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婚礼12/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坦然的看着她,不喜欢!为什么要买!他以后也要在那里住,他不想看见所以不能买!有什么问题!?

夏渺渺也看着他,像看白痴:这是神器,是神器!为什么不买!

何木安无畏的回视:就是不买!前面还有很多家店没有看,你就确定它是唯一你想要的神器!?

这种东西有什么货比三家的必要!看着入眼就可以收入囊中!

万一有呢,你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前面没有更好的更想要的!走!

不去!有更好的又怎么样!一个破挂钩,能做出天去吗!夏渺渺恼了,再说,就算看到了你会让买?!所以何必还要去逛,不去了!不走了!

何木安无语:不去看怎么知道我不会让你买。你翻白眼是什么意思?还翻第二次!

今天一上午都没有买,我凭什么认为前面哪几家你会让我买,还有,那几家的东西她不喜欢,你想让买我还没兴趣呢。夏渺渺干脆找个位置坐下。

……何木安站在她旁边,无奈的看着她,这人怎么这样。

……夏渺渺垂着头发脾气,逛了一上午了!一上午!一点收获都没有!

……何木安居高临下:你走不走!生什么气!是你先问我意见的!

……不走!问你怎么了,没让你回答!两个人买东西,下意识的问一句,这个颜色不错吧?这是问你意见吗,这是显摆自己的品味好!你该回一句不错,而不是不好!你去大街上听听,哪个男人否认准老婆的购物观了!烦!

……何木安看她一会,干脆也坐下来!不走就不走,正好他什么也看不上眼!

……夏渺渺顿时火了,什么意思,一大早过来就是给我添堵的!现在还来劲了是不是!

所以夏渺渺呵呵一笑,眼角一挑,嘴角一张,从本质上嘲讽:“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是说好今天下午吗?飞机怎么不晚点,你赶明天上午多好,眼静!”

何木安脸色顿时难看!他为什么这么早回来!她纯粹是看出来了嘲讽他!她就是有本事让人一句话都不想搭理她!

夏渺渺的意思是真诚的,你该下午回来,这样我就买完了,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挂钩逛一个上午。

人的记忆是神奇的,记忆里的他是什么样子,现在就会认为是什么样子,新的认识要靠新的相处积累。何木安并没有给她树立坚不可摧的相处模式,所以夏渺渺不高兴的时候就戳最根本的牛角尖。欺负能欺负的,拿捏最软弱可欺的,是人的天性。

看我干什么?我问错了?

“我送女儿!”

夏渺渺顿时泄气,尴尴尬尬的收敛点自己的脾气,想到孩子爸爸百忙之中抽空送孩子上学是该感动的,何况在外出差半个多月的男人好不容易回来,没想着休息,就想着送女儿上学,是一个好爸爸,是有心的人,不该被她拿来攻奸。

夏渺渺觉得自己品格有点低劣,后期弥补般的呵呵一笑。

何木安见状,斜她一眼,补了句:“也有点想见你……”

夏渺渺闻言,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于是她尽量正常的移开目光,不让还没有准备好如何回应的行为太伤人,骤然便看见刚才何木安选的后补,是有两人高的浴室架,她赶紧站起身,快速走去:“就买这个吧,这个挺好。”他说要买这个,理由是可放的东西多。

夏渺渺里里外外认认真真的研究着防水塑料高架层,仔仔细细的研究着它的摆放,想着,他们家浴室也不小,不是装不下它,这样挺好。

毕竟人何木安是谁,要放的东西肯定也多。什么乳液,乳液稀释液、乳液清香液、乳液气泡液,乳液补水液;洗发水,洗头皮水、洗发根水、洗发尖水;,还有护发素系列,护脚系列,护皮肤系列;洗脚系类、洗手指头系类,这还没有算浴巾和擦拭用的毛巾,听说慈禧洗头要用一百条毛巾,这么计算一下可不是要这个架子,这样的规模,挂钩肯定不行。

“老板,这个我们要了。”

夏渺渺觉得她深刻理解了这东西未来的用途,秉持着他刚下飞机没多久,又辛辛苦苦工作才回来的份上,该成全他想为家里增砖添瓦的心。

夏渺渺衡量完尺寸,便一锤定音的准了。

何木安神色明朗,见她没有再看他一眼,也没有刚才要灭了他的不愉快,松口气。发现脸面低一些对付她比想象中容易,能为未来浴室里一亩三分地做出贡献,他觉得不错。

……

夏渺渺去浴室指挥工匠装架子,已经从那一刻的诡异气氛中走出来。

何木安帮她把沙发上的保护膜撕了,把上面的抱枕整理好,看着瞬间就有了人气,阳台上缩小版的旅人蕉从客厅的隔断露出一角,好像窥探别人的隐私的小孩子,绿油油的十分讨喜。

沙发正对面的电视已经安装好,有被看过的痕迹,何木安坐在沙发上,打开,果然停在儿童频道,何木安这很有年龄象征性的荧幕,视线又移到餐厅,又从餐厅移到客厅。

入目的装修非常干净温暖,没有重色,没有太突出的风格,甚至没有名家设计师的痕迹,不强调特意的模式,好像是装修的人想到哪里喜欢什么就抬进来,非常不负责任,但好在主人有最基本的审美,整体非常清新自然。就像她的主人,找不到升值的内在,但看着舒服。

何木安靠在不算高档的沙发上,看着没什么起伏的动画节目,竟然硬生生看完了一集嗲声嗲气的幼稚操!?

“谢谢,麻烦你们了。”夏渺渺送走安装的人,顺便看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何木安,纳闷的提醒他:“遥控器在茶几下面。”说完径自向浴室走去,她要把它擦一遍,整理干净,把放在橱柜里的日用品摆上去。

何木安回神,赶紧弯腰拿起来,换了几个台,随意停在一个至少不嗲的栏目上看了一会,起身去饮水机前烧了一壶水,自己给自己倒上,悠然的越过客厅,拿着杯子站在阳台上,阳台上都是郁郁葱葱的植物,头上晾着几件她和尚尚的衣服,这是她的爱好,出筒的衣服是不是全干,都要晒晒阳光。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穿过玻璃隔断照在客厅的地板上,蒸腾出温暖的热气。

何木安看到一旁的躺椅,坐过去,试了试感觉,刚刚好,手里的茶杯放在一旁的小圆茶几上,看向窗外,窗外几百米外是同样的高楼,可以说坐在这里没有什么可看风景。

何木安重新端起茶杯喝口茶,晒着太阳,坐下是她亲自挑选的摆设里,闻着嗅不见的花香,看着阳光下对面的楼层,昏昏欲睡。

夏渺渺端着乳黄色的洗漱盆过来,阳台上的玻璃门发出一丝顺畅的声响,夏渺渺洗好了擦地的毛巾过来晾一下,见他在边上坐着:“不用上班?”

“……”何木安懒洋洋的闭着眼睛,不想说话。

夏渺渺把毛巾晾好,回头:“你中午在这里吃饭还是出去吃?”夏渺渺问完隐隐皱眉,心想他可别在这里吃,做他一个人的饭相当于做一桌满汉全席。

何木安睁开眼,阳光有些刺眼,透光阳光看她,朦朦胧胧模糊一片,但这样的粗糙的画质中,他依旧看出她在想什么:“在这里吃。”不等渺渺说话,又补了句:“让人送过来。”

夏渺渺瞥他一眼,端上盆,脚步颇重的走了。

“……”我惹你了吗?

没有!是浴室里还有事没有做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