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婚礼3/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妈妈就烦她这个大妹:“没嫁给你介绍的死了老婆的厂长命好什么。”

韦小花,夏妈妈的大妹妹听了也不恼:“看大姐说的,那厂长有娶咱渺渺的命吗,大姐以后可不能乱说了。”说着爽利的把提着的东西交给佣人,还啧啧称奇:“瞧瞧,连佣人都有,我还是第一次见呢。”说着赶紧把老公往前面推着坐:“你这个嘴笨的来了也不说先叫大姐,大姐你可千万别怪他。”

汤老铁不舒服又不好意思的看眼大姐,他家这个实在是烦。

“妹夫只是木纳,怎么就嘴笨了。”

韦小丽也接了句:“就是,总比你非让渺渺嫁给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强。”

“看你说的,我要知道咱渺渺有更好的会碎那个嘴。”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妹:“小丽也在呀,来干嘛的。”

“能干嘛,看大姐!”韦小丽看不上她这个二姐。

韦小花看的上她呀,但凡过的比她差的她都喜欢,当然了,像大外甥女这样的她更喜欢,可比嫁给什么糟心的厂长有用多了:“渺渺呢?我的好外甥女在哪呢。”

夏妈妈听的头疼,口气略显不耐:“出去了!”

“呦,这是出去买东西了吧,要不说咱渺渺命好呢,你看看外面,那热闹的就跟过年似的,这全城飘红的规模,还不是咱渺渺喜欢什么就拿什么,真真是嫁的好,我听说嫁的是什么集团的总裁,听着就比什么厂长有本事。”

夏妈妈更看不上她了,厂长能跟她女婿比,不过她大妹就这样,喜欢拔尖,虽然看着讨厌,但人家会经营自己的日子,让别人给她铺锦绣前程的时候从来不客气,要不然能让渺渺嫁什么死了老婆的厂长:“别提你的厂长了!”

“是,是,我和老铁一路过来你是没见,外面都热闹翻了,我说是我们家嫁外甥女还没人信,哈哈,你说好玩吧,以后有她们打脸的时候。”韦小花说着,眉眼骤然上调高高在上的看眼一旁的秦姐:“你,给我削个苹果,我都来这么长时间了一点眼力都没有。”

说完又看向大姐:“这样的佣人你就该炒了,真是给我们渺渺掉价!”

秦姐拿起桌上的苹果,好脾气的削着。

夏妈妈见状,觉得自己的脸都被她这两个妹妹丢完了,别墅里的保姆都是何木安请的,她家亲戚什么样子还不是转眼就传到女婿耳朵里,看看一个个眼皮子浅的样子,以后还不是就拖她女儿后腿,让她女儿难堪了。

夏妈妈没了刚才被依赖的成就感,觉得这些妹妹真是——

韦小花咔嚓咬口苹果,略显褶皱的眼角顿时笑眯眯的夸赞:“好吃,水分也足,大姐,咱们都是一家人,我也没什么跟你客气的就说了啊,就是我们老铁的工作,你看外甥女能不能给……”

“她还没结婚!”

韦小花吓了一跳,但立即回神:“这不是马上就要结了,她姨父有个好工作她也跟着体面不是,我这还不是为了外甥女好,你看看你跟我喊什么。”

韦小丽闻言,也想说小明工作有着落,外甥女面子也好看,但看着大姐难看的脸色,她没有胆子说出来,但心里着急的不行,可不能答应了二姐忘了她的!那可不行。

夏妈妈气的不行,看看,这都什么人,女儿还没有享福就想着怎么来讨便宜,恐怕过了多久老夏的那些弟弟妹妹就要跑来直接拿钱了!就算不贪心的,见到别人有他们没有也不定生出什么心里!

“你们也不嫌丢人的!”

韦小丽觉得丢人,所以她没敢跟大姐呛声,但结果她是不会放弃的。

韦小花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大姐,你想想,咱们渺渺这样的嫁到那样的人家以后还不是要依靠咱们娘家人,咱们好了她以后也有面子不是吗,我这都是为了渺渺好。”

“韦小花你当我白痴!你是为了谁你自己心里清楚!眼皮子那么浅什么便宜都想沾。”

“大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当初你和姐夫出事的时候我可是第一个到的,对大姐你不错吧,渺渺我也是当闺女疼的,当年她穿的衣服可都是我给的。”

“都是你女儿剩的!”

“剩的怎么了!剩的就不领情了!我们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求过你,渺渺有本事你就想过河拆桥是不是——我告诉你——”

“你告诉我什么!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想——”

夏渺渺带着可信回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骂开了,二姨尖锐声音伴随着夏妈妈好久不用的骂法交织在一起,一声高过一声!谁也没有让谁:“二姨?小姨?”

韦小花闻言顿时一捋头发,把大姐扔一边,红白交织的脸,立即浮上微笑:“渺渺回来了,看我们渺渺越来越好看了。”说着小跑过来,拉着渺渺的手比之亲妈也不差。

夏妈妈呵呵一笑:“二姨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们,二姨还没喝口水吧,你看你别关顾着跟我妈吵架,水还是要喝的。”

“喝什么水!苹果都吃了不知道几个了!”

韦小花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但碍于渺渺在场没有当场翻脸:“你看你妈这性格,就不知道改改,一把年纪了还这样。”

“你说谁一把年纪了!”

韦小丽赶紧跑到渺渺身后,表示自己的无辜,她真的很无辜,刚大姐二姐吵架她一句还没有参与,真的。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夏渺渺顿时冷硬的开口:“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卖你好看是不是。”

“渺渺说的对,你看大姨这笨的,凭白让人看了笑话。渺渺呀,你过来坐,大姨有话跟你说。”

韦小花当家人一般把大姐抛在脑后,和蔼可亲的把渺渺拉到沙发上,就像这里是她家,在热情的招待外甥女:“是这样的,你姨父想换个工作,你姨父你是知道的,高级匠才焊工九级呢,放在哪里都有人争抢的好工人,姨就想着咱们是一家人,姨不便宜你便宜谁,你看你能给你姨父安排个什么职位。”

夏妈妈不等渺渺回答,还冷嘲的笑了:“脸皮这么厚的我第一次见。”

韦小丽心里安安佩服自家二姐臭不要脸程度。

夏渺渺反握住她的手,看眼一旁不说话,恨不得把头扎到地板的姨父,开口道:“姨,姨父的工作好好的换什么换,我看姨父非常适合他们厂的环境,最近又要提车间主任了,多好。”

“好什么好,你是不知道累死累活也没有几个钱,姨知道你现在有本事有门路,你帮帮你姨父,让他进那些大厂子,我听说那些厂子里的技工年薪都五六十万呢,渺渺,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呀,你小时候你二姨夫可最疼你了。”

“姨,我就是一个做制片的,不懂姨父的工作,我觉得姨父现在的工作挺好的。”

韦小丽闻言立即接口:“就是,就是,还是小明的工作有可动性,渺渺你看你弟的工作是不是给找一下,我们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合适,也不用什么好公司,就是现在飘红的那些,随便选一家就行。”

“随便选一家?你还真敢说,小明会做什么,早被你宠坏了,不务正业、不事生产——”

“你说谁!我忍你很久了!”

“怎么!我说错了,我这正谈着,你过来捡什么现成的——”

眼看两个姨要吵起来,夏渺渺突然站起来,冷着脸道:“我有点累了,我的能力有限,小问题能帮我一定帮,帮不了的我也不能答应,我嫁人不是靠了座金山,不要高看了我的能力,我先上去了。”

韦小花、韦小丽看着外甥女头也不回的走了,顿时都有点不高兴,还说不是一座金山,外面都快办成大庆了,当她们是瞎的。

不过,谁让人家现在嫁的好,这点话还是能听一下,大不了下次再来,有了好处,不让亲戚沾让谁沾,将来在婆家有了事还不是找她们。先去找大姐夫谈谈,让渺渺这孩子想也想也行。

韦小花想通这一点,笑嘻嘻的起身,舔着脸跟刚才吵了一架的大姐打了招呼拉着老公走了。

韦小丽义愤填膺的当着大姐的面数落了二姐一番也走了。

夏妈妈一肚子的火不减反曾,真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以后这些一年登一次门的是不是就天天来了,对她家帮助颇多的夏家的亲戚到时候看着她家这边的人好了能高兴!

这哪是结婚,简直结仇了!

……

何木安看完手里的《婚后规划》,随手扔在一边,继续忙。

他今晚要带着自己的团队出席一场重要的国际会议,这场会议覆盖了目前国际界六家巨头,关系着禾木未来三年的发展方,十分重要。

他这次出来,不单是担心渺渺反悔,是真有事。婚后还有一场金融博弈,两个月内,他大概没时间陪她。确实可惜。但两个月的忙碌能换来他想的一切,还是很合算的买卖。

陈秘书悄无声息的捡起被扔在垃圾桶里的《婚后规划》放在何先生众多资料箱中。

《婚后规划》里面详细列举着未来的何夫人以后的行程安排,什么时间怀上二胎,哪月产检,在哪里生产、采用什么方式,初生儿的性别,以及她的哺乳期时长和未来一年的工作规划,详详细细,事无巨细。

然后三胎时长,中间要吃什么、喝什么,初生儿要达到怎么样的健康标准,每天见孩子的时间,和亲子活动中她扮演的角色,直到将来所有的生产计划结束,何夫人每年需提前一年提交未来一年的安排,好让家族为其保驾护航。

陈秘书啪的一声盖上资料箱,对此见怪不怪,何夫人这个位置是无上的荣耀,一举一动有人策划不是为了给当事人压力,而是给当时人最好的保护。

……

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七雄会晤刚刚结束,外面正是下午茶时间,国内的太阳早已经落山,万家灯火、睡梦连连。

何木安揉揉太阳穴,静悄悄的私人住所里仅剩他一个人,喝了一杯黑浓的咖啡,打开电脑,为第二天准备。

一则何夫人日常汇报先于工作页面跳转上来,何木安突然一笑,紧绷了一天的情绪略有缓和,还没有投入工作状态的指法骤然变的轻松,缓慢的点开文件夹……

半个小时后,何木安通知秘书部,协调最近的时间航线安排回国。

六个小时后,何木安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自己的律师团队出现在国内机场,浩浩荡荡的队伍一闪而过,短时间内打破了安静的夜间机场。

他结婚是为了让渺渺高兴,不是给她添堵

车门关上,十辆墨黑色的私人轿车驶离机场。

“何先生,我们已经通知了所有夏家、韦家全部直系亲属,共计三十六人在西大酒店等候,先生是休息一下再去,还是现在直接过去。”

何木安带上眼睛套,声音低沉:“直接过去。”靠在座椅上养神,飞机上处理了十四个小时后要用的文件,他要趁机场到酒店的路程休息一会,应对那边还在继续的会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