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我的!上面有我洒的指甲油/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在王念思提到何字时,果断退后几步,将自己隐在花丛之中,再不敢提那是自己的。此时人群爆发喧闹全集中在上面的标志上,她是谁已经不重要的了,重要的是那上面有禾木集团!

可,怎么会这样,那上面有字,她竟然没有发现,王念思是怎么知道的?算了,时过境迁,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趁这些人没有回过神来,赶紧走,要不然等一会解决了手链,在场的人一定想起她来。

张新巧见状第一时间挽住她的手臂,坚定的把她定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她:“跑什么!你以为你走了别人就忘记了你刚才说的什么前男友?难道你不知道越是未知越是让人好奇?再说,你已经是前了,站在这里让这些人看一眼,她们更相信那个‘前’字,否则她们脑海里想出一百零八种爱情非把你挖出来看一眼不可。”

夏渺渺无奈的笑笑,都是做新闻的,想想也对,走什么走,看念思发挥。

禾木集团几个字和那把对着光能显形的钥匙,就像能成精的老槐树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

“为什么会有钥匙?代表了什么!”钥匙很敏感的造型。

“念思,你说上面有禾木集团的标志,是禾木集团总部的全部标志吗?”因为禾木旗下有天成珠宝,珠宝上有天成珠宝的标志不稀奇,可如果是禾木,就不一样了。

“lilsa看到了吗?在哪里?”

“静琪小姐在哪里听过那把钥匙的说法?戴来这里有什么说法?是为了见到何先生吗?”

王静琪瞬间被各种问话湮没,比她预想的最坏的结果还糟糕的情况让她瞬间没了应对策略,摘又摘不下来的钥匙,仿佛为了印证她的私心,让情况更不受控制。

她现在有嘴也说不清,周围的评论已经认定她知道里面的秘密,是别有居心弄到手特意戴过来的!

王静琪的视线跃过喧闹的人群看向边缘外的夏渺渺充满了愤怒的审视,这就是她的目的吗?看着自己狼狈她很高兴?她为什么这样做,怕自己回来是为了抢高湛云,特意设了这个局诱珺瑶上钩,就为了让她在这样的场合丢人。

有心算无心,她怎么就少了警惕,戴了这枚手链!王静琪此时又恨自己大意,又恨夏渺渺心思歹毒、机关算尽。高湛云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不过也是,这样有心计的人,恐怕早把高湛云骗到囊中。

高珺瑶已经傻了,人群突然爆发的喧闹,让她非常害怕,不自觉的躲到王静琪身后,茫然的不知所措。

“这里好热闹呀!”清脆的同音在人群外响起,好奇的眨巴着她美美的大眼睛,一手牵着亲爸、一手像小大人一样捏着一杯透明的橘子汁。橘子汁的颜色比所有人的都鲜艳,且独手一杯赵总夫人鲜榨橘子汁就在小家伙手里。

每次看到这样鲜艳的颜色,夏尚尚都舍不得喝,唯恐喝完就没有了,所以一点一点的抿着,比末世里珍惜水源的大人还虔诚,一副八百年没吃过东西的小馋猫样。

何木安不想看她,这也就是他的女儿不能回炉重造,但凡是他看重的项目,再赚钱此刻他也要违背原则弃了项目。

两个人从左侧的门进来的,本来是爱美的尚尚想掐一朵花配着她的果汁喝,谁知道选来选去选到了这里,还看到了热闹?

何木安没什么表情的跟在她身后,细看其实威严阴沉,透着明明前一刻还想把她卖到哪个马戏团的野心,下一刻却在她的一个眼神中,忘了前一刻的大事的自我纠结中。

何木安平时很少出门,也不露面,除了个别的人其实没人认识他,他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突然打招呼,认识他的人更不会在不应该的场合随便叫他。

所以何木安冷着脸陪着什么都好奇的女儿在打转到这里,一次次被女儿刷新着他宝贵的时间原来也可以这么不值钱。

夏尚尚眼睛亮亮的,喜欢看热闹的小民思想根深蒂固:“帮我拿着。”说完就要往里面钻,想想又不放心,赶紧撤回来:“亲爸,你别喝。”说完又赶紧顺着没有闭合的通道重新钻进去。

何木安捏着手里的橘子汁,高大严肃的身形,少女有伞的童杯,甜滋滋的颜色,让何木安选择神游太虚,忘记这杯果汁。

“可以尝尝你的所爱吗?”一位身材高挑,波浪长发披在一侧,性感自信的女子握着手里的鸡尾酒看向站在万花丛中卓尔不凡的男子。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老总,但总跑不了一个总字,虽然他现在一副傻白甜的造型拿着一杯很掉价的果汁。

但女人的第六感非常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不一样,不一样的男人有点与众不同的爱好很正常,或者说,只有不一样的男人才敢这话场合展现这种与众不同,因为无所顾忌,看来她今晚也许有不凡的收获。

何木安讽刺的一笑,你尝尝?这么大的脸面的人很少见了。

女子在他笑的一刻,下意识的后腿一步,回过神来后觉得自己好笑,她退什么。

何木安已冷漠的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向她,就那么看着,像看一个不知所谓,脸大心毒的老妖婆,张口就想夺他东西的地痞无赖。

女子脸上早已僵住,裴小爱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用如此恶毒的眼神评估,前一刻还自信撩骚的心下一刻险些吓哭。

她怎么了!她就是搭讪,又不是要命,这人怎么这样看她,她不漂亮吗?不好看吗?像她这话没人撩一下自己看上眼的男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个男人一定是个太监!是个兔子!要不然对她凶什么!

何木安再看过去。

裴小爱再不敢心里咒骂,吓的转身就跑,委屈的眼泪已经顺势而下,太讨厌了!这个男人太讨厌了!她要告诉表姐让那个有眼无珠的男人好看!

何木安松口气,看向手里珍贵的果汁。脑补着,一会女儿听说后怎么感谢他的种种样子。

“我不知道,我……”

“你怎可能不知道,禾木集团的标志,这么有意义的东西,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的出现在你这里。”

顿时人群中不知道谁先下手要让王静琪摘下来。周围的人见状,想邀功的、浑水摸鱼的、挑事的、想看王静琪出丑的,一哄而上的拽她胳膊,瞬间把她拉倒在地上,白净如玉的胳膊上顷刻间踩满了各种高跟鞋的深坑。

这种没背景的人,整就整了。但这些坑都神奇的避开了她手腕处的手链。

“住手!都别闹了,别闹了!像什么样子!今天是天成珠宝三十年庆典,你们这样闹打的是谁的脸!这位姑娘你也赶紧摘下来,该谁的给谁,别撑着了!”年龄大些的到底看不惯年轻人这样胡闹。

“就是!都散了!别没事挑事!法不责众是不可能的!”

夏尚尚已经挤到前面。

王静琪、高珺瑶互相搀扶着狼狈不堪的站起来,她的胳膊疼的难受,衣服开了一角,此刻光芒璀璨的手链挂在她青青紫紫的胳膊上十分诡异。

夏尚尚已经站直身板,一看之下,惊讶的指着她胳膊上的东西:“我的!上面还有我洒的指甲油。我家布娃的项链怎么在这里!我明明放在茶几上的!”

本来睡眼朦胧、甚觉无趣的夏渺渺闻言精神一振!

人群也顿时看向她:又来一个认脏的!这位王静琪女士到底做了什么!不过这回可不能瞎说,这条手链可不是一个小孩子可以随便出来乱说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