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婚礼7/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略微跟不上趟的点头:“……一……一点点吧……但,她们在几代的积累中已经有自己的根基,可以放弃你们家了,自家的虽然少,但还是有!”不是吗?

何木安闻言,费力的看她一眼。

夏渺渺讪讪,她像白痴吗?!难道不该是这样,果断放弃那十亿,自家总还有一两亿,自家女孩以后可以自己做主,也有了以后的方向,管何家死活,为什么不放手?

何木安突然不知道该说她蠢还是愚蠢,但看着她真心实意的疑问目光,更欣慰她是用纯疑问的方式问,还不是用自己的思想代入温家,觉得温家就该那么做。

夏渺渺这个人就这点好,从不觉得自己想的是对的。

何木安突然又有点头疼,他家的她,还是不够硬气!“那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运作十亿带来百亿的回报,说扔就扔!“从哲学意义上来讲,人活在世上追求两样东西,社会存在感,社会认同感,什么是社会认同感,就是地位;从心理学上讲,人追求自我感,就是‘我’,‘本我’通过动作、声音实现存在感,就是……”

夏渺渺略高一头的看着他,你继续背:“你的意思是说我违背了人类哲学、心理学、存在学,上学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聪明,还会背诵理解的,当年马克思哲学考了多少分?”

“……”

夏渺渺跃过何木安的头顶看向窗外,哎,何安说的有道理,她没有运作过那么一大笔钱,怎么能说别人放弃就放弃,万劫不复也不放手吧。

夏渺渺下意识的抬起手,半圈住靠在肩上的人,觉得身上压力挺大,她家不会以后也这个路数吧。她家生出夏小鱼那样颜值的就够费力了,还不是妥妥被淘汰的主,想想都揪心。就算她不同意走这条路,等她死了呢?难保那些想荣华富贵又没有本事的想这个损主意。

何木安身体僵直着,从手肘处传来的柔软漫不经心的真诚,她察觉到她做了什么吗?知道他不是尚尚吗?嗯——明白这个动作很对男人按理说很‘失礼’吗?

要不要提醒她,他只是靠一下,不是让她可怜一下。

夏渺渺担心了,她手臂下意识的用力把更向怀里的位置‘撮’一点:“我家不会……”

何木安更快的开口:“董家也是通过联姻进来的,但他们现在走的是实业;楼家是老太爷的兄弟,是靠本事靠过来的,但现在走的路线更难堪;全凭以后的规划。”她有没有发觉什么?比如‘手’。

夏渺渺手劲松了一点,她又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自己在扶着他,看他人高马大的缩在她肩上……她觉得这样高难度的姿势还不如他自己坐着舒服,所以帮他一把。也是全凭自己。

何木安见她没有收回手,心落回原地,内心因为她的动作不停的分析背后的意义,她接受他了?在试着接受他?毕竟两人快结婚了,以她对渺渺理解,既然结婚了就不会想别人。

这样的想法配合现在的气氛,让他觉得小小的空间无限放大,忍不住提点道:“这条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以后你嫁过来就会知道,禾木集团有两个团体组成,一个是我私人的生活团、、律师团、智囊团;一个是集团的投资团、秘书团、律师团、经营团。”

“陈秘书手下的人负责我的外出行事安排和我个人处理的家务琐事;施秘书负责禾木秘书团体,对禾木集团服务。”

“何家股权不分割,永久性不分割,夫妻也不行,所以你不可能得到禾木集团的股份,我也没必要骗你,甚至通俗点讲就是无论你我将来有多少孩子,只有最优秀的一个能继承何家家主的位置,继承禾木集团,其他的人,分钱不分股。”

夏渺渺看看他,然后点点头,可:“如果孩子都不争气呢?”会不会被别人取而代之?禾木岂不是就毁了,不是说下面的人输送一个人才一百万,别人家都很优秀你家不优秀,被吞不是妥妥的?

何木安嘴角微扬,笨,这才是两个团体的意义,也是家族多变化多的本质所在,打不成统一战线的前提下,是龙都要卧着。

但何家这样的大家族真出个不争气的继承人是会非常残酷的,何家祖祠说不定就会有想法,就是说他太叔叔太伯伯家的子孙或许就会觉得机会来了,但每一支都是为了让自己强大,不会给别人机会,制度是为了维持他这一脉服务的。

所以何木安说的轻描淡写:“不争气的只要会冷着脸看资料就行了,禾木背后有成熟的智囊团,这个智囊团有何家下面众多家族构成,是智脑。人蠢了就从智脑里翻资料,娶个更蠢实力不济的夫人就行。”

娶更蠢的?为什么?

防止外戚有想法:“对了,人蠢的是没有能力娶自己想娶的夫人的。”

“万一爱了呢?”

何木安近乎好笑的看她一眼,也真的笑了:“何家还有一种人,叫心理专家,他们负责思想植入,能把你心里爱的人,碾碎了换成你不爱的,精神奔溃了也没有关系,何家背后有自己的医疗团队,专治精神不正常。”

夏渺渺突然觉得毛骨悚然,见鬼的看着他,非常想问你这样的精神没被拉进去重新植入。

何木安仿佛看出她的想法,平静的语气中透着不易见的得意:“我十八岁,就把他们辩成神经病了,现在一个人捧着一个学术不出研究基地,没时间管我。”

“做我的太太,就不要对会成为家主的何家下一代继承人抱有承欢膝下的想法,因为他不是蠢的被庞大的利益群体控制,就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学习怎么反控制。”

何木安想到他的童年,骤然有些兴致缺缺,何盛国当时是想救他,还是走了,越大越对他当时的选择越没有怨恨。

所以你看,嫁给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优越,要放弃的东西也不少,还要学会对子女心狠,这对没有接受过《规劝篇》的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幸福的事。

夏渺渺脑子空洞的想想,还是想不出来,人没身在其中,听到的就只觉得是听到的,距离她很远,但何木安肯对她会说这些,她还是十分感激。

何木安有一点他还没说,他也不会说,当历代何夫人对每个孩子的智商都不满意是,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女主人是会迷失本心的,何家不乏夫人为家主广选‘妃’生‘子’的荒唐事。

这也是楼、温两家一直存在的本质意义。她们还负责在何夫人不满意自己的继承人时为其服务。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是绝对忠诚何夫人的,何灭就不是当家主母生的,但依然尊崇主母,因为没有那一代的何夫人就没有他。

这种家族荣誉感一旦建议是很恐怖的,当家人如果能力不够,是会想以身殉家族的。

哎,这些在外人眼里很荒唐的事不提也罢。

他先靠一会,休息一下,以后的路还长着。

车子缓缓停下,外面是已经灯火通明的飞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丝毫不减。

夏渺渺,看看窗外,发现不远处已经有人再等了,觉得身边的人好久没动了,轻轻的开口:“到了……”都等你呢,起来。

何木安不动。

夏渺渺纳闷的看他一眼,确定他没有睡着,也不催了,也靠坐在椅背上放松自己,轻悠的开口:“我觉得住霞光山上班不方便,在单位附近选了套房子……”她本来没打算说的,觉得自己很‘懂事’,结婚了就带着尚尚出来住给他更多的空间让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们名义上挂个名,她知情识趣的为他的红颜知己让路。

现在看来,她当真是愚昧,甚至有些为自己的想法蒙羞,对方带着百分百的诚意跟她过日子,她却想着敷衍人实在不应该,所以她斟酌了斟酌还是说了,回报他的诚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