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满头灰/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装作无意的退了一步,离开仿若坐在他腿上的虚影:“还哭!”

何木安心里一颤,你嚷谁!但看着怒火中的渺渺,再看看女儿,冷硬的脸上没有任何外放的不满。

“——我不要妈妈,妈妈坏,哇——哇哇!亲爸,亲爸——”亲爸爸从来不训她,早完了她爸给她请的礼仪老师了。

何木安听到女儿喊自己,整个人顿时恍恍惚惚的,平时女儿都是喊妈的,顷刻间恶向胆边生:“渺渺,她还是孩……”

“孩子就没有是非观了!”夏渺渺瞪着他,瞪着他。

“……”

尚尚一看亲爸蔫了,顿时大吼:“亲爸来接我!来接我——”

“你再喊!”

尚尚顷刻间抿嘴,委屈的天崩地裂。

何木安见状再次硬着头皮开口:“你看……”

看什么看!

何木安忍不起还不会换个策略吗:“尚尚不哭,爸爸接……接……你……”

夏渺渺收回放在他身上的视线,继续瞪女儿:“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再那样理所当然的讨人厌你亲爸还会不会来接你!”说完转身上楼,懒得跟当爹还没有过瘾的人谈教育。

何木安见状,顿时憋闷,他做错什么了!他就不理解了,孩子病着,非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

……

“我跟她一般见识!她是手腕伤了不是脑子有病!”

高湛云碰了一鼻子灰,老实的吃着渺渺捣鼓出的一大碗馄饨面往肚子里塞。

夏渺渺慢慢的吃着,一碗饭快见底的时候突然抬头:“我想搬回宿舍住一段时间。”

高湛云的筷子顿了一下,又继续吃起来:“嗯,什么时候搬”

夏渺渺闻言没有马上接话,低下头慢慢的吃面,一根根的,本以为会很慢,没想到一会的功夫就没有了,再次抬起头,笑容苦涩:“不挽留一下!”

高湛云没敢与她对视,声音带着无奈的苦涩,还有不知道该指责谁的事实和自己清醒的抉择:“我昨天回去了一趟,是我姑婆去找了夏阿姨。”

他非常不能理解他那个家族的人,他几次三番拒绝,他们还能把他当私有物看待,简直不知所谓。这也是让他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竟然有人如此看不清他们的斤两,认为所有人以姓高为荣。

如今虽然他不把自己当高家人,他那些大伯大婶可不那么认为,非得把高家弄到完美不可。他母亲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给他拉来了娘家的支持,可以不顾及流言蜚语对上所有势力。不是不可以一战,只是没有必要倾尽权利对抗,若他是一家之主也不会为了小辈的婚姻做出不合适的抉择。

所以高湛云神色平平,也没兴趣考验外家的凝聚力吗?外祖家又不是只有他外婆外公,他还有舅妈,还有表哥表妹,还有很多没受过他母亲恩惠的人,万一真需要抗衡的时候,一次两次可能不在意,次数多了呢。何必非把他母亲最后一点底牌消耗殆尽。

夏渺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高湛云无奈的叹口气,没有任何何木安直接或者间接出手的证据,他只是没有控制他的影响力,而高家的完美不允许沾染上另一个家族的女人,就是如此简单。

但知道归知道,真的不甘心呀,高湛云苦笑道:“真想拉你去结婚。”

“……”

“看我做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何木安可能还喜欢你?”他还是说了,给她一点提示,将来主动权也许会多一点。

夏渺渺看着他,伤心吗?伤心,但看着他哭不出来,只想安静的看着,哪怕眼里有泪也不能掉出来,可能年龄到了一定程度,便觉得哭是私密的事,要一个人做:“别乱说。”

高湛云闻言,心中豁然。但跟他走下去,渺渺不会幸福,何木安不会放弃尚尚,渺渺也不会放手,到时候何木安抓着这点软肋,肯定拿女儿搞事,最后难做的只是渺渺。

他不是没想过如果他和渺渺有了孩子、有婚姻,何木安可能会因为自尊放手,但如果不放手呢,能容忍当一把后爹,渺渺站在两个孩子中间怎么办,到时候恐怕还是站在两个男人中间,幸福感从何而来。

算了,高湛云叹口气,都是成年人了,又都经历过感情的失败,一时和一世都能很平和的选择,多么可悲的时间堆积,再大的痛苦也能轻描淡写的面对,甚至一次比一次处理的更好,这种成长,真他妈憋气:“跟你说笑的,没事离他远点,听说楼家有意再试探他的态度。”做不到想象中豁达。

“楼家?”关她什么事,她只是觉得以后他家她家的还有尚尚爸没事跟她妈联络感情对两人以后婚姻影响不好,竟然都看到不好,必须非碰的满头灰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