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讲条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既然敢自己回来!”夏妈妈气的浑身发抖,极力往女儿身后看,确定没看到她要见的人,脑子收到了极大的冲击:“那个男人呢!他怎么没有来!当年敢做现在没有本事认了是不是!还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你——”

“妈!”夏渺渺直接打断她:“你说什么呢!我跟他早就分手了!这件事我们不是说了很多次,以后都不再提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你怎么又拿出来说!”

“你还问我为什么!”夏妈妈觉得心跳加速直接可以死了,省的看着这帮不争气的东西闷死:“尚尚呢!我的尚尚呢!你是不是把尚尚给他了!我当时只是认了他不要你的事实,可不是把外孙女给她!他凭什么带走尚尚!他算什么!你是不是傻了!我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一个蠢货,自己没本事被人骗了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我的外孙女送出去,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我活着干什么看着你们一个个气死我吗!我——”

“妈!我姐也很伤心!你别总是提了!”

“伤心?!我一点都看不出她伤心!”从小就没有脑子,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如今吃了亏也不长记性!她是不是觉得她特别伟大!特别了不起!特别会审时度势!全人类都该给她发一个感动人类大奖!这令人恶心的!

这样人早已经没有出路了!没有出路!不是你对别人好就能获得回报,不是恶人就有恶人磨的时代!这个世界早已经不公平!傻孩子们!

她的腿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夏家如今的境况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再看看作过恶的俞家,早已经搬出这条快没人住的街区,锦衣玉食、心态舒畅,就连俞老大那样的人都比她儿子过的自由。

可她们家呢!她的腿呢!她的好日子呢!什么换不回来了。赔点钱有什么用!能补偿她这么多年躺在床上所失去的吗!能补偿她没有尽过的母亲责任!不能都不能!

这人,就该成为作恶的一方!管别人是不是没有孩子:“给我把尚尚要回来!我不允许他靠近尚尚!”抢她外孙女不要脸!

“妈!你别说了!”

“你让开!让你姐现在就给我把尚尚带回来,你们没功夫我伺候,我伺候她!”

“妈!你别说了!你以为小鱼怎么回来了!姐也不想——”

夏渺渺头疼,不想跟她吵,确定妈妈没事就好,也没指望跟她讲出什么道理:“你先休息,等明天我们再谈。”不管夏妈妈怎么喊,夏渺渺直接回到卧室,脱了外套,意外的看着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的小鱼,一瞬间情绪排山倒海。

夏小鱼突然胆怯的冲她一笑,讨好的柔软的不想被抛弃的谨慎开口:“姐姐……”我乖我听话,不要不要我,眼泪顷刻间填满小鱼大大的眼睛。

夏渺渺瞬间什么情绪都没了,走过去拍拍她的头:“时候不早了,睡吧……”

……

翌日,夏妈妈好像突然想通了,一大早自己给自己梳了发髻,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翻领细条纹短袖衬衫,洗了脸,用了一点点小女儿放在她这里的唇膏,整个人显得精神又安详,如果不看她的腿,她就像所有人家的正常妈妈一样,慈爱温柔。

夏妈妈也真的温柔,她没有再闹,夏爸爸不知道一晚上没怎么睡的老伴想了什么,只是在大女儿进来喊他们吃饭时,夏妈妈第一次牵了大女儿的手,让她坐在床边,看着她,没有吵没有嚷。

夏爸爸惊讶不已,又欣慰非常。

夏渺渺没有觉得惊讶,回握着这双拒绝了她的多年的手,常年折纸的划痕依旧平复着她这么多年没受到妈妈关注的心。

“孩子呀……”

夏渺渺的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

“婚姻和爱情不一样,你谈过恋爱,觉得自己受过伤看的能更淡一些,承受的住所有委屈,我知道,。但孩子,不一样的,你不是结过婚又离的,单凭想象你看不到里面的生活。”夏妈妈把她的手更拉近一些,她大女儿的手掌就像她想过的一样,温暖、柔韧:“高家父母赞成你们在一起吗?”

夏渺渺声音很低:“赞成……”

“最近有没有约你和尚尚吃过饭?”

“……”

夏妈妈叹口气:“渺渺,他们不是不喜欢你,你很好,我相信就算你带着尚尚高家也想试试,高医生更是爱你,但我听说何安的事了,高家是不喜欢他吧。”

“妈……”

“你爸爸跟我说了你妹妹的事,还有二宇的工作。”夏妈妈讽刺的一笑:“真没看出来,你年轻的时候还钓过这样一颗大树。”

“妈——”

“不爱听了,不爱听了也是这么一回事,别总想着安于平静,你安于平静的下场就是这样,无形中被比你更强的人压制,他的价值也就是你的价值,婚姻的价值就是靠另一方增值的。他有权有势怎么了?为什么舍近求远选高湛云?怕男人太优秀被别人抢了?怕他将来不要你?怕以后过不下去?”

“傻孩子,他的价值就是你的价值,你不能因为怕买了毒药就不赚钱是不是,你想想,你如果跟隔壁楼的陶家小子结婚,你是不是就值一辆电动车;你嫁给高医生挺多值一家医院;嫁给何安至少值一个城市,这样被束缚的风险也会降低,你为什么觉得你就值一家医院,而扔了城市。因为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你怎么看不到医院里细菌疾病、生老病死。”

“妈,那不一样,我跟湛云是有感情的。”

“尚尚是你一夜情生下来的。”

夏渺渺发现她妈战斗力一直没减过:“我说的是现在,我和湛云认识六年了,我和他有感情,跟何安已经过去了。”

她听那个老太婆可不是过去了的意思:“就算过去了你不会再追回来,高湛云那里你不用想了,人家祖祖辈辈不同意,你们最好的结果是私奔,等你们私奔走了,她们全家有事没事就过来跟你爸聊聊拐带他家儿子的事实,尚尚估计你也见不着了!你要是做好了抛弃一切走的准备,赶紧走,二宇也能养活家,不差你一个,走的远远的,十几年不见你,我也不少什么,你又不是没走过,寄钱回来就行了,我们会过的好好的不让你担心”

“妈——”夏渺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哭,就趴在妈妈腿上,认眼泪流下。

夏妈妈也没管她,孩子们嘛,总要碰几次壁才知道该要什么能要什么,而不是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高家爹妈真的不喜欢你,人家就是同意,也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向儿子妥协,跟你好不好没一分钱关系,你说说你带着尚尚,非嫁进本来就不喜欢、现在更不喜欢你的人家干什么!”

“尚尚爸再帮衬你压榨着高家不准欺负你,你就开心了!仗着另一个男人的权势在自己丈夫家混得好很威风是不是!”

“我看,你还不如在尚尚他爹身上下下功夫,怎么他还没有结婚,说不定就成了呢。”

……

夏渺渺走的时候,夏妈妈又开始歇斯底里大吼:“你不听我的!行!你好样的!你本事!你都对!给我给何安打电话!二宇!立即给我给何安打电话!”

“我闹什么了,他带走我为孙女我不能说话了!不打我就碰死在这!”

……

夏渺渺再回到医院的时候衣服都没换,带着深深的黑眼圈,像跟七八个大汉打了一架,哪哪都累。

高湛云见状,把拼图放下,过去把她引到沙发上给她揉揉肩:“怎么了?”

夏渺渺靠在沙发上,何木安不在真好,不用绷着应付外人:“何木安呢?上班去了。”她妈怎么会想到让她追何木安,简直——

“他没说,半个小时前走的。”

夏渺渺眯着眼,看着医院的天花板,看着余光中影影绰绰的湛云,感受着突然冲过来的软绵绵的却很有力道的女儿,却觉得那么不真实,眼前的一切怎么都晃晃悠悠的找不到落脚点。

“阿姨说什了吗?”高湛云按着她头上的穴位,谨慎的开口。

夏渺渺仰头看向他,眼中泪水蒙蒙。

高湛云愣了一下,低头吻住她的眉心,放开,把她和尚尚一起抱在怀里。

两人安静的彼此靠着,都没有说话。

另一边,何木安带着秘书第三次站在夏家的房间内,目光冷淡,没有任何情绪。

“一套别墅给的起吧,配三个佣人不算多,维护花销你总要出,我女儿没名没份的给了你三四年,还给你生了位听话的女儿,一份吃穿不愁的产业要的起吧,听说你其她的女人分的更多的都是流动资产,没道理我女儿没有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