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悟道归来/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会有点印象吧,毕竟人人都说她比当年的表姐还漂亮,何先生当年对接受大姐,今天就会想到她。

裴小爱只要想到今晚何先生可能会有一点点想到她,哪怕只有一点点。裴小爱只要这么一想,就兴奋的睡不着,会的,一定会的。她也会像表姐一样好命被他看中,会跟人人都羡慕的何先生在一起,她一定比表姐更会做人,会跟他的时间更长,她成为黑马,成为所有人心中的传奇,最后被追求成为何太太。

裴小爱捂着脑袋,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得自己可以,只要一个机会,她就会比表姐做的好,她不贪慕虚荣、身份也够、足够有钱、生活背景相同、青春、有朝气怎么会失败。

就算失败,至少也会像那个为了手链闹出这么多事的奸诈女人一样,给他生个孩子。

……

卧室里,夏渺渺有点底气不足,左手扣着右手,侧身靠在床边盯着看书的高湛云,不时捅他一下又捅他一下。

高湛云握住她的手,柔软的手心贴着他的手心,十指交缠:“怎么了……”

“你就不再问问,她当时非常可怜,都哭了,挺无辜的,非常狼狈,都怪我,非跟着闹,我都觉得挺对不住她的,你——”

高湛云放下书看向她:“你已经说过了,我也知道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就过去了,听话。”

夏渺渺偷偷看他两眼,顺势窝进他怀里:“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挺对不住她,东西又不是她拿的,她只是接受了别人的好意,反而是我们得理不饶人,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到底是有些过了。”

“过的是何木安,她有仇找何木安去。”

“不能那么说,当时何木安不出现,她处境也挺不好的,估计也不会比当众叫来消防绞碎了手链差多少。”

高湛云含笑的看着她:“你想怎么样?”嗯?

夏渺渺见状挽住他的胳膊,郑重的开口:“不许你向她道歉,不许你可怜她,不许你跟她旧情复燃,那是我跟她的事,她可以埋怨我,可以在针对我,但我不会把你让出去给她弥补伤口的!你记住了,她如果对你说我坏话我认,但我不答应你因为嫌我不好!知道了吗!”

高湛云闻言突然笑了,翻身压住她,目光灼灼,一字一句的看着她:“你都替我想全了,我还能说不。”

夏渺渺伸手拦住他的脖子:“为就是恶毒,就是欺负她了,就是看不得她好,她无辜也好、可怜也罢,都是我的事,你不能可怜她,记住了吗……唔……”我还没说完呢……

——长夜漫漫,嘤嘤语语……

……

夏渺渺心情愉悦的锁了车向公司走去,她今天穿了一件长款牛仔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衫紧身裤,脖子里系了条粉色丝巾,精神旖旎,粉面桃花,一看便被滋润的不错。

夏渺渺笑笑,把车钥匙往高空一抛接住,扔进包里,按下电梯键。

“夏编早。”

“早。”

“夏副总早。”

“早。”

夏渺渺心情不错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哼着歌,刚进了两步,浑身一激灵,快速退到门口,紧张的看看门上的标牌,确定是魅力发行副总经理办公室后。

夏渺渺重新整理整理表情,眼睛带笑,优雅的踩进去,对坐在客椅只给她留个背影的男人先恭维的开口:“何先生大驾光临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呀。能得何先生指点一二,今年我们魅力绝对是全国发行最广的杂志,何先生喝什么?茶?咖啡?”

话那么多,你当招待隔壁村委会大妈!何木安转过来,脸上的表情还没有完全呈现,目光瞬间落在她脖子上的丝巾上,心情顿时冷到冰点!她在掩盖什么!她——

夏渺渺顿时站姿更直,小心翼翼的揣测:都?——不?——喝?——吗?

何木安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扯下她脖子上的东西,质问她为什么那么对他!一点都不可能吗!一点都不想他?一点令她心情好的回忆都没有吗!为什么昨晚她还有功夫跟另一个男人……另一个男人……

她……她……

他身上没有一点让她留恋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点,他当年对她,对她也是……

他没有立场,他不能轻举妄动,他们已经好几年不联系了,他需要冷静,何木安!你早晚有一天可以问回来!但不是现在,至少不是现在!

何木安慢慢的双手交叠,十指一点点的相扣,缓慢的、有耐心的、优雅的、从容的,内敛的,左手稳稳压在右手上,一点一点的沉静、宁静、万籁寂静。

过了很久,何木安神色一点点的正常。事情昨夜刚刚发生,还没有来得及传开,高家最早今天上午会找高湛云谈话,还无法触及到他们两个人,他要有耐心,耐心,何木安这样想着声音却异常缓慢:“随便。”

夏渺渺赶紧从思虑中回神,他不高兴?因为昨天的东西?因为她随便放置:“好,马上来。”

夏渺渺亲自出去给他冲了一杯咖啡,隔壁总经理现磨的,还没有喝,她要了一杯过来,她没有那么脑残给他上速溶的。

何木安转着杯子,全新的,有开包装后没有与液体磨合过的砂砾色,他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她的水杯,散发着淡淡的柠檬蜂蜜的香气,她为什么不喝咖啡?不喝茶!?

“老施,今年的茶叶不用给我了,坚果多给我点,我们今年想要一个宝宝,要多补充营养。”

“你先把你手里的咖啡忌了,再跟我谈营养。”

“那不一样,没有咖啡,我一天都没有动力。”

“我还是给你茶吧。”

她呢,她为什么不喝茶,为什么不喝咖啡,像她这类鸡犬升天后不得天天坐着七彩车出门,竟然不用这两样有象征的东西包装她自己,就算不是为了与大众相同,以她的工作量,早上一杯咖啡提神是很有必要的,尤其她新接了副总的位置。他下次来时还见她喝过咖啡,为什么现在换了?什么时候换的。

夏渺渺虔诚的盯着他的座椅,陪着笑脸,不管对方神游到哪个道场,她都要保持最恭敬的样子站在原地,用最巅峰的状态迎接他随时悟道归来。

何木安悟的很快,怀孕?她敢怀,高家敢认?何木安重新恢复惯有的色调,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顺着桌面推过去,慢的有些漫不经心:“昨天的事,如果有什么人打扰到你,给我打电话,有些事不知道怎么处理,也可以打给我。”

“诶。”

静了一会:“这个号码可以直接打给我,没事不要打。”

“诶。”夏渺渺把号码收起来,心里嘀咕:张新巧快来教教她:从他如此冰冷不留情面的话里,她要怎么自作多情的悟出他也许也是有点喜欢前女友的。

何木安起身向外走,一刻也不想多看她。

夏渺渺赶紧送。

何木安走了两步又停下,目光犀利的看着她:“你是尚尚的母亲,但没有给尚尚做主随便接东西的权利,那会影响她长大后自己的规划,知道吗。”

知道,知道,夏渺渺一直点头,她真知道。他把电话号码给她的时候她就懂了,谈语因为他一个回眸,引出了多少麻烦,更何况她是尚尚的妈,从她这里走她女儿门路的人一定不少。

欺负她不懂商业竞争想私下让她以尚尚妈的身份帮忙挂上禾木集团的人一定很多,她必须时刻警觉,随时三百六十度揣测别人,学会拒绝,不能什么人都见,所以这串号码必须给,必须给她,为了女儿,她不会多想,不会以为癞蛤蟆能吃天鹅肉。

夏渺渺真心懂的,不用一再强调。

何木安知道自己又说过了,但看着她一副万事听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忍不住想强调他对她根本不会有什么旧情复燃的可能!她可以忘了他,他为什么做不到!

何木安转身往外走。

夏渺渺赶紧送出来,给按了电梯,送下公司,推开大门,本来还想帮忙开车门,但人家司机接手了,夏渺渺只能干巴巴的用恭敬的眼神目光看着那辆车畅通无阻的开走,然后深吸一口气,把电话号码收好,换个优美动人的副总姿势,转身回办公室。

------题外话------

失误,结果一上来发现昨天的停滞,赶紧送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