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不能责怪任何人的事实/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闻言呵呵一笑,状似不经意的低头剥颗花生放进嘴里,嘴角笑意浅浅,但眼里隐隐有丝涣散的忧虑。

其实她今天一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她是尚尚的母亲,一个掩也掩不住的事实,想放弃都不能的客观存在,只要她是尚尚妈,今天的事是迟早的事。

就像刚知道何安就是何木安时,她无论怎么样作恶的想这些人知道尚尚的亲爸是谁肯定升她当副总,但也没说只是不忿。

因为就知道这种事不能曝光,反而最好是何木安一辈子都不知道有尚尚,她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爱不着谁。

但他们之间偏偏有尚尚,有尚尚就不一样,就意味着她跟何安的过去迟早会被人知道。

被人知道后,就是这样架在火上烤,如果她想做一只美味的烧鸡,这样的烧烤无疑是助力,还有人为她放孜然、刷油;可若想做只活鸡,呵呵……

但她偏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不想被这样礼遇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卖的是何木安女儿的面子,是何木安前女友的身份。就算不是女友了都没事,她总是尚尚的妈,只要她是尚尚妈,她以后在公司就是这待遇。

这种待遇不能逆转,不能说不,对她来说还不是不好。可就是这种好,是大麻烦,意味着以后工作上的事就不能跟湛云提。

她在工作中讨厌谁了,喜欢谁了,谁因为什么事找她商量对策了,谁觉得跟她关系好,出差的时候从国外给她带礼物了,这些理所当然的小事都不能再提。

因为她另一层身份是何木安女儿的妈,别人巴结她是应该的,为她伸张正义是理所当然的,让她升值是无可厚非的,给她带礼物是别有居心的,惹她喜欢是为了关系了;

给她气受是有人要打击何木安拿她开刀。让她不痛快,是别人想从这里揣测何先生对女儿未来争储心态。让她工作顺遂,是何先生威慑力广。

所以她和湛云以后的话题等于死了一半,还是至关重要的一半。

可偏偏不提工作两人生活更难堪,事业上取得了什么成功,突然想炫耀一下,刚情不自禁的提了两字,突然想起自己受到的优待因为某人。怕湛云不高兴立即闭嘴,接下来肯定是大写的满屏的尴尬。

任她们怎么豁达,这种会植入骨髓未来一辈子的诡异,如今还没有开始已经感觉到颓然老矣的苍桑。

这也是她今天为什么当笑话一样跟张新巧谈工作上的这些变化,而没有回去跟湛云显摆她今天的舒心。因为名不正言不顺。

想摆脱这种境况只能是她辞职,放弃她得来的工作,从此依附湛云生活。或者——出国!

夏渺渺想到最后一个就像想第一个一样不现实。

可为——避免未来的尴尬跟湛云分手?

夏渺渺只要想想便觉得鼻子发酸、心里发紧。但去无法改变——她和湛云之间因为尚尚,已经走在了这个路口。

怪谁?谁也怪不着,这是事实,一个无力改变的局面。

“他挺好的,当然不介意这些。”夏渺渺笑着说,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或许没有别人眼中的何先生那么优秀,但是在他的领域,他也一样可以封神,她喜欢他,除了当初的可以依靠,还有现在滋生的爱情。

“臭美的你。”

夏渺渺做个鬼脸:“赶紧喝,九点前我要回家。”

“显摆!也不怕小日子太甜,粘牙。”

……

傍晚九点前,夏渺渺回了家。

灯黑着?

没人?奇怪了,湛云说今晚不加班的!

……

高家。

高母此刻红着眼,哭的非常伤心:“我们知道你主意大,也不是强迫你,不就是喜欢个女孩子,妈也喜欢渺渺那孩子,妈能接受她,妈不是不通情理,妈比你还希望你幸福,可你看看这叫什么事,你爸就是跟你提一下,你把他气成什么样了。”

高湛云从进门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何谈气着谁。

高父是自己气自己,越说也觉得一把老骨头没用,连让那些强迫儿子分手的的人闭嘴都都做不到!

他儿子不就是谈个恋爱!找了个生过孩子的!碍着谁了!都跑来让他儿子分什么手!闲的他们!

可偏偏他不能,因为他是享受着亲人从那个人身上挖来关系的一个,他还无法否认儿子没有何木安赚的多,给不了她何木安曾经给过的一切,那条动辄几百万,随便几把钥匙的财富与权势他儿子没有。

是,渺渺那个孩子不是那种人!

但两口子过日子总有不如意的时候,起了口角,话赶话赶上哪一句谁知道,这种没有意义的对比才最是挖心,再深的感情也经不住这样磋磨!

他想到了这些以后,所以用过来人的身份掷地有声的骂儿子。

但每跟儿子说一句,心里就有根刺在扎他,他儿子好不容易有位喜欢的女孩子,好不容易想定下来,好不容易回了家,好不容易又冷冰冰其实心善的叫他爸!怎么就这样了!怎么就不能娶回来让儿子高兴了!怎么就妨碍到了这么多人!怎么儿子就这么可怜——

高爸最后实在说不下去了,啷呛着回了书房。

高湛云就这么坐着,久不抽烟的他突然点了一支烟,也不抽,就点着。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什么——”高母看着儿子也不是不心疼,可悬崖勒马,总还有点情分能留住,非以后闹的难堪了再分吗,非以后两人参加个聚会,对面走过一行人,先低头哈腰的跟尚尚妈打招呼看都不看她儿子一眼,他儿子心里就舒坦了。

别说什么不在意,这不是一次两次,是以后每次,未来每年,一辈子那么长久。

“听着……”

“你什么时候跟她提分手,你说你什么时候提,不是为了我,就算为了你爸,未来现在都不想逼你的爸爸!妈知道你舍不得,你就看在你爸不想勉强你的份上,看在我们都老了的份上,你忍心以后让他逢人就解释你老婆不是谁的前女朋友,你女儿和禾木集团没有什么关系?你没有娶何先生的前女友吗!我们老了,我们真的老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

“……”高湛云沉默着。

高母在边上哭,一边哭,一边说,不管儿子有没有听,她都要说,说尽今天在主宅受的委屈,说尽心里的苦,说尽不知名的心疼。

烟一点点的烧着,余灰落下,悄无声息。

突然高湛云平静的开口:“我爸……刚才说想提前退休……我觉得……”

“你给我闭嘴!你竟然让你爸退休!你竟然敢想——你爸对现在的工作多重视!你难道不知道!那是他的心血!是他的所有!是他的另一个孩子!是他要奋斗终身的事业,是他的全部!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让你爸退休,你——”

高珺瑶赶紧过来扶助妈妈,控诉的看着大哥。

高湛云当没看见,声音低沉了几分“那就不退休。”他爸的心态他有信心,只是这个过程让他心有愧疚。

“你——你——”高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子,快要气死了。她对儿子非常满意,所以当年不准王静琪那样的女孩接近她儿子,现在她反而觉得,还不如王静琪是她儿媳妇,至少只是穷了点,只是好胜心强了点,只是心思多了点,至少不像这个一样让人头疼!这样一想,她就真说了:“听说静琪回来了,我想——”

高湛云瞬间看向母亲,目光深沉。

高妈妈突然说不下去了,含含糊糊的又教育了儿子两句,最后到底心疼儿子,让他不要多想,不要有心里负担,赶紧回去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