渺的那条有一点相似处,它的那款也是戴着时候容易,想甩开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你什么意思!

……

“帮我摘了。”

何木安帅气阳光的脑袋从电脑屏幕上抬起,人还半躺在床上,下身盖着被子,嫩滑许多的脸看她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盯着电脑。

“快点,我要洗澡,绣了就不好看了。”

“……”

“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你送的,坏了也是你心疼。”

“……”

“喂,你真不管呀!不值钱怎么了,也是你送我的,到底是心意,你就这样糟蹋我喜欢它的感情。”

“……”

“你回答一声会死呀!”夏渺渺不死心的摘了很久,最后踢了半天床,见他竟然干脆缩进被子里装死了!

靠,她转身就近了洗手间,绣就绣,又不是花她的钱。

……

王静琪真没想到摘不下来,在这种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摘不下来。

王静琪顶着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觉得此刻的狼狈比当年她离开国时更令她难堪: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摘不下来?

夏渺渺低着头,余光却冷静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王念思无限惋惜的看着王静琪,继续吹风:“真摘不下来还是不想摘?不想可不行,对了。”说着转向渺渺:“当年我那么喜欢你也舍不得给我,非说是自己的最爱,现在却戴在别人手上,你想好怎么跟我解释了吗?”

夏渺渺努嘴笑笑:节奏已经错了。

“刚才我还以为我眼花,想不到真是你的。”

夏渺渺了然:不用她开口,念思也能演下去。

王静琪看也不再看王念思,竟然是冲她来的!她嘴里的意思很明显,人家看都不给看的东西,她竟然戴在了手上,她这是什么行为,偏偏她还连摘都摘不下来。

高珺瑶也发现周围的情况不对,静琪姐被挤兑的沉默,周边人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好像就一个转身间,刚才善意的问候都变成恶意。

高珺瑶想高声尖叫:她说是她前男友就是她前男友的吗,明明是她哥的!他们高家怎么就买不起了!他们高家什么买不起,明明是这个骗子骗人!

显然,人群中也不是全部看热闹的闲妇,也有倾向高家,或者仰仗高家青眼才能生存的人们。

也便站在自己的立场帮高珺瑶说出了心声:“念思小姐说的有点夸张了吧,我承认这条手链很漂亮,但说高家买不起就过了。”

“对呀。”

“就是。”

人群中有三两的附和声,但也自认说的是事实。

王静琪现在只想在局势能控制的情况下摘下来,还给面前的夏渺渺,至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可随着她怎么也弄不开,这点想保留的优雅,渐渐变得有些狼狈。

王念思闻言笑容反而更加柔和:“当然——不过,因为如果不值钱这位王女士怎么会戴在手上?”

“念思小姐什么意思。”王静琪已经放弃摘下来了:是,这条手链很好看,她今天戴出来有自己眼光的问题,是她大意了。

但要说多值钱她并不相信,它的切割工艺很难得、设计元素也很丰富,再加上用料不错,让它的出产方有些自信,可能值多少钱?就算再多算点用料顶尖,加上设计师死了有珍藏价值,也撑死千万。

这还是卖到非常喜欢这位设计师的人手里,如果给普通的欣赏人士,它的实际价码,顶多三百来万不可能再多了,怎么能有买不起那么夸张,也不怕风大吹了嘴。

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毕竟现在是别人的东西戴在她手上,她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王静琪随后收了神色,换了口气:“念思小姐说的也对,是我疏忽了,我的确戴了,东西在我手上,不管是别人送的也好,还是怎么来的,我确实很喜欢,是我不好意思。

如果夏女士不介意请借一步给我一个说抱歉的机会,从我戴来的饰品里选几样怎么样,让我聊表歉意,我所有的东西您都可以随便挑,当做赔罪礼。”

王静琪说话温柔。

周围站在中立立场上的人闻言,不禁点点头,王小姐这样做就对了,她手腕上的手链做的虽然精巧,但毕竟是手上戴的,用料和大小在那里摆着,王小姐这次来是奔着合做的诚意来的,带来的好东西肯定不少,能说出这句话足见她的诚意。

周围懂行的人也不禁对王静琪改观不少,这件事能这样解决最好,不管这位来闹事的女士是想要回她的东西,还是出一口气,王静琪都低头了,在人前也圆了面子。

剩下的两人可以私下里去谈了,如果再纠缠下去反而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惹人厌。

王念思见状怎么会不懂,但如果她让这件事停在这里就是马屁拍在马腿上,就算夏渺渺不怪她,何木安知道了也会让她好看!

她怎么会置自己置易家那样的境地。

王念思闻言冷笑一声,抢在夏渺渺之前开口:“静琪小姐好算计,用你那不值钱的东西换我们渺渺的,算盘打的真好。”

站在人群中的黄夫人顿时看过去,王念思今天怎么了?王静琪在osisi的地位东西怎么不好,总有能跟那条手链媲美的东西,她今天可有些过分了。

王念思不管周围人的目光自顾自的开口:“lilsa小姐是不是已经看过了,才想用自己所有的东西来换,王小姐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地道吗。”

所有的东西!王念思是不是疯了!

夏渺渺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的看向王念思,她虽然知道这条何木安送出的东西可能很值钱,但不可能多么值钱,除非它有别的意思。可又不是戒指,会有什么别的意思。

夏渺渺想努力的想当时的情景,无奈时间太久,当时只当平常没有用心记,现在反而什么都想不起来。

王静琪闻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念思看着她笑,一步一步的笑:“难道王小姐不是在微光中看到了上面的字,知道它代表的意思,才霸着不放,难道王小姐不是想直接落实自己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想试试有没有结果?甚至想用自己所有的东西换这一条手链吗?”

手链的意思?这条手链代表什么意思?周围的一片窃窃私语声。

从王念思嘴里说出的话没有人觉得是骗局,而让王念思一次又一次在这种场合不分身份出头的,只能是这条手链背后真的代表着什么意思,但这条手链代表了什么意思?

人群的好奇心被升到最高,周围一片嗡嗡的议论,中心思想全集中在它可能蕴藏的意思上,和这位刚回国的王小姐拿这件具有含义的东西想做什么?

夏渺渺觉得她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站在了旁观者的一方。她看着王念思的发挥,丝毫不怕她玩蹦。单何木安送的一条,应该就能赋予它让念思永不败的地位。

至于会不会让王静琪难堪,她——不管。

“王小姐我敬重你的父亲,请你不要信口开河!”王静琪知道此时一直示弱只会让自己处于被动,对方明显不想放过她:“东西我戴了是我不对,但我不知道是这位女士的东西,我只是拿了朋友送的东西,也算不知者无罪。”

王念思摇摇头:“别的可以,但这件事王设计师若说没想过当然不妥,王小姐是行家,我不相信,王小姐单看它的设计猜测不出它出身名门;身上旧痕,说明不了它有主。如果这两点不足以说明王小姐‘窃’的想法。那么,在一定的光照下,它左侧偏内的地方会显出一个何字,紧挨着何字的是禾木集团公司的标志,被渺字捧起的中间是一把钥匙图形,这个图形在太阳光的照角度下就会显形,王小姐身为行家,敢说自己没有别的私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