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落地的声音/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很想把尚尚叫过来谈谈!在他刚刚结婚,新婚不足三天的时候,你最爱谁!你仔细说说最爱谁!

但何木安除了看着她、认真的看着她,什么都不能说。尚尚对面不是一个只跟他抢女人,可以在求偶胜利后彻底碾压的男人。因为在前五年的时间中,他还是尚尚的照顾者,尚尚实际意义上的爸爸,陪她打针、陪她消灭第一只恐怕的动物、被欺负时第一个有安全感的港湾。

所以,在这件事上,他既不能让高湛云从尚尚的生活中滚蛋,也不能让女儿不跟他联系!

何木安冷着脸,认真的看着那条全息投影电话线,决定一会让人拆了!

夏渺渺也状似不经意的看过去,客厅套着的小客厅里,尚尚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晃悠这小腿,手里捏着无限接收器,开心的对着对面的男人笑。

高湛云三百六十度无遮拦的站在尚尚对面,晒黑了的皮肤,他旁边大大小小的帐篷,红色的十字标志,他被风吹起的短发,爽朗的笑声,和尚尚说话时和蔼的样子,若不是人站在了沙发中,就好像他是真的,又真的站在那里像以往千百次下班以后,在哄尚尚玩耍。

夏渺渺觉得突然被泪腺霸占了控制力,惊的立即收回心神,慌忙起身。她已经结婚了,某些思想不应萌生也不应该任其生长!对另一个人不公平:“我上楼去看看。”夏渺渺起身,走了!

何木安冷冷的盯着某一处,手依旧那么搭着,没有回什么,也没有看她。只是死死的盯着茶几一角,压制一瞬间被挑起的自尊心:她刚才在想什么?后悔了!

暴躁的感觉被瞬间压制,理智快速分析她刚刚无法掩饰的失态:后悔应该不至于,可能是对方出现的太突然,该死的投影太清晰,一时间情绪有些不好控制。这属于记忆对人体的正常放映,他犯不着为此磋磨两人并不多的感情。

就像人猛然接触到从树下掉下来的大青虫有反应,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何木安嘴角讽刺的一笑又平和的落回远处:到底结婚时间太短,渺渺又不是因为爱他跟他结婚,若说心里没有这个男人,他才觉得不正常。

大度也是维护婚姻的一种方式。再说,高湛云是迟早要被渺渺埋进心里滋养灵魂强大的养料,他何必跟他计较。

何木安起身,他是她的老公,有的是时间耗到她再见高湛云时,笑着说你好。

“亲爸,亲爸!你干嘛,你等我一下,我跟我爸爸说完话就理你!”说完赶紧跟高爸爸学着自己运动会的表现。

何木安顿时觉得牙疼,尚尚刚才一叫高湛云会怎么想,比如会不会猜测,‘不想看到他打电话,不想看到他和女儿说话’,再引申出他嫉妒什么的不好品德,简直……

简直……“没事,你随便,爸爸等你,你们慢慢聊。”说完又重新坐下来,手指放在大腿上,非常耐心的等着。

聊吧,他就是这么大度!何木安想开后,移开目光,看都不屑于看他一眼。有什么!迟早被时光碾成温度,在冬天消散的渣都不剩。

高湛云很快就挂了:环境不对,何木安的心只有针尖大。他没料到尚尚会在家给她打电话,他把号码告诉她,是她想让她遇到什么事的时候联系,哎……

希望不要闹什么误会。

尚尚有点生气,亲爸跟她说话不用心,嘟着嘴,不想理他。

何木安没注意,他的心的确只有针尖大,见第一道菜摆上桌后,他赶紧上楼:“让你可信阿姨陪你玩。”

“是可信姐姐啦——”

……

何木安推开门,冷着眼四下看了一遍,没人?人呢!何木安瞬间一个激灵,整个达到一种戒备状态!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何木安虚脱般的冷静下来,没有离开!

既而想,她为什么离开,他对她哪里不好,但也只是想想,敲敲浴室的门:“渺渺,吃饭了。”

夏渺渺正在洗澡,从满手的泡沫中仰头:“知道了,你们先吃吧。”刚才在阳台,见一株紫藤萝托到了芍药上,想动阳台上的花稼,结果不小心被隐藏在后的花洒喷了一身,就进来洗洗。

“……”为什么洗澡?掩盖哭过的痕迹?何木安靠在墙边,冷静的看着门扉分析。

过了一会,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抬起手,敲敲门:“渺渺,吃饭了。”

嗯?没有听见吗?夏渺渺闭着眼,特意对上门的方向,摸把脸上的水:“嗯,知道了,洗澡呢,一会就好,你们先下去吃吧。”

“……”

应该听到了,夏渺渺继续洗。

何木安依旧靠在门边,看看手表,又等了一会,再看看时间,一百二十秒了,敲门:“渺渺,吃饭了。”

夏渺渺骤然抬起头,压着手里的扶手,平复自己的火气:“知道了,知道了!”

“……”生气了!ok!情绪又是他的了!很好。

烦死了,洗澡声没感觉到吗!但夏渺渺还是加快了手里的速度。

何木安看看手表,五十九秒、六十秒,六十一秒,时间这么长了,继续敲门:“渺渺,渺渺,吃饭了。”

夏渺渺瞬间火冒万丈!敲!敲!敲死你算了!胡乱裹上浴巾!唰!的一声打开房门!“洗澡呢!洗澡呢!洗澡呢!听不懂吗!”

“……开饭了……”何木安声音平静、无辜的重复这个事实。

“我知道,我听见了。”说着指指自己的头发:“你看到了吗,我洗头发呢!洗头发呢明白了吗!自己去吃!”彭的一声关上门,想想又觉得自己不近人情,人家毕竟是叫她吃饭,又打开门:“我一会就好了,你们先吃吧。”最后一句恢复稍许平静。

何木安看着浴室的门关上,抿着嘴,想了想,有等了漫长五十一秒,抬起手,继续敲。

夏渺渺要疯了,唰!的拉开房门:“你干嘛,很闲是不是,一秒不让人看着你没有安全感是不是!我又不会跟着人跑了你还要向看犯人一样吗!”说完,猛然觉得自己过分了。

夏渺渺这下真的烦躁了,她迁怒他干什么,何木安怎么也是要面子的人,这下好了,新婚就闹上了,她还有脸了!他敲门或许也是想看看她怎么样了,她反而因为心绪有波动没有耐心迁怒他,不禁有些后悔,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她真是脑子进水了!没事冲人家喊什么!

夏渺渺有些愧疚,她不占理还骂了他。

何木安很冷静的看着她,前一刻他觉得他一定要转身就走,给她个大背影,如果她不跪地三天,求爷爷告奶奶,一定不过来看她,冷的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为止。

但他们结婚了,老婆不是女朋友,一个不如意就冷三天的人,他自认也不是初次处理男女关系时的毛头小子,只听表面的声音,不看说后的态度。

所以,何木安还在原地站着,就这么看着她。

夏渺渺被看的很有压力,何木安这个人本身就能给人压力,更何况如今他站在他的领地内,有他的所得加持,比以前更有压迫力。

“我……”夏渺渺退后一步:“你……要不要也洗一洗……”

何木安怔了一下,然后黑了脸,左右看看,很想指着她的脑袋教育她:下面在开饭!你还要不要廉耻——

夏渺渺抬起头,歉意的对他笑,婚姻第二天她就出状况,实在没脸让对方包容——

何木安叹口气,她都认错了,还这样看她,身体美丽都用上了,如果不成全她,她会觉得自己没有魅力。

何木安捧起她的脸吻了下去,一个转身,踢上了浴室的门——

浴室水声哗哗的响起,有碰落什么东西的响声,女子惊慌的呼救……

夏渺渺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清理整齐,头发吹开,穿着短袖的家居服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留着淡淡红晕的脸颊,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微微的惊恐!大大的不可能!神情涣散。

她不是自恋的人,从小就不是,小时候的现实告诉她,她不是捡垃圾最多的,不能捡到每个人丢的瓶子,甚至不应该就有箱子放在那里让她捡,更不会觉得全校的帅哥都会暗恋她,哪位男生多看她一眼都是别有用心。

她又不是天仙!?不是RMB!就算软民币也不敢说人见人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