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洞房1/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如偿所愿,手握紧了三分。

……

人生中应该不一样的那一天,好像很热闹。

月亮发光柔光,渡桥别墅区灯火通明,从半山腰到住宅区,灯火如明,照耀着来来往往的宾客,夏渺渺还没有吃晚饭,七大姑八大姨穿着得体的旗袍,带着一两件首饰优雅大方的围坐在母亲身边,恭维着她的福气,来来往往的贺礼堆放在一处如小山一般岌岌可危,夏宇赶紧腾出一间卧室,让堂兄弟、表兄弟们把东西放过去。

即便这样快速清空客厅,偌大的客厅里,来来往往的人潮依然不减,也好像抬脚就没有落脚的地方。

夏渺渺被七八位造型师拥簇着去了卧室,她的好友姐妹欢快的跟进来。

造型师谨慎的给她换上一层层大红色的绣着龙凤呈祥的立领对襟礼服,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在百花团簇中傲然而立在她腰间,摇曳而下的红色裙摆是凤凰的整个羽翼,好似这只凤凰就像坐卧在她身侧一般傲然、恭敬。

孔彤彤已经赞叹出声:“渺渺,你这身礼服真漂亮!何木安怎么想的,竟然能做出这样气派的礼服,看的我都想结婚了——”

“我也是我也是,表姐,你这身衣服真好看。”

“什么他做的,明明是我选的款式。”夏渺渺娇嗔小表妹一眼。

造型师闻言,带动着椅子向后退一步,看着夫人脸上的妆面,为先生叫屈:“昨天明明是先生亲自送来了八套,夫人您留的这一套,怎么不是先生亲自为夫人选的。”

“是,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不过你们。”夏渺渺笑盈盈的看着红色的晕染中闹哄哄的朋友们也感染了那份开心。

“表姐,这话可不能让何先生听到,否则何先生还不要生气我们欺负你。”小表妹穿着水粉色的露肩小礼服,头发高高盘起,脖子里带着一串粉色的珍珠,人虽然不是很亮眼,但是很干净,笑容很有感染力,没有谄媚的讨好,不见嫉妒的颜色,越发显得和气,为平凡的容貌赠了几分沉稳。

夏渺渺看着这样的小表妹,心中安慰,她这位小妹以前可不这样,如今不为生活所苦,短短一个月也养出了一身气度。

夏渺渺喜欢看到这样合乐的家人,笑着嗔她一眼:“就你话多。”

孔彤彤看着依次送上来的百余件凤冠,震惊的上前摸了最近的串珠:“哇!真豪华!”

阵容豪华,一百件珠钗摇曳的凤冠,一百件金器玉宝,或是凤栖梧桐的优雅、或是白鸟朝凤的雍容、或是凤衔九珠的华贵,一件件、一丛丛美不胜收,眼花缭乱。

“他这是把珠宝店搬来了吧!?”张新巧也忍不住用手拖了拖距离她最近的红金色垂帘,她道不是没见过这么多华美的金饰聚在一起,只是惊叹何木安的细心。

夏渺渺从镜子里看着便是整整两百多件更是晃眼。

冷静的造型师一眼扫过,选了一套最适合新娘子发饰的凤冠:“夫人觉得这件如何。”

“行,行。”赶紧端下去,眼睛疼。

捧礼冠的人快速退去。

引得周围一通莺莺燕燕的笑声,夏渺渺也跟着笑的开心。

下一刻,三十余人捧着托盘再次进来,同时展开三十余条做工不同的新娘盖头。金线交织的流光、珠光宝器的玉林、叮叮聆聆的碎光、银河过川的豪迈、漫天星辰的雍容。

房间里的笑声瞬间更大了,揶揄的看着打扮中的新娘子。

“快点选又来了。”

“晚了姐夫可要着急了。”

“瞧姐夫能耐的,盖头也能准备这么多。”

“不是,不是,后面还有呢,先生一共准备了一百件,房间捧不开,所以先让夫人看这几条。”小姑娘赶紧申明。

房间里笑的更大声了。

夏渺渺嗔怪的点点说话的小丫头:“听不出来她们逗你呢。”说着直接拿过她手里那条:“就这条,下面的不用拿过来了。”

“是,夫人。”

侍从快速退下,紧跟着捧着三十多双绣鞋的姑娘摇曳生姿的进来。

这次不等众人笑何木安的心意,坐在夏渺渺身前帮夫人修指甲的形意师突然抬头,一目在鞋面上扫过,冷静发声:“换。”然后看向夫人,非常认真的开口:“鞋子很重要。”

夏渺渺知道她是总设计师,点点头,挥着彤彤打趣的手,提醒她再闹就瞪她。

百件,寓意百尺竿头、百顺万意、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他没有自己决定给出最好的,只希望她选最符合她心意的。

何木安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袖口处闪着盈盈的光,身材宽阔提拔,他没有时下的斯文俊秀,独有松柏傲然的苍劲,他此刻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喧闹的气氛,与他仿佛置身在两个世界。

除了给他送来礼服的佣人,所有人好像都忘了恭喜他。

何木安淡淡的一笑,今天他真的非常高兴,如果这些人烦一点,挨个过来向他庆贺,他不会不耐烦……

“先生,该出发了……”

车队缓缓从霞光驶出,向鱼肚白的东方而却,热闹的锣鼓,喧天的凑乐,惊散了山间的鸟儿,驱散了早起觅食的猴子,藏匿了胆小的松鼠、好奇者丛林中的白鹤。

何木安坐在车里,思绪悠悠长长。

他自认不宠她,但以后,他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她最趁心意的、她不想着离婚时满足她所有想要的。

何木安决定自己应该不惯着她,只是在他能控制的范围内让她最满意,在他心里很大的面积里装下她的名字。

何木安觉得这场婚礼不是最隆重的,他只是动员了他能动员的,让出了他能让出的所有场地。

何木安觉得自己大概不会是最好男人,他没有顺着她,让她嫁给高湛云,没有看在尚尚的面子上,当没有在她生命中出现过。但从今天起他会试着所有他能尝试的。

何木安觉得他不算渣,但也不是良配,因为他不准备为了她颠覆朝纲,充其量他只准备好了奉献自己。

他不准备未来的日子里一怒为红颜、也不想某一天为了她烽火戏诸侯、更不会不冷静的看待她的委屈,并为此铁马兵戈征讨四方。那不是他的人生信律,但可以容许她颠覆他的生命认知。

何木安身心愉悦的看着窗外,为另一头的她,他也许不会是一个好老公,但以后的路他会看着她、陪着她、与她一起承担;那些好的不好的,繁琐的、简单的,芬芳的、刺鼻的,温暖的寒冷的,冬天的,春天的,一起走……

……

夏渺渺见到何木安时恍惚了一下,难得羞涩的瞪了眼不断戳她的彤彤,低下头。

何木安上学的时候就长的不难看,只是不爱说话,学习不好,喜欢冷着脸,不是没有女生试探过,但他像没有开窍一样,所以便宜过她。

现在他三十多岁,站在她面前,有身材、有韵味、有金山,这样的他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单凭这身气度就足以让她心平气和,更何况他还有附带价值。

何木安蹲下身,视线与她平齐,怔怔的看了凤冠霞帔的她片刻,拿起一旁的盖头,缓缓给她盖上。看着朦朦胧胧中她扫过来的视线,心犹如羽毛滑过,痒痒的、舒缓的。

他说不出违心的话,赞美她的颜色。三十有一,她甚至因为见人先三分笑,眼角有轻微的褶皱,再高档的粉底也掩盖不住,但她有本事让她只看她的眼睛,吸引她的注意。

从今以后这双眼睛的吸引力功成身退,他将握着她不搭理不再娇嫩的手,厚重的撑起他们这个年龄的婚姻。不用多嫩、不用多惊心动魄、不用每天都像新婚夜、不用娇弱可怜的身体,他们就是他们,这个年龄的婚姻,刚刚好的日子,这是他想要的,仅此一条就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