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老公/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接的十分不好意思,她本来想下去买的:“还要麻烦你。”

何木安高大的身材站在她身侧压迫性的看她一眼,好像很不喜欢她这句话,十分严肃的提醒:“尚尚也是我女儿。”

夏渺渺抹鼻子走人,刚才湛云过来了一趟,跟尚尚玩了一会,已经下班了走,晚上还有手术,如果跟这家伙对上,她自己肯定吃亏,干脆闭嘴。

何木安看她背影一眼,又移开目光,亲自把东西放好,打开一个个隔层,把菜摆放整齐,又亲自拿起勺子慢慢盛粥。

夏渺渺已经抱了女儿过来。

夏尚尚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小抱怨:“我会自己走啦,我手受伤了脚又没事。”然后嘟着嘴不怎么愿意的看向餐桌旁的亲爸,拽哄哄的开口:“亲爸!看我妈妈给我梳的小辫是不是很好看?!”

何木安扫了她一眼,小指长的发辫已经长到他手掌一半的长度,渺渺给她左右个梳了一条,绑着昨天的发带,流光飘飞的丝丝发带比发辫还长一个手指,看起来非常整齐:“喝小米粥还是八宝粥?”渺渺喜欢吃甜的,已经为她盛了一碗八宝粥。

“米粥,到底好不好看!”

“好看。”何木安闻言看她一眼,似乎笑了一下似乎没有,已经低下头给女儿盛饭。

夏渺渺大概知道他笑什么,尚尚刚才选择的口味跟他的一样,以前她们相处着的时候,何安就是那样,有单一的粥品绝对不吃混合的,有不甜的绝对不吃甜的,并不是他们不爱吃甜食,而是他们十分执着的相信,吃什么就该只吃什么,且只能有一种事物本身该有的味道,不能混炒,不能一起炖。

坚持的简直莫名其妙。

三个人坐在餐桌旁,夏渺渺自然而然的拿了一角饼给女儿卷好,习惯性唠叨她:“小心一点不要掉的那里都是,腿不要动了,吃饭就是吃饭,跟你说过几次了,咬小点口,小点口,你没吃过什么,都把嘴撑大了。”

何木安坐在主位上喝着粥,神色祥和。

“你听话是不是,腿!给我停了!”

夏尚尚才不理妈妈,晃悠着双腿,唯一能动的手吃着卷饼,理直气壮反驳:“不动就把我掉下去了。”嗷,很霸气的吃一口妈妈夹的菜,嘴里还嘀咕着:“好吃,查叔叔做的小茄子最好吃了,给查叔叔加分,加分哦,亲爸你听到没有。”

“嗯。”

夏渺渺听不懂,但知道女儿吃饭的时候乱动,把她拽正坐好:“好吃就多吃点,多吃点手就好了。”

“不要,我的手长成茄子了怎么办。”

“你还天天吃米呢,怎么没见你长成大米!”

夏尚尚眼睛眨呀眨的:“有呀,你看我白白的是不是像米粒一样可爱。亲爸!你说我可爱吗!”最后一句说的十分不客气,颇有点,我是大小姐你是小司机,我说什么,你就要应的拽乎感。

何木安的声音平静依旧:“可爱。”继续吃饭。

夏尚尚得意的看着妈妈:看吧,看吧,我最可爱,我是可爱的小米粒。

夏渺渺冷着脸往尚尚嘴里塞口米饭,顺便扫了何木安一眼,见他安静的吃着仿佛对尚尚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纠正不满的意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尚尚一直都是这样跟他说话吗?一副我不想搭理你,但我还是搭理你了,你该感恩戴德的口吻。

夏渺渺非常不喜欢尚尚对何木安的态度,小孩子家家的,分明是喜欢爸爸的偏偏摆出这样一幅做派,简直招人反感。

但当着何木安的面,她没有开口,一口一口喂着小家伙,只等一会何木安上班后跟她念叨念叨:“张嘴。”

“我不要吃胡萝卜,我要吃土豆丝。”

夏渺渺看着她:你再挑食看看。

夏尚尚偷偷看眼妈妈:生气了吗?妈妈说过不可以不吃胡萝卜丝,要不要吃掉难吃的胡萝卜丝?要不要呢?但真的很难吃呀?坏了!妈妈生气了!妈妈眉毛挑起来了!夏尚尚刚要张口。

夏渺渺已经换了土豆丝:她生病了,暂且让着她。

夏尚尚眼睛瞬间亮了:妈妈妥协了,妥协了,我不要吃土豆丝了,我要吃布丁,我要先吃布丁吗!

夏渺渺骤然放下碗筷,考虑从哪个角度打她,既疼又不会受伤。

何木安立即放下碗,抱过尚尚,拿过餐具:“我喂,你先吃。”

夏渺渺没聊到他还有这个技能一样,愣了一下,才礼貌的让他接手。

尚尚吃的更加高傲,不同于妈妈喂的时候转头咬一口,尚尚对何木安完全是不耐烦状态,吃饭的时候,直接张嘴,不管自己的头在哪个位置都要让何木安喂她嘴里,而何木安必须喂她嘴里,喂晚了就不张嘴,直接甩脸色,

夏渺渺没有放下筷子直接开打,都是修养好,但就是这样也气的够呛,何木安少她吃了少她穿了,不愿意吃别吃,饿着!

何木安感觉到夏渺渺突然冷下来的目光,赶紧刮刮碗里剩下的最后一口饭,放自己嘴里,搁下碗,抱着女儿去床边玩玩具去了。

夏渺渺一口气憋在胸口没发出去,只能慢慢的吃饭,把剩下的饭菜规整,收拾收拾去洗。

何木安看看她,直到渺渺的背影消失在隔端台前,他眼角流露出一丝微笑,突然有种时间回到曾经,每次吃完碗她也是这样去收拾的温馨感。

何木安看着女儿,越来越可爱,越看越安心,越看越喜欢。

夏尚尚突然抬头,看他一眼,又有点小傲娇、小不耐烦、小得意的移开目光,她这个亲爸真烦人,她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赶都赶不走,要是让她姥姥知道,她收了这么一个小跟屁虫,还让他认识了爸爸,姥姥一定会很生气想打面前的亲爸!怎么办。

夏渺渺擦擦手出来,见何木安竟然还在,想了想,最终没有问为什么。

……

上午十点,阳光正好,太阳暖懒,何木安牵着尚尚的手在医院的小公园玩。

夏渺渺坐在小路两旁的木椅上玩手机,没有加入的意思。

但三人的距离并不远,不难看出一家三口的状态,难免跟同样出来透气的孩子家长遇上,寒暄两句。

“你老公真有耐心,一直陪孩子玩也不嫌烦。”一位穿蓝色运动服的年轻妈妈同样坐过来,似乎别孩子烦的不轻。

夏渺渺笑笑,算是应了。她和何木安关系不想别人想的那样,所以并不热衷于聊这些。

“你老公衬衫挺好看,哪里买的?那条裤子是因为他腿直才那么有型吧。”语气颇有孩子气的醋意。

夏渺渺看过去,两人的孩子正在地上挖蚂蚁,何木安站在一旁,夏渺渺才注意到,这片小花园的灵性都集中在这个男人一样,吸引着万物生灵来朝,她才看到他今天的衬衫,不是常见的各种条纹,也不是纯碎的单色系,是远看纹理清楚非常有型的一款,应该是定制,他对自己的穿着要求很高,不是那种舒适就行的性格:“呵呵,他自己买的。”

“他自己?男人竟然也有买衣服的眼光?太不渴死了,你老公还具备那个功能,真是……”

夏渺渺再笑笑,跟只见几面人解释关系,她从来不干,解释只会更让人印象深刻,这样很好。“你老公多大了?在哪工作?不是我说,我一直觉得什么爱豆爱豆的都是小姑娘们没见过世面,但见天见到你老公,哈哈,就像爱豆一样立即想让人煮了吃掉。”

夏渺渺惊讶,爱豆是这个意思?

在男色当道的年代,女性更懂欣赏美的时节,这样的赞美能彰显女子的知性优雅,还有一份坦然的豁达。

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夏渺渺突然笑了,笑的十分乐呵,不同于前一刻的礼貌,这一刻是真被对方逗乐了,尤其对反一派明亮如水气派坦荡的对着她笑,带着暴露了心机的小可爱:“我就说你怎么一直提他。”

“哎呀,难道你没发现所有带孩子的爷爷奶奶、妈妈阿姨都再看你家老公,也就是我激灵把孩子推过来玩,光明正大的多看两眼。”

夏渺渺笑着点头,她没有亲自过去搭讪聊两句,而是过来跟她欣赏帅哥,夏渺渺觉的挺高兴:“他工作挺好的,要不然你以为他通神的气度怎么来的。”

“呀!你夸起自己的老公来也很不客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