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洞房3/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话很诡异、很无聊,没话找话的样子,两人视线一对,不禁都笑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萌动:“去那边喝一杯?”

“好呀。”

……

何木安的房间很热闹,新人新事,捧场的人总要来图个喜庆。

王念思穿着小礼服,亲自端着一份糕点送到新娘子的房间:“都让让,让我们的功臣填填肚子。”

“就你嘴贫。”

“可不是吗,就好像我们几个老家伙真挡了她的路一样。”

王念思赶紧讨饶,房间里都是她的长辈,每个人戳着她额头疼爱一下,她也受不了。

夏渺渺和善的坐在床边,嘴角含笑,除了有限的几个,她谁也不认识,诡异的是也没有人上前强行与她说话,每个人都是和蔼可亲的对她笑,一派慈祥与小心翼翼,一副不用她上去喊阿姨敬称谓的意思。

夏渺渺想到何木安说过的话,也跟着笑笑,她是新娘子,只管羞涩就好,没人争她的礼数。

再说刚才何木安掀盖头的时候,伴郎也没有一个上前闹她,她也想开了。

“来,吃块糕点填填肚子,这可是甲天下家的手艺,有传承的,以前宫里伺候人的,口味暂且不论,让吃的人觉得自己荣耀无比还是可以的,可惜他今天进不了,否则绝对给你贡献一场献祭礼不可。”

“你这孩子,大喜的日子怎么用词。”

“我嘴笨,封后大礼行了吧。”

房间里的人应声而笑,非常热闹。、

夏渺渺玩着手里的流苏,也跟着笑。据念思说,今天霞光山名厨云集,商家巨贾无数,那些年纪很的老人们、久不出席宴会的人都来了,用她的话说,但凡能动的都来了,到不是都为了看她,而是,霞光山名声在外,来此山走走不能不虚此行。

夏渺渺体会过霞光的壮观,听尚尚讲述过这里的森林湿地,应现施非常好的地方,她没有真的立足说不好说是不是像念思说的那么好。

但现在坐在何木安的房间,她还知道这里很大,至少能装下两套他们那套房,这是何木安以前的卧室,据说今日全程开放。房间里来陪她笑的女眷很多,但如果念思不挑头说话,房间里细细的说话声出奇的排列整齐,就像规制好的书籍、桌椅,该在哪里响起、该发出多重的声响都经过了详细的计算。

房间也很干净,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如此长时间,竟没有碰触这这里任何一件摆设,连念思也没有做皱她旁边的床褥,夏渺渺甚至无聊的注意到,她端着高点回来时,走的脚步竟然与她出去时重合,甚至没人与她说话的时候就想拿手帕擦擦地板。

夏渺渺逗趣她的样子,忍不住拽着她笑。

念思也不恼。她家世不错,以前在秋门上学还是众星捧月的系花,在渺渺她们眼里就是顶级人家,可今天来的才是那些人家的女眷可比她有级别多了,真愿意跟她说话的屈指可数,她们都小心翼翼的踩了,她想擦擦怎么了,用渺渺的话说就是——不丢人。

夏渺渺强拉着她坐下:“哪那么多讲究,反正最后还要收拾,你陪我待会,我也挺无聊的。”

念思嗔她一眼:“你无聊什么,看到没,我们都是陪你解闷的,从今天起你就是何夫人,屋子里这些人没有一个敢给你脸色看了。”

“你个小丫头,属你调皮。”

“就是,再这样说你二奶奶,小心把你撵回家。”

众人又是一阵说笑。

王念思瞧瞧在夏渺渺耳边道:“你放宽心,何夫人和尚尚妈是两个意思,你不用担心她们的年纪,更不用太拘束,想要什么就跟我说。”

夏渺渺听了笑笑,她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初来别人家,有些不习惯,想要有个自己人陪着而已:“你就坐着吧,我没事,新洗的葡萄你也吃。”

“你一说,还真有点口渴……嗯,真甜……”

“温家太太来了,看看我们小茉莉越长越水灵了。”

“费阿姨,我都结婚了是大人了,不能越长越水灵了,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多大了。”

温茉莉娇嗔的话又引起一片笑声。

“你这小丫头,在我们眼里可不是越长越水灵。”

“不跟你们说了,我是来看何嫂子的。”说着在温母的引领下眨着长长的睫毛进来,目光瞬间落在新娘子身上,顿时笑了。

夏渺渺被恍惚了一下,也赶紧赔笑,难怪都打趣她,温家大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娇憨可爱的样子不改,长长的栗色卷发披在身后,漂亮的紫色束腰小礼服,大大眼睛,对世界充满憧憬的小模样,就好像从来没有变过,尽管她一身凤冠霞帔也不及她颜色一分,她好像还是那个时间的她,在学校舞台上光芒万丈,天真懵懂。

“大嫂,你今天真漂亮。”

“谢谢。”时间还是厚待一些人的,比如小茉莉,真是美。

温茉莉闻言,松口气,胆子大了一些,含蓄的走过来,她真怕对方不理她,那她可丢人了,还好她还是没有变。

温茉莉带着三分孩子气,小脸红扑扑的靠过去:“嫂子,好久不见了,念思也在,念思最近也不找我玩。”

“我的大小姐谁不知道你演出忙,刚回国吧。”

温茉莉吐吐舌头:“被发现了。嫂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哦,是我亲手挑的。妈妈,快帮我拿出来。”

夏渺渺笑笑,含蓄的在茉莉诡异的笑容中接了:“来就来了还跟我客气,快跟伯母坐,以前我爸没少提你的帮助。”

温茉莉有点不好意思,她是有私心的,觉得自己帮助的多了,他就不惦记他们家了,毕竟俞家对不起夏家,她是怕文博去多了和渺渺遇到。

温茉莉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都是女孩子那点小心眼作祟,她都没脸说:“我……呵呵……”

夏渺渺看着她心情就莫名的开心,她和俞文博多年不联系了,倒不是说邻居的情谊淡了,而是结婚后真的不方便,人家老婆不见得乐意,就算是好朋友的身份也一样,等茉莉看明白了乐意了,也各自都有各自的忙活,早忘了,但交情是不变的,也不用来往那么密集。

温茉莉坐在她身边,听着身边母亲与人的寒暄,趁人不注意突然小声问:“你下一胎肯定要男孩吧,大概什么月份生能不能悄悄告诉我,我家也差不多该要了,咱们关系这么好,你就告诉我一下呗。”她说道这里羞涩的笑着,其实后来俞文博想要了,就是她们家情况特殊,她都要拖的不好意思了。

夏渺渺微愕,没听懂,当猛然想起何木安给她介绍过的温家,突然如此鲜明的在自己眼前上演,好尴尬呀,幸好有温小妹妹漂亮、熟悉的容貌减压:“这……”

“嫂子,拜托了拜托了……”

夏渺渺回视着她殷切询问的目光,一时间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脸皮厚如她被问道这个问题也有些不好意思,何况:“我……我刚结婚,还没有想好……”孩子是说有就能有的。然后快速补了句:“想好了告诉你。”

小茉莉眼中没散去的惊愕才被笑容代替,她刚才险些没有被吓到,已经结婚了,怎么会还没有计划好什么时候要孩子,这在何家是不可能的,何家肯定在她进入何家计划时就已经拟定了计划。

不过渺渺说会告诉她,刚才可能是不好意思了,她刚结婚时也很不好意思的。

温茉莉比渺渺还羞涩的挠挠头,心里骂自己笨,她今天怎么忘了人家新婚,哪像她都是老女人了,跑来问这个,蠢死了!

------题外话------

在这个全面禁h的年代,大家在期待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