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阳光刚刚好/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刚刚亮,夏渺渺眼皮轻轻颤了一下,身体微微疲惫,倦怠的不想随着生物钟醒来。

夏渺渺翻个身,骤然脱离的热源,舒爽的凉风,让她打个颤,舒服的醒过来。

夏渺渺从微微隆起的绣着一层层牡丹花瓣的被单间睁开眼,眼前绣着葳蕤竹林的窗帘映入眼前,无一不精致无讲究的摆设的视线,让她恍惚想起这里是哪里。

然后意识瞬间清醒,眼睛完全睁开,从她这个位置看过去,灰黑色的地毯一直铺到窗台下,一杆同色的衣架伫立在床边一米外的距离,地摊上零散的扔着几件衣服,衣服落在地摊上依旧能看出质地不菲。

夏渺渺躺在温软不失凉爽的被褥间,觉得短短的距离、小小的空间,异常让人觉得舒适平稳宜养心神。

她结婚了,这是她的新家,身边是她的老公,夏渺渺嘴角微微一笑,身上的疲倦散去不少,不说别的,凭何安昨晚的表现,让她放心不少,虽然很尴尬,但何木安依旧热情。

夏渺渺打个哈欠,掀开薄被,起身,穿上拖鞋,拿起落在床边的宽松衣物套上,进了洗手间。

何木安眼睛睁了一下,见她见了洗手间,翻过身,继续睡……

……

“夫人,您是先健身还是去院子里走走?”一位中年夫人穿着这里佣人都会穿的工作服,滚了金色的边,温和的看着刚刚出来的女主人。

夏渺渺知道金色代表佣人的第二个等级,已经很高了:“去院子里走走。”

她随后拿出放在上衣口袋里的一个手机大小的遥控器,按了其中一个按钮,恭敬的道:“夫人慢走。”

夏渺渺穿着一身运动衣,长发束了马尾,先去女儿房间看了眼,慢悠悠的下了楼,推开古色古韵的客厅门,面前便是长长的走廊,走廊走出几米后,便被茂盛的植被爬满,绿油油一片,微风轻轻吹过,发出莎莎的声响,漫步出走廊,是一片花海形成的小路。

引路的浇花佣人,建议她像后院走,入目是遮天蔽日看不到顶的大树,用簇的五米宽道路,抬目向山看不到树尾,粗壮的树根有的lou露出地表,但看的出来被人精心修饰过,或像卧龙、或像藤蔓、或像座椅,丰富着沿路的景观。

夏渺渺瞬间爱上了这种世外桃源般的安静,她找了个被做成座椅的树根坐上去,看着遮盖了淅淅沥沥阳光晕影,心神随着斑驳的光也细细碎碎的被碾了一边,更加细腻、充盈。

夏渺渺嘴角不自觉的挂上笑意,盛夏初明的清晨,在这样的路上歇歇脚、吹吹风,是极致的享受,她记得还是她很小的时候,街道的周围才有这种两人抱不过来的大树,每到了夏天,凉爽的留连忘返。

其实那时候小,哪知道留连忘返什么意思,只知道非常想从那里路过,想整个夏天都在那条街上玩。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粗的大树了,夏渺渺在这里坐着,风吹起她肩上的头发,又落回远处,夏渺渺靠在树干上,一坐便忘了时间。

直到一条树干突然打开,从里面伸出一面笔记本大小的电视屏幕:何木安穿戴整体,神色严肃认真,丝毫不见昨晚的任何失态,他身姿挺拔,目光锐利,带着公事公办的成功男人气场。他正对着屏幕非常讲究手法的系着手腕上的扣子:“该吃饭了。”

夏渺渺看着他,她出来时看到过的杂乱头发已经梳理整齐,睡衣已经换下,又像是不久前她第一次见他一样,严肃认真,带着自然行走的天生魅力。

夏渺渺淡淡一笑,目光深深地看着他。

何木安系扣子的手停了一下,微微低下头。

夏渺渺的笑容更大一点,没有戳破他更年不变的小习惯,也没有回答他吃饭的问题:“尚尚醒了吗?”

何木安又面色如常的抬起头,依旧是冷硬、刚直的样子,仿佛前一刻的小羞涩不存在:“嗯,在客厅和狗玩。”

“我记得那狗室友名字的吧?”

何木安放下袖口,直接关了视频,爱吃饭不吃饭!

夏渺渺笑着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土,原路返回……

“夫人,您的早餐。”查大叔把最后一份早餐恭敬不失和蔼的送上来,放下,离开。

夏尚尚正吃着面前的包子、小米粥:“妈,你真慢,我都要迟到了。”

夏渺渺看看时间,才六点半,不过从这里开去市区有些远,夏渺渺拿起餐勺,圆圆的勺柄,刻着一眼看去就想让人把它拿起来的花纹,柄身眼神,是憨厚、有重的精巧勺面,本来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勺子,却仿佛在对着你笑一般的可爱憨厚。

这大概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让人见之忘俗的有形有性情,制造它的人,或者说设计它的人,一定是位性格温和又有年龄的女性长着,作品中带着时光的厚重、又不失女性特有的敏感浪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