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何高的不甘心/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笑着,这时候再说就没有问题了:“我们离婚很多年了,这次是孩子生病,碰巧都有空所以聚在一起。”

“离婚?!”

夏渺渺看着对方果然惊讶的目光,她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前面的铺垫,对方没有过度探听她的隐私,让夏渺渺松了一口气。

纪女士只是没有想到,有人会跟有如此外貌的人离婚,就算丧失了一切功能至少还有颜值呀!,竟然有人舍得不看这张脸:“这样的帅哥,多看也很赏心悦目呀。”太可惜了。

夏渺渺点点头:“是呀。”明月松间行。

纪女士见对方脸上没有任何缅怀过去的意思,松口气,她真怕对方是不甘愿放手第一方,冲她吐糟男人多么无耻多么不是东西最会始乱终弃,那样她真不知道要接什么话,这样真好,不用出门就看到怨妇对女人来说就是幸福:“他再婚了吗?”

啊?“没有。”

纪女士闻言突然转头:“你是不是快了?”

夏渺渺纳闷,一时间没听懂:快什么?

“快再婚呀!”

夏渺渺的笑容瞬间多了丝甜蜜,她确实找到了可以共度一生的人,感情稳定,日子平和。

纪女士见状啧啧称奇,了不得:“嫁过这样的男人,你竟然还能嫁的出去,心真大。”

夏渺渺满脸黑线,真有什么因果关系。

纪女士看着前方的一大两小,慢慢的皱了眉,反而真不懂了,虽然只是这么一会功夫,但眼前这位气质不凡的先生带孩子特别认真,他享受当下温暖阳光的的状态骗不了人,可见是一个安静祥和特别有责任感的爸爸。

就比如从她让儿子加入他们父母直到现在,他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女儿身上,虽看似轻描淡写,但唯恐被她儿子欺负了。

这样的男人竟然离婚了,为什么?出轨?!太老套,不太可能,以他们两人给她的感觉,就算出轨了也应该不会闹到离婚的地步;

生活没了激情?扯淡,觉得对方不是感情淡了就离婚的享乐派?那是因为什么?

纪女士发现自己抓耳挠腮,有点不要脸的想八卦的意思,但如今的教育告诉我们,少打听别人的隐私。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然她以自己的隐私跟对方换?好为难呀,对方会不会决定自己像骗子,可她好想知道。

要死了要死了!她今晚大概睡不着了。

“是不是找你的?”夏渺渺提醒她。

纪女士抬头,内心火急火燎的想着八卦,不远处匆忙走来一位男子。

夏渺渺看着他长相一般,但眼神却非常锐利,如今更是写满了焦急,他看到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快速走过来,熟练又小心的把手里的薄毯快速披身侧的女人身上,声音低的唯恐吓到身边的女士:“怎么出来了,也不加件衣服,护工呢,怎么不让她陪着?真是胡闹,受凉了怎么办。”

小男孩已冲了出来,开心的叫着:“爸爸,你回来了,我有好好看着妈妈哦——”

纪女士频频向儿子使眼色。

他儿子好似没有看到,自顾自的自我认可:“我是不是非常棒,妈妈说病房太闷了,让我陪她出来走走,我就把她偷渡出来了,护士都没有发现呢,我实在再厉害了。”

纪女士的脸已经垮下来了。

男人的脸色十分难看,抱怨的不认同的看着怀里的人:“这几天你都忍不了,再有下次,再也别想让我出差,回病房。”

夏渺渺傻眼的看着身边的女士在一大一小的护卫下不甘愿的离开,她没有穿病号服,刚才说话时精神看起来非常好,反而是那位小男孩看起来瘦瘦的,她一直以为是孩子生病了,刚才还在纠结对方生的什么病,会不会传染,应不应该让两个孩子在玩,现在是怎么回事?

夏渺渺顿时看向何木安?

何木安坦然的回视他,很惊讶吗?如果小男孩生病了,他不会让他接近女儿的,感冒也不行,没看出对方是病人是你眼光有问题。

夏渺渺真不觉得是自己眼光问题!不禁再次看向一家三口离开的方向,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慢慢滋生,她怎么了?生什么病了?病的严重吗?她老公那么着急应该很严重吧?

看病很吃力吗,想到小男孩不同以往的瘦和刚才那位女士有些过大的衣衫她竟然一直没有太注意,大概是她的精神状态太好,让心不在焉的她一直没想到她生病了。

她刚才不耐烦应付她的时候对方应该感觉到了吧。夏渺渺不禁又看向何木安,她一定很喜欢他的长相,所以才多看了两眼。

何木安又看向夏渺渺,怎么了?摸摸自己的脸,刚才沾土了吗。

夏渺渺摇摇头,移开目光。

何木安嘴角扬了一下,又落定,看向女儿,更加温柔。

……

可能是聊过天?可能是夏渺渺没想到对方是病人?还极有可能病的非常重,总觉的心里莫名的惦记着,想问问她怎么了?好了没有?

何木安在床边给女儿削着苹果当没看见她这些天的神经质,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三天后。

夏渺渺正在走廊接电话,刚吩咐完公司的安排,一转头,突然看到一张脸对着自己笑,依旧是那天的穿着,精神焕发的容貌,十分自来熟的表情,开朗乐观又沾点没心没肺的性格。

“是你!?”夏渺渺立即笑了,真是太有缘了,竟然又遇到了。

纪女士笑的十分安静,平和豁达还有丝丝他人无法体会的感天动地:“谢谢。”

“?”

“谢谢你先生,我的医药费还有骨髓捐赠。”她不会傻的以为自己等到了,那种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只是说给人听的。

纪女士虽然笑着眼里依旧有闪闪的泪光:“替我的先生还有我儿子谢谢你。”我也谢谢你,让我可以继续握着他和他一起看孩子长大……

夏渺渺浑浑噩噩的回了病房,见女儿在看动画片,自己坐在一侧的床上,为生命得以延续的绚丽,心潮澎湃,活着……就是所有人的希望……

咔嚓,门开了,何木安踩着这些天相同的时间进来,沐浴在背后的余晖中,骤然让夏渺渺心中肃然起敬,能让你眼中所见没有悲苦,这要多大的能力与力量……

……

何木安觉得自己弄巧成拙了,他一定弄巧成拙了!

何木安气的骤然想反悔现有的资助,他疯了给自己身上贴‘不可亵玩焉’的标签!他只是想表现怜悯之心,很平易近人的那种!

何木安觉得自己简直有苦无处撒!为什么事已愿为!

高湛云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笑的乐不可支,还一本正经的对渺渺说:“何先生就是这样的人,大义有见地,商场上众多老将的定海神针。”

渺渺频频点头,觉得真的人品能力都让人望尘莫及。

所以高湛云每次去看尚尚的时候,没事就感慨一下人何先生了不起的敬仰之情,就像每个子民对自己帝王由衷的敬佩,仿佛他越圣明子民的日子越好过,若说想不想跟帝王谱写一段下江南,至少渺渺是既不愿意的。

高湛云为此特意敬了何木安一整天。

何木安冷着脸,等高湛云再去看那尚尚的时候再没有出现过。

高湛云不以为意,也没有为气走何木安多高兴。

高湛云并不真的以为因为这件事何木安在夏渺渺心里定了位置,何木安因此就没了有机会。

渺渺现在之所以如此想何木安,那是她站在外人的立场,站在是他高湛云未来老婆的立场看何木安。如果不是了呢,她再看何木安会不会看到另一种用心。会不会等他们分手多年后,在遇到这样事,她回挽着何木安一起去看望病人,出来后含着泪抱着他,心中爱意更浓,就像她现在责怪尚尚非吃那一口巧克力一样的理所当然。

高湛云骤然觉得心被攥在一起,一点也不想看到那样的画面,他也会对她很好,为什么要分手!他们不一定非要分手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