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悄然改变/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挑拨离间:“起。”枝干伸展,座椅升起,夏姥姥仿佛重新站了起来,手轻而易举的端起汤锅,灵动的四个滑轮带动主人的身体转身,向餐桌走去。

这顿饭是夏姥姥一个人在小五的帮助下独立完成的,当初何木安除了送了一套别墅几位管家,还附送了一张轮椅,采用现今医学最高科技,轮椅体型非常娇小,恰好把病人安放上去,轮椅每个关节可根据主人要求伸展闭合,能自助上下楼梯,有最全的全球定位系统,主人想去哪里只要给个指示就可。

夏姥姥平日没事了就去公园晒晒太阳,去超市买些东西,去菜市场走走逛逛,夏姥爷去了一家山地车项目公司做技术指导,先不说技术水平如何,总之天天跟有未来的人们打交道,整个人也明朗起来,骤然发现这门手艺根本没再淘汰的边缘,而是更加精益求精。

夏尚尚嘟着嘴,撒着娇:“姥姥——我都喝了一碗了,吃不下了吗——”

夏姥姥笑眯眯的,满脸慈爱:“再吃一碗,瞧你受的。”

“明明都胖成小猪了吗。”

“小猪很可爱的。”

“姥姥骗人,亲爸家的小猪丑死了,黑黑的大尖呀,一下子就把湖边的木兰撞坏了,可吓人了——”

夏姥姥顿时惊呼:“哎呦,吓到我们宝们了没有,以后可不能一个人在你爸家乱走,你爸也是,都养的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关起来,万一伤了你怎么办,回头我说说他,让他把猪关起来。”

“没事,没事,我当时在船上,我亲爸说山后就是它们的家,我不去后山的。”

夏姥姥还是不放心,小孩子怎么看得到危险,说不定哪天好奇就乱爬了,不停的嘱咐着外孙女这样那样的嘴边话。

夏宇听着下意识的看了眼大姐,又默默的吃饭。

夏小鱼安安静静的吃米粒,身体状况已经好了很多,她想等吃完饭和姐姐商量她想出去找工作的事。

夏渺渺帮女儿夹些青菜。顺便当没看见她突然黝黑的脸。

夏姥姥已经开始叮嘱:“多吃青菜长的快,来,姥姥喂我们小宝贝吃。”

夏渺渺感觉到夏宇又在看她,依旧安静的吃着饭,她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妈妈情绪平和多了,刚回来的时候夏妈妈正在露天的阳台浇花,听到她们回来便从阳台看过来,脸上还带着没有收敛的柔和笑意。

上桌后老人家尤其热情,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给孩子们做桌团圆饭,虽然水平跟她曾经吃过的次了一些,但相信找找手感,以后她会迟到小时候妈妈的味道,甚至能听到她年轻时活力十足亲爱孩子的柔和坚韧。

这种感觉下,夏渺渺说不出何木安自作主张、多管闲事、胡乱施恩的话,更做不出找上何木安让他后悔一切的骨气,只能庆幸这种拥有的后果,不背负另一个男人的负罪。

你说说,这种情况,她好意思回家跟湛云说跟湛云显摆她妈性格好多了,跟湛云讲她妈的轮椅功不可没。

而且她更知道这套轮椅不值钱,值钱的是小五,新型的基因半智能化录入,拥有十五岁儿童的智力水平,具有很高的记忆储存功能,自我处理信息能力,是未来十年科技的发展中心,目前并没有大规模运用于现代医疗事业。

夏渺渺只在工作中听说过这项技术,目前来说有价无市,她妈已经用的很溜了:“上次的饭吃的怎么样?”

“啊?好。”除了尚尚在说话,没有一点声音。

“什么饭,对了,什么时候给尚尚转学,我看了几所学校,都不错,我也不懂那些你们看着给她注意吧,孩子喜欢哪家就去哪家,不用问我的意见。”

夏渺渺瞬间看过去:“什么转学?”

夏妈妈神色依旧温和,面带疑惑:“何安没对你说嘛,他打算给尚尚转学,拿不定主意转哪家,问问我喜欢哪所,我都多少年没有出过门了,哪知道哪家好哪家不好,你们年轻人看着拿主意就行。”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利落的承认自己某一方面不行。

但,夏渺渺现在想的不是这个:“没跟我提呀?”

“是吗,可能是工作太忙,回头你给何安打个电话问问。”

“妈,全名何木安,木,Ok!”

“叫什么不是叫一个名字而已。”

夏渺渺没时间追究一个字的增减,而是女儿换学校这件事她真不知道,而且她没有漏接过电话,那就是何木安没打算跟她商量。

夏渺渺一时间有点接受无能,女儿换幼儿园怎么说也是大事,跟她说一声她也不是一定不接受呀,她还是知道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以前觉得没什么,是因为女儿接触的范围就这么大,早学到晚学到没什么差别。

可如果姓了何,到底是不一样的,何家对孩子又期待,有每个阶段的规划,就不能像她一样散养了,何家想给她换幼儿园也在她想过的范围,结果……

夏渺渺叹口气,没有抱怨的意思,他为她家做到事情挺多的,这次没有找她商量估计是还没有顾上,或者是有什么其他事情耽搁了,或者是想直接定下来了跟自己说一声,就算不跟自己说,也是因为她接触不到,不了解,他自己能处理好,所以夏渺渺也无所谓。

不过,没聊到他会按这件事跟她妈说,难道他觉得她妈不错?而不是逗老人家开心?想想后者,夏渺渺怎么想怎么觉得何木安做来有点违和。

夏尚尚吃饱喝足,笑眯眯的从椅子上滑下来,又和小姨在客厅吃了水果看了一集动画片,笑眯眯的跳到看报纸的妈妈面前,眯着双眼:“妈妈,我今晚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夏渺渺翻到娱乐版:“你爸爸要出差,最近没有时间。”

夏尚尚闻言歪着头思考的想了想:“那……可以跟亲爸和妈妈睡吗?”

夏妈妈呵呵一笑,从报纸缝里看她一眼:“你想的挺美呀。”

一旁的夏姥姥瞥女儿一眼:“至少没有想着把你换了。”

夏宇从楼上下来,系着手上的衬衫扣子:“我去接下爸爸。”

夏妈妈闻言顿时嘀咕道:“又在外面喝酒,跟你爸说再出去喝就别回来了。”

“妈,同事聚餐免不了的,不去不团结。”

“他是想团结吗,他是想喝酒了,年轻时就这样,老了也没见改。”

夏宇纳闷,他爸爸年轻时喜欢喝酒吗,从他有印象起,他爸爸就艰难的推着三轮车奔波在养他们的路上从来没有在烟酒上花过一分钱。

夏渺渺没什么表情,隐隐约约的记忆力还有妈妈这样抱怨爸爸的声音不,爸爸每次回来都偷偷的给她塞糖果,笑着敷衍妈妈说下次不去了。

夏渺渺把车钥匙扔给夏宇:“路上慢点。”

……

敏行视觉传媒部的会议室里正在研讨未来半年的运作方案,夏渺渺坐在角落的位置,目前只是旁听。

“我觉得邀请拂总的噱头很好,拂总是最年轻的女企业家,又是经营的酒吧,在年轻人中有很高的知名度,本身又是传奇人物。小时候家境一般,容易让人有代入感,后来靠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大学学业,建立自己的事业,人物形象非常正面、励志,完全可以打响‘优雅’第一期的收视率。”

策划总监不这样认为:“那是在普通人眼里,我相信副总你不会不知道她的发家史,万一有人扒她,对她、对我们都不好,很可能因此得罪她,而且我觉得她为人低调,不会愿意把自己暴露在人前,接受采访的可能性不大。”

“要不要试试易夫人,王氏珠宝的掌上明珠,她的形象也很好,知名度也不低,而且人都有窥视心里,不乏有人想探听这位千金小姐的成长之路。”

“但她不在省内,而且听说计划在要宝宝,易先生也不好得罪,万一反响不好,肯定全算咱们头上,得不偿失,而且……”她不争名利,婚后一直站在男人身后,可能更不喜欢被人拿来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