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就那样/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能去!不能去!每次都是不能去!这次我偏要去,我看你们谁能……”拦住我!

何木安站在门口,目光发冷的看着母亲。

木秀筝打个哆嗦,声音一点点的淡下去,最后消失不见,她儿子今天神经病,少惹为妙!

何木安进了房间,外套随便扔在地上,踩过去,把自己扔在阳台的躺椅上,疲惫不堪,能做的不能做的他都做了,却一点成效都没有。

何木安突然有些恐慌,如果这些都没有用会如何……何木安仰着头,觉得空气沉着粘湿的呼吸不进肺里。

太慢了……

……

夏宇这个星期本不打算休假,却被夏爸爸叫了出来,家里已经鸡飞狗跳,他知道事情会瞒不住了,但没料到他妈会如此极端,从回来到现在,他妈一直在闹,就要见大姐!他都说了是谣言,却不知道他妈认定了什么,就认为他们在骗她。

“你回来也没用!渺渺呢!让她回来!有脸被人骗没脸承认是不是!你们不叫她我就是爬也要爬过去把她抓回来,我看你们嫌不嫌我给她丢脸!”

夏爸爸一脸焦急:“你别闹了!跟你说多次了,尚尚生病住院,渺渺没有功夫!”

“是她没脸见我不敢回来!骗你我给她带孩子,放着孩子的亲爸不用——”

夏宇骤然开口:“妈——”

“别叫我!一个两个都是傻的让人看扁,活该被人骗,活该识人不清,说该让人看不起,好不容易何木安眼瞎看上了她,她还不赶紧——”

夏宇脸色一变,第一个想到夏小鱼,直接踢开门要打死她!这次一定要打死她!

夏小鱼吓的从床上跳起来,抱着被子躲在墙角,胆怯的看着夏宇,头发凌乱,精神涣散,明显是受到了突然惊吓的表现!

夏爸爸急忙追过来:“你干什么!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出过房间了!”赶紧把儿子拉出来关上房门,唯恐吓到了小鱼。

夏宇任由父亲拉出来,骤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自从上次的事后,小妹精神一直不太好,最近吃了药才平复了一些,不嚷着外面有人了。但睡眠依旧很差,常常要白天补眠,此刻应该是还在睡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住了,整个人吓精神紧绷才有这样的反应。

夏宇顿觉心中愧疚,他是一家之主,就算这件事是妹妹做的,他难道就可以无止尽的指责她,把她赶出夏家,让这个家支离破碎,他还算什么一家之主。

夏爸爸看出儿子肩上的重担:“不是你妹妹,她没有出过房间,再说,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她就是十个胆子也不敢给你姐姐添麻烦。”

夏宇立即机警的看向父亲,为什么这么说!?小妹不是受了惊吓才这样吗?

夏爸爸察觉说错了话,赶紧补救:“你姐不是说了她再自以为是再也不管她,她怎么还敢给你姐添堵。”是那个的秘书带着人,不止一次过来找过小女儿麻烦,生生把他小女儿吓成这样,如今提一次大女儿,小女儿都能吓的换个精神。他们说是何先生不再想管这个闲事所以让夏三长个教训,免得总闯祸。如今肯给治了,据说是那边的人满意了。

他拦过,那些人谁,他们可以不管,以后出了事别求到他们先生身上,是死是说自己受着。

夏爸爸虽然心疼小女儿但更知道小女儿的性子,反复确定只是给孩子一个教训不会伤害她后,心疼的受了。

夏宇想想也是,但:“那会是谁?”

夏爸爸也不知道,突然一拍巴掌:“我想起来了,我前天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你陶阿姨说咱们小区来过一个人,不知道去谁家的,说穿着特别气派,还开了很大的小车,当时我也没有留意,你说会不会是那些人告诉你妈的,警告你姐不可以接近他们的那个什么先生!”

夏宇下意识的摇头,直觉认为不可能,告诉他妈只会弄巧成拙,何木安为什么那么做?把他母亲兜进去他只会脱不了身。

两人正说着,屋里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夏妈妈简直疯了:“让那个家伙来见我!他以为睡了我女儿就能一了百了!还想轻轻松松的带走尚尚!当我们家人都死绝了吗!他必须给我女儿一个交代!必须娶我女儿必须娶!”

夏宇猛然打开门:“妈!我姐跟高哥好好的,你闹什么!”

“好什么好,一个小医生还敢肖想我女儿!她们家还敢看不起你姐!你姐嫁过去干什么,看人脸色吗!两个傻子,以为什么男人不用太优秀,凑合着能过就行,简直愚昧,不优秀的人就是好的,就是能过的吗,殊不知人家爹娘是不是看的上你姐那个残花败柳!”

夏爸爸也急了:“你说的什么话!”

“我说的那点错了!高家如果真的看的上你那个带着拖油瓶的女儿怎么不见商量婚事,怎么不见正儿八经的拜访,怎么还不谈婚期,人家就是看不上你女儿,你早些清醒吧!还,我说的难听!我说的再难听总比她做了让别人说她的话好听!人家就差指着你女儿鼻子骂她不要脸缠着人家孩子不放了!”气死她了,那个老女人说什么她高家高攀不起,不要纠缠她们高家人,夏小姐不能恩将仇报什么的!滚:“给我把那个逆子给我叫回来!叫回来!不叫回来我打断她的腿!还有尚尚爸爸!也给我一起叫回来!”睡了她女儿就不能不任!否则以后夏渺渺那个蠢货怎么嫁的出去!

夏宇额头青筋直跳:“妈!尚尚病着你别发疯了行不行!”

“我发疯!我发疯!?你们才疯了!你姐嫁给了姓高的有什么好!”她连高医生也不叫了,直呼姓高的,他们高家不仁不义,她何必对他们客气:“把夏渺渺给我叫回来!你们叫不叫!不叫我就碰死在这里——”

夏妈妈说完用头开始往墙上撞,使劲的撞、狠命撞,与以前做做样子吓唬人不一样,她这次铁了心要闹!高雅美的话简直要气死她,装什么高贵,装什么商量,装什么一切为渺渺考虑,她算什么东西,装着一副善人脸看不起她女儿,她女儿疯了才嫁给高家王八蛋被她们一群道貌岸然的混蛋磋磨!

高雅美如果知道她的话让夏妈妈恨上,肯定要气出一口血,大骂一声粗人就是粗人,她说的如此含蓄,如此给面子,怕别人做不好亲自去说,用词十分优雅、将就,语气颇为顾及小小姐的面子,想不到还是被解读的比开口骂还难听。

……

何木安穿着休闲体恤,体恤上是女儿用小手拍的巴掌印,红的蓝的乱糟糟一片,还有稚嫩的线条汇成的大海,如果不是穿的人气质不凡,估计穿不出这件衣服的时尚感,如今穿着如此时尚衣服的他坐在病房的会客室里吃香蕉。他女儿吃剩了塞到他嘴里。

夏渺渺认知障碍,两个小时不忍看他如今的样子,直到手机响了去一旁接电话。

何木安把电视入迷的女儿往怀里抱抱,顺便看渺渺一眼。

“……没有办法吗……那你看好妈,我马上回去……”但夏渺渺还是没有挂,只是看了何木安一眼,往窗户的位置走了两步压低声音:“不行,何先生很忙……我叫他回去算怎么回事……你先安抚着妈,我马上回去……等我回去后再说,先挂了。”

“需要帮忙吗?”何木安声音里似乎卡了香蕉没有平时那么清冷。

夏渺渺着急的穿外套:“不用,对了一会湛云下班,如果您忙可以给他说一声,他今天不用加班,可以帮忙照顾尚尚,我家里有点事所以……”

何木安示意她可以走了。

过了很久,何木安突然问尚尚:“你觉得爸爸今天怎么样?”

尚尚忙着看电视,随便应付一句:“就那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