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姐说/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湛云再包容她,她也不能让这件事这么下去。至于何安和她的以后,除了尚尚,应该没有什么联系。至于何安未来的夫人是谁她并不在意,若是尚尚能与他太太相处融洽自然好,不能,也无所谓,她就带尚尚一起过。

高湛云看着她,很想过去拍拍她的肩,他的渺渺,执拗、没有大优点、不看失去的、只要可以握在手里的,何木安对她的爱,是可有可无的,如果喜欢,最后也无非是接受,何木安能把她怎么样,她依旧可以过的顺心顺意;何木安如果不喜欢她,有能怎么样,她还是她,自己过自己的,有过一无所有的经历,谈过两端感情,未来的生活中,感情有也好没有也好都不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跟他分手后,她没有任何让人牵挂的,她是她,只能比跟自己在一起时有跟多选择,握有更多砝码的她。

高湛云苦涩又欣慰的笑,苦涩自己成为了过去世也只能成为曾经,像何木安一样沉淀下来尽量不被想起,笑两人以后都会很好的生存,再见还是朋友。

高湛云看着她,不自觉的想收回让她走的话,拼上一切试一试,为什么不试试,结婚、生子以渺渺的心性他完全可以一搏。

但这是走不通的,他答应过尚尚,想到尚尚的话,想到给尚尚的承诺,想到以后可能的她带两个不同爹的孩子无奈,高湛云对她笑笑,心挖了一块也能活着,岁月累积的肉身,能承载越来越多的悲苦,且能掩藏所有的情绪,故作轻松诙谐的提醒:“小心楼小姐怪你生了皇长女?”如果你不答应何木安是极有可能的。

夏渺渺觉得湛云也有靠谱的时候:“她可以生皇长子!”

“是,是,皇长子……”

两人相视一笑,为这样荒谬的用词,为别人扛起的家族责任。

高湛云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想着,若是他当初不是离开高家选择自我,如果他从高一开始就站在高家的舞台上,成为如今高家新一代的领军者,是不是能与何木安势均力敌的抗衡。

但转瞬这个想法就消散下去,他志不在此,他是高家小儿子的儿子,人生没有条框可以自由选择,他选择了如今的生活,然后为选择买单,无可厚非。

据说何木安幼时也是付出代价的,两家独自,跑都跑不出来的至酷,唯一一次放风是他扬名立万后自我奖励的休假。

如果渺渺不嫁给他,他又不娶,且以后只有尚尚一位女儿的话,高湛云几乎能想象夏令以后的日子,水深火热,成长起来后也可呼风唤雨、肆意妄为,能把喜欢的紧紧地握在手里,这样一看也不错,任何获得都有背后等价的付出。

烟雾随着他不断冒出的各种想法,越聚越浓,浓的如化不开的黄沙,麻木虽有所见产生的悲哀。

哗哗的水声连绵不断,夏渺渺扶着水台任眼泪不停的掉,她已经刻入精神深处的爱情,却已经做不到年少无垢时歇斯底里的相爱或挽留。

……

翌日,两人吃了早饭,高湛云亲自送夏渺渺去员工宿舍,三室一厅,拎包入住。

“有事给我打电话,赶紧打,我申请了国际援助团,不打就没机会了。”

夏渺渺没有任何惊讶,他们畅谈过无数次理想,曾经他也差点离开,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断了和外面的联系,经常通过视频商讨病例到深夜:“好,打到你不耐烦的关机为止……”

高湛云闻言忍不住伸手抱住她,靠在她耳边:“有事给我打电话,私人号码永远开机,还有……”高湛云停了一会:“我走之前,别告诉任何人我们分手了……”

夏渺渺又不是笨蛋:“你真觉得他爱我……你是不是想多了……”

“别提他。”抱一会……

……

王静琪还是拿下了osisi在内地的合作计划,意气风发,再次自我肯定。

不管男女那点事对她的进度和原来计划有什么影响,年近四十的她处理起来已经不是小年轻先谈感情,用感情衡量工作的人,出点丑算什么,又不是颜面至上的年纪。

身段放下来,态度好一点,花了近两倍的时间,各种让利后,她依旧拿下了与实力雄厚的天成珠宝的合作计划书,没有选择跟其他薄弱的小公司合做,这是她的目标,是她审时度势后各种计划书最后选择的公司数据,不以它是不是对方的‘亲戚’而退缩,利益面前也没有什么是不能攻克的,哪怕她是禾木集团夫人也一样,夫人毕竟不是执行总裁不是吗!

如今的王静琪依旧是归国而来的成功人士,是一本教科书,是名门贵妇的珠宝顾问,是身价百倍的专业人士,甚至因为她与何家小小姐有过交集,为她的个人魅力又添了浓重的一笔。

温和与微笑并存,谦虚与能力同行,依旧彰显着属于她这个年龄阶段成功女人的智慧和睿智。

夏渺渺跟她没有恩怨,人家好不好,不嫉妒也不关注,别说她和湛云如今默认的关系,就是有,还不准许人家前女友在工作能力上把她盖下去吗!

她如今不是从基层做起,而是每个岗位都接触一下,不能到时候只知道吃饭,不知道怎么种出来的,各个阶段不用多么精通,了解便可。

因为新的岗位新的挑战,夏渺渺非常忙,忙的充实有激情。

“姐,我这个月发了一百多万,你管不管!”夏宇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财务总监看他的目光放着光,上面要给他调工作,他现在什么能力,当什么总经理!

夏渺渺把成稿交给助理送去制片办公室,边往录制棚走边说话:“给你就拿着,你还嫌钱扎手,至于调动工作,你想调就调,不想调就不调他们还敢强迫你!”

“姐,我怎么能——”

“怎么不能,与要你调工作的人说:老子不调,你要非给老子调,老子就把你调了。以后你的工作位置不准任何人插手,你想去哪个位置就去哪个位置,咱的目标是华航执行总裁不是什么狗屁总经理,要把目光放远一点,特权用的足一点,难道你不调别人就不议论你尚尚舅舅的身份了,别人就不觉得你使用特权了,既然结果都一样,为什么不用的彻底一点,别忘了将来尚尚也许还要靠你,你现在这样窝着怎么行。”这就相当于拥立时代,身为舅舅,还是要握有实权为外甥女将来争一争的,看她,现在的目标是敏行执行总裁,目光远大。

夏宇骤然觉得大姐说的也有道理,夏宇察觉后立即把这个想法挥开,长久的思想认知让他不喜欢接受不义之财更不相信天生会掉馅饼,万一将来……“姐……”

“好了,真没什么事,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钱拿着,我还拿了七千万呢,你那点才哪到哪。”

“什么!姐你——你——你——”夏宇你了半天没你出个什么所以然,完全被那笔钱的数目震的头昏眼花。他姐真是……真是……

“夏组长你要的资料送来了,夏组长……听说你明天要去视察,我……我问问能不能帮你开车……”

夏宇看他一会,最后点点头。

来人瞬间笑了,千恩万谢的离开。

夏宇叹口气,一口茶没有喝完,从折射的玻璃中骤然看到一缕婀娜美丽的身影,顿时转过头:“傅姐?!”

傅庆儿笑了,含苞瞬开,美丽不可方物,身姿袅袅婷婷的走来:“想请你帮个忙,不知合不合适。”

“我?”夏宇立即调整好情绪:“姐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