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离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主持人顺着下面的话下意识的要接过来,问:您多大了?好在临场经验丰富立即收住,赞美了几乎拂衣对第一次金的看法,否则她想让拂衣出丑的意愿就变成让自己出丑了。

漂亮的女主持人瞬间对拂衣就饮恨三分,她一直讨厌这个女人,明明两人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现在都有自己的事业,可每次回老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她身上,无论她成就多高,前面都有一个拂衣姐压着,她算什么!靠那种机会有今天的女人,还有脸出来显。

拂衣真不是出来显,若不敏姨柔的能掐出水的目光,她真不来,看吧,果然有这个问题。

女主持人也不是不长脑子的,用专业的眼光不停地赞美对方,一副完全照本念,不知道这个话题不能说的样子。

拂衣也大方,当不知道,与主持人含笑的讲述了自己以后的求学与创业之路,期间没有宣传她的不容易,只是间接的提醒广大女性同胞,第一桶金以何种方式获得不可耻,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善待你的第一桶金。

录影结束的时候,制片人带头鼓掌,所有人与犹未尽的感谢如此配合主题宣传的女嘉宾,她在用自己的经历教大家珍惜自我,抓住机会。不管这一期播出后反响如何,拂衣这一刻都得到了全剧组人的认同。

夏渺渺也站在人群中,随着众人动容的鼓掌,不管如何,人家肯配合就值得尊重,相反他们这一方的主持人不按套路问下去显得掉价,故意挖了坑给人家拂总跳,还好人家有涵养没有翻脸。

不过,结束后,一个大大现成八卦瞬间浮现。

“拂总的第一桶金很见不得光吗,我看制片刚才把咱们当家花旦带走了?”

“不知道。”

“谁知道呀,赶紧站出来解解惑,要好奇死了。”

夏渺渺也像众人一样边收拾录影棚边津津有味的等八卦,第一桶金呀?捡来的?不义之财。

七期优雅结束,夏渺渺将独立接任敏行开播五年的一个小节目,那个节目收视一般,担当制片,等上手后再往其他更有价值的节目组调,或者自己独挑一档新节目。

这是敏总给她的规划,但夏渺渺不觉得自己适合这样,她计划接范师父的般,与范师父打造全明星视频服饰顾问,她虽然有六年汉语言文化从业功底,但她同样有六年随师的服装搭配经验,她综合考虑后不打算扔下自己的老本行,所以接触传媒,然后进军更高的一级服装时尚杂志行业,开创独属于自己的高级口碑。

尤其今天拂衣的穿着出的气质和一身穿着营造的氛围,也更加坚定了她的打算,但这不影响她听八卦,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位一看就不可方物的拂总第一桶金有什么秘密吗?

结果等了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出来解密,反而被上面吼了一嗓子,让她们赶紧收拾下班。

夏渺渺等人赶紧收拾,把储物室的门锁了,摄影棚没什么人,夏渺渺做最后的检查时候,路过办公室前的走廊,见门开着,就想着过去看看怎么回事,便听到里面大声的吵架声,便尴尬了。

“你还有理了!我是在跟你强权的问题吗!你是真不知道咱们组有谁,还是想找事!我告诉你不想干就别干,少威胁人,这次我帮你把这件事压下来,不是让你看不到自己错误的!你记住!不能有下次!组里不差你一个主持人!”

“我怎么就不能问了!我也是为了节目效果!敏总都没有介意被问情人的问题,就她金贵,就她与众不同!还是你们怕得罪了她后面的人!”

“强词夺理!她背后有谁!她是她!”

漂亮的丹凤眼讽刺的一笑:“那这么说你是担心我们组的大牌打砸了。”小司的神情更加讽刺:“担心的真多余,也不看看那是多久以前的事,还怕人听说,别说她不见得知道,就算翻出来那件事的年龄快比小小姐的年龄大了,她要介意也没有立场。人家拂衣‘小姐’跟何先生的时候她才多大,恐怕还不知道爱情怎么写怎么可能吃那种飞醋,何况你见过跟一个出来卖的女人吃醋的吗,完全是你们做贼心虚想多了,你看这期做的多成功。”

“张嘴闭嘴出来卖的!人家就算卖过又怎么了!你想卖有人花那种高价买你吗!自我感觉良好、目无纪律!这是没有造成不好的影响,万一有你还能在这里大放厥词!”

夏渺渺震惊的愕然,是她理解的那样吗,何木安跟拂衣……

哇塞,果然是有钱人的世界,这种色相交易都有这么深远的影响,女方质量如此惊艳。

漂亮的司雷小姐闻言高傲的扬起头,她是当家女主持,怕那个:“哼!你也别吓唬我我不怕!有什么我也背的起!”说完转身往外走,正好撞到站在门边一脸惊愕的夏渺渺。

司雷神色顿时一僵,下一刻脸色苍白,十分紧张,她听到了多少!怎么这么倒霉,明明她看都没有人了才过来理论,早知道……

司雷十分紧张,怕她因为自己多花,把自己换下去,她虽然是敏行的当红女主持,却不是唯一,竞争非常激烈,万一……她岂不是……

夏渺渺一笑:“司小姐要走,我见这边没有关门,所以过来看看,看来不用我帮忙了,那我先生了。”夏渺渺转身。

司雷脸色发青,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就被她听见了!

夏渺渺真没料到还有这一出,可也没有太多感觉,就像司雷说的那件事恐怕很久了甚至不是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她吃不着那个醋。不过也隐隐有些膈应,何木安在她们来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再这样给过其她女人第一桶金?如果给过……

夏渺渺顿时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心里恶心了何木安她们这种关系几分。但又理智的认为何木安选女人的眼光不错,拂衣无论从样貌还是能力来看,都非常优异,就连她看着,都觉得心痒痒。何况年少时给她见个帅哥,她也头昏,如果有那时间她也暗恋暗恋,所以对何木安与拂总曾经在一起的事,觉得理所当然、人之常情。

就是另一种可能不能想,否则就郁闷死了。但也没脸去问:那三年间你还有其他女人吗?

哎,幸亏都过去了,她还真没有自信跟人比。

夏渺渺当听了个小秘密,一听而过。

司雷却很担心,这几天在剧组看到夏渺渺躲的远远的,唯恐真被换下来。

……

拂衣参加‘优雅’节目录制这件事,何木安根本不在意,他怎么在意,恐怕现在提拂衣是谁,他得想想是谁。

就算想起来,说到夏渺渺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遇到拂衣,他也觉得无所谓,夏渺渺每天遇到的人多了,难道就不出门了吗!何况遇到就遇到了,会有什么不同吗!

何木安心情好,只要想到夏渺渺单身他就心情好,她就该单在那里等着他,这才是她该做的。

……

时间眨眼而过,高湛云走了,夏渺渺当天没有去送,只是提前一天带着女儿与他吃了一顿晚饭。

夏尚尚不明白爸爸离开的意义,但想到要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爸爸,整个人都蔫蔫的,一晚上都腻在高湛云身边撒娇,眼圈红红的想不让爸爸走。

高湛云神色动容的看着她,有千般不舍也没有说。疼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能在他离开时如此眷恋自己对他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对不起……”他看着尚尚却是对渺渺说的,没有处理好他家里的事整个过程中让她受了委屈。

夏渺渺没有说话,沉默的吃完饭,那些都是小事,他要走了,这个城市里不会偶遇的再见,占据了她的心神还没有散去的男人,让她心里非常难受,一句保重的话也说不出口。

饭后夏渺渺狼狈的带女儿回家,路上不自觉的不断流泪,明明丝毫不想哭的。

尚尚吓的不断追问妈妈怎么了。

夏渺渺想安慰她,可越安慰自己越狼狈,没办法,只好把她递给可信,让尚尚先去何木安哪里住一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