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爸爸和爸爸/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这几天工作医院两边跑总结出一个结论:何木安是一个好爸爸!

能不是吗,从早到晚陪着女儿,都不工作的。尚尚要什么给什么,尚尚想什么满足什么,医院快成游乐中心了。夏尚尚那骄傲得意的小尾巴按都按不下去。饭菜不合胃口了,眼睛一瞪,双手抱胸,斜着眼睛嘟着嘴瞥何木安!

夏渺渺也不纠正,当着人家爹的面欺负女儿就相当于当着老人的面打孩子,犯不着,直接去找了主治医生。

医生听尚尚妈来问出院的事,顿时感激涕零,医院的孩子都快被那个霸占玩具、草地、医生的孩子折磨坏了,不就是碰到点手臂,打完石膏早该回家养着了,不过人家的爹是院长亲自接待,亲自请到病房的,谁敢说三道四。他以为这一家子要住够一百天才走人,幸好还有位明事理的。

夏渺渺收到可以回家静养的消息后,回去跟何木安商量了商量。

说是商量其实就是夏渺渺一个人说,她摸准何木安鱼木嘴的性子,直接一个人起承转折、自问自答演完,出院。

何木安一口老血憋着琢磨着哪得罪她了。明明没有对别墅的事发表意见,怎么就突然要出院。

住院有什么不好,一家三口,早出晚归!

“哦!终于可以回家了!”夏尚尚傲娇的蹦来跳去,她这几天看她亲爹看的好烦哦,天天出现,时时跟着,烦死了,肯定是想代替她妈妈在她心里的地位,居心叵测,太能骗人,她要跟妈妈走。

哼!

何木安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浑然不觉女儿的小心思,就是觉得渺渺手太黑,说走就走,一点情面没有。

夏渺渺觉得再不走她就要去教官所接女儿了!

夏渺渺三下五除二收拾好衣服,上车,然后非常和善的婉拒了何木安想把尚尚送到卧室的决心,和高湛云把她弄回去。

等送走何家的一众跟班,高湛云把女儿抱进想玄关,随手关上门,刚要上楼安置女儿。

夏渺渺立即变脸:“把她放下来。”

高湛云见状,瞬间想到这些天他去看尚尚的时候,尚尚把何木安指挥的团团转的样子,那是一种在外人看来孩子很无理取闹、趾高气扬,在家长眼里是小天使的顽皮状态:“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放下!”她最近工作忙,什么事都要上手试一遍,今天是抽时间训孩子!

“还是……”

夏渺渺看着他。

高湛云闭嘴,放下尚尚,不等她小巧的手碰到衣角快步离开。

高湛云听着外面的声音,靠在厨房的琉璃台上,脑海里浮现出他前几日见到的一幕,尚尚急着玩玩具一挥手把何木安倒给她的橘子汁洒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我怎么喝嘛!”

“我重新给你倒。”

尚尚冷哼一声,非常不情愿:“你怎么就不拿好,重新倒慢死了!你快点啊!我都喝死了!”

何木安听着加快了手里本平稳动作,看到出非常惭愧自己失手,脸上一点看不出对尚尚此举不妥的不满,反而觉得自己不够快让女儿喝不到就是不对。

那一次他没有进去,转身走了,他是儿科医生,见的多是孩子生病时家长各种无理由的袒护、纵容,有时候你觉得这个孩子讨厌的牙疼,在人家家长看来都是各种活泼可爱,割肉卖血给孩子买个玩具是与有荣焉,若是有人说‘你不可以这样养孩子’他们会指责你多管闲事。

高湛云不觉得父母做的过分,但他会看,尚尚把果汁挥开的那一刻,看到汁液撒了满地,眼里不见愧疚反而瞬间不悦这已经不是调皮了,这是不正视何木安的付出,但何木安不觉得,

呵呵,高湛云苦笑。无法否认他那一刻是医生,何木安是爸爸,看到的本质完全不同。

虽然渺渺也觉得尚尚不对,但还是不同,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训斥,不管尚尚手腕上有没有绷带,不管尚尚是不是还没有吃晚饭,想起来直接拎门口训。

高湛云叹口气,靠在门框上,默默的抽烟。

“……那是跟你爸说话的态度吗!他是你爸爸不是你的佣人!”

“……”

“别成天听你姥姥的,你要是真听你姥姥的别让你爸带你出去玩,别玩你爸的轮船飞机,你不是有骨气吗,跟我在家吃糠咽菜。”

呜呜:“……”

“你看看你这些天的脾气,是不是全世界都要跪在你脚下叫你女王。”

尚尚红着眼睛,痴痴地看着厨房的方向:爸爸,妈妈欺负我……

“看什么看!给我站好!隔壁阿姨给你块饼干吃你是不是觉得她没有给你烤鸡就是她可恶!”

“……哇!爸爸……”爸爸救命!

“别以为别人欠你什么!你亲爸哪点对不住你,任你吃任你住还让你挖苦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亲爸上班很累,还要陪你住院多辛苦!”

救命,救命!爸爸救命!

“再说你有什么值得你亲爹骗的,你是乖巧听话了还是美丽无双了,你亲爸把你骗回去做什么?对他有什么好处?还嫌你吃的多呢。他对你好,是因为他爱你,我就是这样教你挥霍别人的爱的。你想过没有你这么难无理取闹他不喜欢你了怎么办!谁也不喜欢不听话的小孩子!”

爸爸,爸爸怎么还不救她。

“你听到没有!哭什么哭!”你看看!看看!跟何木安才几天这都什么性子了!觉得自己有底气跟她杠上了是不是!“看着我!夏尚尚!你看着我!”

夏尚尚哇的一声哭了,妈妈好凶呀,爸爸也不管她,她好可怜,她不要在这里了,尚尚掏出口袋里的小方块,按下通话键。

何木安等比例投影瞬间出现在尚尚身边,何木安正坐在车里,茫然的看着怒目而视的渺渺哭的凄惨的女儿: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人还没到家。

尚尚瞬间哭的更加大声、更加委屈:“亲爸,妈妈凶,我不要在这里了,亲爸爸……”

“别哭,爸爸在……”说着急忙看向夏渺渺。

夏渺渺冷着脸看着突然出现几乎交叠在她身上,一转头就看到某人虚拟发顶的事实。看看!还没有说两句就喊爹!“这时候想起你亲爸了!有好事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