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洞房2/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从夏爸爸手里把她接过来,郑重的抱起,离开渡桥别墅区……

红光满地,万里飘花,一簇簇、一团团,锦绣满院、花海如歌,夏渺渺在万丛芬芳中笑着揽着他的脖子,俏皮的挥手告别亲朋,离家的伤感,一般情况下,新娘子不会体会。

此刻的人海中,孔彤彤扼腕的看眼张新巧:红包呢!说好不让他进来,让他大出血的豪言壮语呢!说好闹到天亮让他跪地求饶的壮志呢!人这么就这样被带走了!

张新巧也很无辜:彤彤小朋友说好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呢!说好的让对方吐血喊亲娘的决心呢!彤彤先生,是谁昨晚说,让何木安今天知道姐妹淘三个字怎么写!结果……你的豪情壮志呢?

夏小鱼也很扼腕:是说让何木安吐血三升,从此留下心里阴影,不敢再婚的!

结果,这就是她看到的!她姐的朋友太不靠谱了!

孔彤彤想:夏渺渺的姐姐妹妹也太好说话了!简直就是给男方送分的!红包哪里去了!让地主破产的余晖在哪里!

结果,这就是渺渺好姐妹的凌云之志?!

孔彤瞪着张新巧:快!你距离近,伸脚绊倒何木安!快!支持你哦!

滚!你想让老娘死吗!张新巧不动如山,笑容如花的在红海中跟随人群鼓掌。她心虚,她是升斗小民,从小党国就教育她要尊重他人,她什么有胆子在这个男人严肃的认真的敲开门时谈什么红包的价值!

现在还要绊倒他?让她死了吧!

孔彤彤也心虚,她也没有办法,她是觉得自己天真活泼跟何木安有同窗之谊,觉得自己威武不能屈,一定能让他吐血三升、泪洒接亲现场,尝到亲友团的力量!

但何木安的变化太大,她几乎找不出一点在校时死冷死宅的痕迹,甚至也不像夏渺渺最近形容的那么‘瘪三、中二’,让她发挥时常,所以都怪夏渺渺降低她对敌人的戒心!她活该被这样轻易的带走!

呜呜!她的红包呀,好想哭!

夏小鱼也苦涩的鼓着掌,她真想要红包来着,一开始她觉得她今非昔比,他成了自己姐夫,怎么也有了要挟对方的资本,但莫名就想起他警告的目光,阴冷的模式、像看蝼蚁一样的姿态,吓的快速闪避。

她,对不起大姐!

王念思在一旁笑呵呵的,根本不敢上,她是想助威来着,但是‘胆怯’没有给她机会!

沈雪站在人群中温顺的带着尚尚。

尚尚穿着一条红色的小裙子,扎着红绸的两条小辫子,不太很理解又明白一点的提着小花篮笑。

沈雪牵着她的手,一会她还要把尚尚带到酒店,今天她的任务就是带尚尚。她怀孕了,三个月,但跟尚尚差的年龄太多,若是男孩,因为年龄差、阅历差也不太可能入尚尚的眼;若是女孩也中间隔着几年不太好做朋友,但沾沾尚尚的喜气总是好的,这是她丈夫家投诚禾木的重要支点,她会很认真的照顾她。

“阿姨,走了!”

沈雪急忙追上。

夏爸爸略带伤感的转身,见这几个孩子还在原地站着,忍住悲伤:“怎么还不走!在这里等着我给红包吗!”

人群一哄而散。

……

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霞光山脚,这边还有没有掉转头的车尾正在准备。车海人海在天微微亮时,自己跟自己堵车了……

那已经与新娘子新郎没有任何关系,车队走自己的,新人已经到位。

何木安抱着她穿过玫瑰、海棠、芍药铺就的小巧,穿过匠人金漆红砂描绘的走廊、走过现代与时空交汇的客厅,把她放在他卧室的床上。

红色铺成的床铺,百花丛中的美人,何木安拍拍她有些紧张的手:好了。

夏渺渺回握了他一下:知道,去招待客人吧。

客人不用他招待,但他待在这里夏渺渺肯定会不舒服,哪有新郎不出门的道理,何木安点点头,出去了。

孔彤彤第一次来霞光山,每个装逼的名字背后都有一个会装逼的主人,从山门处磅礴的大门,到此刻从她肩头跳走的猴子,孔彤彤觉得自己前三十年白活了,何木安哪里死宅了!何木安哪里中二了!夏渺渺你出来,绝对不打死你!

“您姓孔,我也是?”

孔彤彤赶紧整理好情绪微笑。

伴郎团不是曾经大学里孔彤彤认识任何一种孤傲的年轻人,他们是一水的中年才俊,就是年龄都有点大的意思。

不过,何木安透露给渺渺,都是目前还没有女朋友的好男人,能被何木安那种眼睛看天的说成好人的,应该都不差。

孔彤彤非常认真的笑着:“好巧哦?孔子的孔?”

“孔融的孔。”

“那感情好,还是本家。呵呵。”

陈秘书忙的不可开交,见伴郎团有闲着聊女生的赶紧开吼:“孔计!去左路看看闸门,把这些猴子都给我关起来,还有这些兔子!”

啊!老太爷在后山搏鹰呢!把兔子关了会得罪人!而且是先生允许他们坐乐的?!

“快点!”

孔彤彤死死的瞪着坏她好事的男人,瞎吗!没看到她在撩汉!

张新巧站在水潭旁的树荫下,看到一张认识的脸,含蓄的笑了一下,伴娘礼服是水粉色绸缎面料,穿在有年龄的张新巧、孔彤彤身上,勾勒出这个年龄段女性的气质,尤其张新巧,性格长相乖巧,更让她看起来柔和知性了三分。

“好巧。”张新巧拘谨的把头发别在而后,这位男士是她前段时间相亲时的几位之一,非常木讷,不爱说话,总之第一印象不太好,后来因为工作接触过几次,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程序师,性格也很好,后来也知道他那天表现失当,是因为太忙,家里还催,便带着情绪去相亲的原因。

张新巧事后也表示理解,毕竟相亲多了,她也有带着情绪的时候,炮灰了谁都有可能。后来工作接触中感觉对方不错,想不到今天就见到了。

男方先羞涩、尴尬的笑,那天的事他一直很不好意,自己就像个炸毛的小年轻,很不懂事。

张新巧也笑,早已不在意。

笑完是微微的尴尬。

男方是因为施秘书告知了,这次应女伴郎——也是就是夫人的闺蜜要求,你们都是被去选择的。施秘书挑选的都是公司里人品不错工作忙碌的大龄男青年,很荣幸他能上榜,被归类到不错了,其实他没觉得自己不错。

张新巧尴尬,是因为男方肯定知道这次伴郎的用途,因为对方一水单身汉来了十来个,有着急的已经向彤彤推销上了,好尴尬的处境,好像嫁不出去要抓一个一样!

男方拘谨的笑了:“今天是先生的大日子,呵呵,能参加是我的荣幸。”

这个年龄给人当伴郎若觉得荣幸还真荣幸的不多,她不也是一把年龄了还给人当伴娘:“呵呵,是呀,我也很荣幸,你……上个月的相亲不顺利?”她记得采访结束那天,听见他接了一个催见面的电话,他当时手里一个格式要收尾,口气非常不耐,所以可见,那次见她也一定有过这样不如意的经历。

男方拘谨的举着酒杯,笑容腼腆,不太擅长与女孩子相处:“那天太忙,没有去成,让你见笑了。”

如果认为对方的腼腆就是天真,也就太无知了,这个男人脾气绝对臭,要不然也不会是程序总监,在采访过程中,她甚至见过他动不动就削人的暴躁,能登上《大国数据库》的人物,怎么可能天真活泼。

“呵呵。”她想当然没有成功,成功了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恭喜你朋友结婚。”

呵呵:“也恭喜你家先生结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