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亲爸存在感太强烈/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尚不想跟小豆丁一样,见不到爸爸妈妈只跟保姆阿姨过,虽然可阿姨、许阿姨都很好,但她还是想跟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夏渺渺带着围裙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看眼坐在客厅的软垫上抱着小白球多愁善感的女儿,手里的盘子放在餐桌上:“怎么了,看那小嘴撅的,怪妈妈把你的大跟班们都赶回去了?”

夏尚尚抬头看妈妈一眼,有低下头和白球玩。

夏渺渺诧异的看眼桌上的排骨再看看没动的女儿,擦擦手让湛云在厨房忙着坐到女儿面前:“宝贝,今天在幼儿园不开心吗。”

尚尚摇摇头,头上两条发带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

夏渺渺随便拿起一条顺着哄她:“那我们小宝贝怎么不开心呀?”

尚尚抱着小白球看看妈妈又垂下头,趴在软垫上跟白球互相蹭着沉默。她像说,爸爸妈妈可不可以只有她一个宝宝,她一定很听话很乖。比小豆乖。

“怎么了?”

高湛云从厨房出来,最后一道菜上桌,接下围裙:“渺渺,你去看一下汤,试试有没有加盐。”

“哦。”夏渺渺拍怕女儿的头:“乖,咱们吃饭了,都是宝贝爱吃的,宝贝吃饭的时候顺便想一想怎么对妈妈说好不好。”

夏渺渺转身离开后,高湛云走过来,蹲下身揉揉女儿的头:“尚尚,自己一个人玩是不是很孤单,再有个小朋友天天陪你玩好不好。你说往东她不敢往西。”

尚尚抬起头骤然看向爸爸。

高湛云和蔼的笑着:“让亲爸给你捡个小弟弟或许小妹妹陪你玩,我们家有尚尚有个就够了,但爸爸又觉得尚尚好孤单,所以让亲爸给你捡一个先试试好不好。”

尚尚看着爸爸,再看着爸爸,妈妈的嘴巴怂拉下来,眼睛盈盈的红,慢慢的站起来,缩进爸爸怀里:“尚尚一定会听话的。”

高湛云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肩:“这不是尚尚听不听话的问题,这是爸爸和妈妈的决定,不关尚尚的事,爸爸要忙别的小朋友,妈妈要工作,我们不能给尚尚捡个小朋友作伴是我们不好,所以爸爸自私一下,让你亲爸给你捡一个好不好。”

尚尚点点头,还不太很懂爸爸今天话的意思:“好。”然后又使劲摇头:“亲爸说不给我捡的,怎么办!”其实一个小弟弟小妹妹她也很喜欢的,就是不想跟着保姆阿姨而已。

高湛云耻笑:“他说不捡就不捡。”我看他非常喜欢捡孩子:“你的,不管亲爸给你捡几个小弟弟小妹妹他也是爱你的,也是想你跟她生活在一起的。”

尚尚闻言突然有点伤感:“如果我和亲爸在一起,爸爸妈妈没有宝宝了是不是就会伤心?”她那个亲爸其实挺黏人的:“要不……要不……你们也捡一个吧。”尚尚低着头说的非常小声。

高湛云把她抱的更紧了:“乖。”

“就是……就是……别不要尚尚……”

高湛云闻言把她放在一臂之外,非常认真的看着她:“尚尚,爸爸妈妈爱你,亲爸爸也爱你,不管将来会不会给你捡小弟弟小妹妹,你都是尚尚,首先你是尚尚,你妈妈心中永远不能取代的孩子,明白吗?”

“为什么?”夏尚尚歪着头。

“因为你亲爸存在感太强烈。”

更听不懂了。

……

“我们高家几代经营哪点对不起你,你竟然让我们高家落得如此境地,摇尾乞怜很有面子是不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爷爷的感受,他何木安再了不得我们高用得着处处仰仗,你给我听着,立即马上跟那个女人分手,该找什么人找什么人去,别在外面给我丢人。”

高湛云口吻淡淡的:“大伯没事的话我先挂了,一会还要查房。”

高起险些没有气死:“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姨婆都要被人气死了,你想过她的工作没有,她都那么大岁数了,你想气死她!立即分,马上分!”

高湛云看看时间:“还有三分钟。”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想因为那个女人至我们高家于风口浪尖是不是!爱情至上,没有什么能撼动你那伟大的爱情是不是!你还是三岁小孩吗,你——嘟嘟,嘟嘟,嘟嘟……”

高湛云感觉的出来渺渺有心事,她没说肯定是工作上的事,一谈起来会涉及到那个人,所以她压在心里没说,这种心知肚明的压抑让向来自傲的他有些叹息,到底还是到了这种时候,不管现实怎么努力,还是差了一毫,他们现在无疑是自我斗争着,在看得见终点的路上不信邪的前行,现在还称之为有爱情,时间长了呢,恐怕也只剩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为什么检坚守这段路了吧,习惯成为自然,自然成为理所当然,慢慢的成为模式。

高湛云查房回来看到王静琪看了她一眼,心情比想象中还要平静,他和她太远了,远到比何木安和渺渺还远。不知道再用一个十三年,他和渺渺是不是也可以到这个境界:“坐,孩子生病还是有事。”

王静琪神色一怔,他比以前更成熟了,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他给她的感情比当年更加强烈,这是她爱过的男人,行至今日一样卓尔不凡,王静琪再起股跳的心不知是因为自己的曾经的眼光还是今日的他。

她看着他,却被他一闪而逝的冷漠击碎了仅存的自尊,下一秒王静琪伪装好自己的心情,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我找你有事?”

高湛云合上病例,也不意外:“说。”

王静琪今日特意穿了一件蓝色束腰减龄短拳,淡蓝色打底,名家设计,蓝面上铺面请随岁月的雏菊,长发束起,没有任何装饰,干净的面妆,仅着色了淡淡的唇彩,就像曾经一样,追忆着曾经的似水流年,她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能给她鼓励,但她下意识的想缩短两人陌生的时差。

但从心里她不是当年见到他会害羞的小姑娘,而是osisi的设计总监,具备与他平级的能力,神色也不自觉的带出长期处于高位的气势,有公事公办的干练,若不是她确实戴了他家的东西,她根本拉不下来脸来:“高医生,对于那天的事我很——”

高湛云闻言,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是这件事,你不用说了,不关你的事。东西是珺瑶拿的,事情是渺渺开头,最后却给你造成那样的后果,要说百千该我们向你道歉。如果这件事你有什么责任,充其量算识人不清,但那已经是你个人的事,我无权过问。”

王静琪一时语塞,不知道下面该接什么,她以为她要说很多话才让他认识到夏渺渺在那件事中怎么得理不饶人,因为她的失误把她逼到怎样的境地,想不到他就这样替夏渺渺认了。这样的结果她以为她会高兴,结果她发现一点也不,她宁愿高湛云不妥协:“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跟她——”

高湛云冷淡的回应:“跟王小姐没有关系吧。”

“你……”王静琪立即平静下来:“我知道你恨我,但当年……”

“那是王女士的经历,我并不好奇,至于我太太的事,我代她向你道歉。”

王静琪看着周围投来的好奇的目光,硬生生压下要说的话,找回仅有的理智,低声道:“我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你以前不是这样。”

高湛云觉得十分可笑,为什么前任都一个毛病,认为他们心中的那个人不会变,就算变了也该像他们相中的方向变,这么一想,高湛云反而苦中作乐了,何木安也逃不出人独有的通病。

王静琪直接站起来,戴上墨镜,推出一张名片:“希望有时间,高医生能跟我坐坐。”

“再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