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爷爷/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情的事,从来不是两个人看似那么简单的在一起。

……

高雅美望着窗外,转过头淡淡的优雅的又无比高傲的一笑,拿起一旁精致的水壶为自己泡了一壶碧螺春。

她丝毫不担心夏女士像先生告状,不说先生是一位律己的人,就像先生喜欢尚尚,也会给她请礼仪老师一样,她自认这件事摸对了先生的脉搏,并无担心。

她只是不屑夏渺渺的眼界,如此小家子气。先生喜欢时不乖乖的送上去,非要先生百忙之中分时间在她身上,结果又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她若是真是有气节的,等先生兴致淡了任你长处通天的孤傲谁管你。

……

轰鸣运转的大楼内,一滴水骤然跳出蒸腾的热浪快速向主脑所在急步而去:“先生,不好了,幼儿园来电话,何总接走了小小姐!”

何木安瞬间抬起头!

桃秘书惊的后腿一步,硬着头皮担忧的点头:他们以为何总回来后会先跟先生联系想不到……“已经半个小时了!”

何木安急忙起身,拿起衣服向父亲现在可能行进的大道驶去!

何盛国笑眯眯的看着躲在车座边缘的小孙女,越看越觉得像儿子,忍不住又靠近一步。

吓的夏尚尚赶紧往角落缩,这位伯伯好可怕,他骂了张老师,还从张老师手里抢了她,她努力让自己平静,努力从亲爸教她的坏人手中生存手册提取有用的知识。

“我是爷爷,爷爷你听说过吗,就是你爸爸的爸爸,你呀,以后就是我孙女了,孙女你今年几岁啦?”

“我……要找妈妈……”夏尚尚撇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的伯伯,先试试管不管用,就算不管用也可以降低坏人的戒心。

“哎呦,瞧我这记性,忘了,你还有妈妈,你妈妈是谁呀?”这关他什么事,这个问题像放在一边。当务之急是:“一会有个老妖婆会来抢你,你记住了,那是一个老妖婆,你不能叫她奶奶,别看她长的好看,那是她想骗你,然后把你吃掉,嘎巴嘎巴的都吃掉你——”

夏尚尚吓的脸色一阵惨败!

“你只有爷爷,没有奶奶明白没有。”

夏尚尚看着他不停张合的血盆大口,眼睛含着泪,这次她真的好想要妈妈……

“听到没有!”

夏尚尚一个激灵赶紧点头,她听话,一定听话,亲爸说了,坏人说什么都答应他。

何盛国满意的点点头,小孙女真可爱,比儿子小时候还可爱:“爷爷告诉你,你是爷爷过关斩将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救下的小公主,爷爷是骑士,爷爷帮你打倒——哎呦!”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惯性,让何盛国的脑袋险些没有碰在前座上。行驶中的汽车被紧急被逼停。

何盛国顿时恼羞成怒,青面獠牙:“木秀筝!你个臭婆娘!老子跟你没玩!你看老子——”有本事跟着别的男人跑还肖想他孙女,想都别想!

司机惊愕的看着对面下来的人,顿时吓的缩了头:“老爷,不好,不好,是先生。”

“老爷什么老爷!叫何总!你说……说谁……”何盛国顿时关上门憋了回来。

对面,何木安已经不容拒绝的拉开父亲座驾的后门,抱出缩在角落见到他那一刻瞬间向他扑过来大哭不止的女儿。

何木安紧紧抱着她,心疼的整个心绞在一起,恨不得把不敢看他的人拉下来暴打一顿!最终碍于身份没有大逆不道:“给我砸了!”转身就走。

何盛国回过神后,赶紧从被开砸的车里灰头土脸的下来向远去的儿子追去:“木安,木安!等等爸爸,木安——”赶在最后一刻,何盛国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你听我说。”

说!说什么说!

夏尚尚见状紧紧地搂着亲爸的脖子,把脸埋在爸爸脖子上不敢抬头看凶巴巴的老伯伯。

何木安顿时瞪过去!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办。从幼儿园抢人!他怎么敢!

何盛国不明所以,他听说儿子有孩子了,赶紧先他们一步处理完国外的事抢在木秀筝之前飞回来,第一时间去幼儿园动用关系抢了孩子怎么了,难道留给木秀筝那个为老不尊的女人。

“下去!别让我说第二遍。”

何盛国一肚子话因为儿子的目光硬憋了回去,好,好,下去就下去。

何盛国又不是第一次被儿子怼,面子什么的并不在意,立即下车,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上前面的。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前面的车标,懒洋洋的慢慢跟着。

何盛国是从山脚下独自爬上来的,好在他天天健身、本身身体素质过硬,否则非折在山道上不可。

就是这样,爬到儿子家时也累的够呛,一口喝干佣人递来的水,就见刚在楼梯口冒了头的孙女又快速消失。

何盛国顿时放下杯子,也不管渴不渴了去追,边追还不忘问:“夫人呢?夫人回来了没有?”

可信先笑,两个淡淡的小酒窝十分喜人:“夫人刚才打电话已经在路上了。”

幸好,还是他快一步,何盛国赶紧向书房冲去。

夏尚尚躲在爸爸身侧,看着闯进来的人,更加向里面靠了靠。

何木安换好最后一件家居装,情绪已经平稳,云淡风轻的又是高高在上的何先生,他一把抱起女儿坐在胳膊上:“看外面的迎春开了。”站在落地窗前让她看。

何盛国想上前,但看到儿子警告的眼神又怂了,既而满脸无奈:“你别生气,我知道是我莽撞,但我也是没办法,你不是不知道你妈妈那个人,她若是先我找到了尚尚,是叫尚尚吧。”

都什么名字,何尚何尚,是要出家吗:“她一定会把尚尚带走,说不定还会威胁我离婚,尚尚怎么说也是咱们何家的孩子凭什么给一个一心想离开咱们家的女人,你说,是不是?”

“所以你就吓我的女儿。”何木安顺着女儿的头发,温柔的看着她趴在镜子上的小脑袋。

何盛国顿时语塞:“我……”

他当初都没敢强硬的把她从幼儿园带出来。

“还不是你妈,都是她!我都快被她气死了,没了理智,怨我,都怨我。”

“母亲提出离婚了。”口吻平淡的不见任何情绪。

“她敢,她——”说到妻子,何盛国气的来回踱步:“她平时怎么玩我说过她一句吗!你看看她现在像什么样子!老了老了找什么真爱,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尚尚闻言好奇的回头。

何木安温柔的用手把她可爱的小脸重新贴在玻璃上看外面。

何盛国看着儿子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小伤感,他年轻的时候也想这样给儿子撑起一片天地,可惜……有点事与愿违。

其实他们家如果再出个纨绔也没什么,他们家的钱还是能让他们父子败的,应该是能的。

何木安没空欣赏他的神情:“晋总现在没有娶母亲的意思。”他说的是晋总,这个称呼是何木安对别人事业和为人的肯定。

何盛国没注意,闻言眼里顿时爆发出一层亮光:“你确定?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何盛国又开始走来走去,这次是兴奋的:“晋魏怎么会看上她——”不是他妄自菲薄,晋魏跟他们就不是一个圈子,木秀筝那猪脑子的智商给晋魏提鞋都不配,也就是他会娶她。还想跟他离婚别笑死人了!

何木安转开目光,与女儿同看着外面逗女儿的可信,已经不想跟父亲说什么。晋魏前两天打了一个电话,含蓄的问他会不会插手父母的婚姻。

何木安只觉得可笑,他父亲和母亲都是成年人,何须别人插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