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应该影响不大/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端顿时皱眉,他儿子的事轮不到堂哥插手!

“看什么!不服气!你以为这还是湛云小时候不懂事什么女人都认为可以在一起!何先生的女人是你儿子能想吗!”

高端怒起:“什么何先生的女人!不是说了分手了!分手了各自再找有什么问题!你怎么说的那么难听!”

“我说的难听!”高起闻言险些气死:“就怕别人想的更难听!你见哪个皇帝不要的女人另嫁了!就算你儿子有胆量,你儿子不在意,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点本事!他那点收入养的起吗!看到没。”

高起拿过小姨手里的手串,扔他面前:“就这么一串,多少钱你知道吗?工作十年你儿子也未必买的起!还有那天那条手链,听说上面还有一把钥匙,禾木数据库的,你去打听打听,那是多大的权利!你儿子有什么!享受过这些的女人,咱们会看上你儿子,别被人利用了啦还傻乎乎的往上凑,就算你儿子还能效仿何先生把医院给了女方?那也得医院是你儿子的才行!”

“大哥!你说话未免太难听了!什么叫看不上湛云!别忘了湛云也是你侄子!”

高庆见弟弟如此,瞬间也对上堂哥:“对!你那么大声做什么!小么又没有说什么,那么激动也不怕气死你!”

“你们——你们一个个——”

“吵什么!都闭嘴!”最后高大老爷子一锤定音:手串还回去,其他的事都少操心!

高雅美不高兴,这件事怎么能不管,她以后还不要在霞光山做了,但此时没敢违逆大哥,可她心里认定必须分手!没有任何商量的可能!

……

高端回去的路上脸色十分难看。

高母更加没有笑容。

高珺瑶哭哭啼啼的说着夏渺渺的坏话,讲她怎么看着静琪姐倒霉,怎么欺负静琪姐,怎么和王家千金一步步算计她们:“那王氏珠宝千金对她那样子根本就是想巴结她,她肯定跟何先生还有什么,但何先生又不肯娶她,她才粘着我哥当备胎,我大伯说的对,她……”

“行了!你少说一句!这件事如果不是你能闹成这样!”高母心里到底恼怒女儿做出这种事:“还有,以后少说渺渺坏话,免得她哪天觉得你冒犯她给你下套。”

高珺瑶闻言擦擦眼泪立即不哭了,她就怕妈站在夏渺渺那边,要跟所有人对抗,惯着她哥。

高端在老宅拒绝的干脆,但他不糊涂,回了家,进了书房,抽着烟,过了很久才出来,对老伴道:“最近出门,看看有没有合适女孩子,也不拘什么家世了,给湛云介绍着。”就此定义了夏渺渺以后在他家的未来。

高珺瑶高兴的不行,觉得自己受的委屈终于能找回一半了。

高父叹口气,又回了书房,心里不是不可惜,也不是非要强拧着孩子。只是夏渺渺,真不行,他们能接受她带着孩子,能接受她家条件不好,能接受她不能给儿子带来助力,他什么都能接受,可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能不能接受的问题了。

高母也叹口气:“你这几天也别出门了,好好想想怎么弥补你的过失。”

高珺瑶使劲点点头,她一定好好认错,老爸说了一句她想听的她就高兴。哼,生了何先生的孩子又怎么样,何先生还不是不愿意娶她。看她以后怎么狂!

“回头……”高母停了一会,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道:“去看看你静琪姐,别让她乱想。”

“嗯。”

……

刚刚热闹起来的酒吧里,人还不是很多,稀稀拉拉的坐着几桌客人。

张新巧画着淡妆穿着相对保守的格子衬衫长裙,笑眯眯的趴在吧台前听着周围慢慢滚动的音乐,看着灯光下面色迷离的好友,啧啧有声:“何先生的前女友啊,听着就好友范呀,崇拜死你了,来,让我亲亲。”

夏渺渺笑的不行:“新巧姐,这事可不适合你做。”

孔彤彤喝着果酒,使劲点头:“适合我做。”

张新巧难得俏皮的摆摆手:“不,适合我,你们知道吗,今天我们主任对我那叫一个热情,问我尚尚是不是我朋友的女儿,我说,是呀。他说关系怎么样,我说干女儿,你没见他脸都绿了,要知道这些年他打压我们部门多严重,当时我觉得那个解气呀。”

说到这个渺渺也有些激动,放下酒杯道:“我们会议室那副窗帘,我说过还几次了,不庄重,色调太亮一直没人搭理我,结果我今天下午去开会,换了,藏蓝色打底银灰色几何图案非常大气上档次,还有开会时的茶,也是我的口味。”夏渺渺陶醉的看着两人:“知道吗,那感觉——”

张新巧身有同感的点点头:“飘飘欲仙——”

两人一拍即合:“对,就是有种腾云驾雾的不真实感,那种你不开口事事顺心的感觉,通体舒畅,我明明说错了一个提议,当时心里单顾着美了看错了,结果被很委婉很小心翼翼的安慰了,哎,我顿时觉得就让世界这样腐败下去吧。”

孔彤彤看着两人,要了一份小吃:“瞧你们两个那点出息,这点小恩小惠就受不来了,要是天上掉个馅饼你们还不得不敢吃了。”

“不比你,入行就有大叔护驾。”

孔彤彤娇嗔的傻笑。

新巧嗔她一眼,笑的不行,可以看出她今天是真高兴:“诶,人家何安对你不错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你出头,我听我上面的人议论,何先生平时不论俗物,这次算是为了你们母女破例了。”

孔彤彤点点头:“其实上学时他对你也挺好的,虽然性格不太好,但对你没的说,再加上人家现在的身份,当年能那样为你,已经很难得了。”

“你当年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我当年傻,别跟我一般见识。”

“买饭打水抢座位,安静听话有颜值,夏渺渺你说他不喜欢你我都不相信,他要是不喜欢你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头,就算为了尚尚,他随便叫谁不能解决了,何况最后还发了火,这就说明他重视、在乎。我觉的,就算不喜欢你,应该对你也有好印象所以才愿意出头。”

孔彤彤点头,她没什么原则,讨厌何木安是她,现在觉得好也是她。

夏渺渺叹口气:“你们真想多了,他今天上午特意来公司警告我,别胡思乱想,安安静静做人,勤勤恳恳做事,没事装死,不要给他找麻烦,否则杀无赦。而已语气冷淡,口吻专制,不容拒绝不能上诉,不可反驳,否则他老人家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真的假的?”

夏渺渺点点头:“我会说慌吗?”

张新巧想想:“其实想想,他对人很冷淡的,当年也就对你好。”

“是啊,现在没有特权了,你就从众了呗。”

张新巧觉得是那么回事,也是,何先生要什么样的女朋友没有,或许真是她多想了,真没有必要在夏渺渺这颗树上吊着:“算我嘴欠,不理解何先生独树一帜的情怀。”

“为这份迟来的理解。干杯!”

“干杯!”

张新巧一口喝完,豪气非常:“别灰心,你还是很有行情的,咱高医生也是帅哥一枚。”

夏渺渺笑笑,警告她:“我和我家湛云可是真爱,你别在这里挑拨。”

孔彤彤嚼着豆子:“就凭人家敢从何先生手里接你,就勇气可嘉。”

“我怎么绝对这句话不像是褒义词呀。”

孔彤彤拍拍她肩:“你想多了。”

张新巧附和:“你不提我都没想到,不过他职业跟商圈没关系,应该影响不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