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找人开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现在,夏渺渺恍惚的拿起桌上的乳液,她才很迷茫,不经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脸,过了会,有慢慢的移开视线。不难看,但距离好看相去甚远。

夏渺渺皱着眉,何木安喜欢她什么?不是她自恋!她就是有那种隐隐约约的感觉!

夏渺渺有些拿不定自己的猜想,但又很自信生活中她猜测出的别人的情绪,这是小时候的生活环境造就的她一项不错的能力,她轻易不质疑结果。

以前何木安就‘狂’她,她可以认为,他普通学生一枚,血气方刚,经不住一切母性生物撩拨,那么现在呢……

夏渺渺不确定,但那种感觉很强烈。可,他喜欢她哪里?这具皮囊?!总不能是灵魂吧!?

夏渺渺涂乳液的手慢了一下,自己都被自己自恋的起鸡皮疙瘩!背负一个人的爱,对夏渺渺来说非常沉重,下意识的就像撑起来不要让对方失望。

咔嚓——浴室的门再次打开,何木安从里面出来,西装革履,面容肃穆,丝毫看不出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浴室里那个大大的衣帽间是这个用处吗?

夏渺渺收回目光,低下头,慢慢的继续给自己手背涂乳液,何木安真的一点让人看不出来呀,哪有一点意乱情迷的感觉,仿佛刚才是幻觉一样。幻觉?夏渺渺突然抬起头看向他,他穿这么掩饰,是嫌弃喜欢她很丢脸吗!

夏渺渺眼睛一眯:“何安,穿这样不热吗?”

何木安冷冷的扫她一眼,不想搭理她,沉静的好像看一团文件,引不起一丝波澜。

夏渺渺顿时被前一刻‘自作多情’的想法打击到!这人什么意思!事后就不认账!?夏渺渺移回目光,想了想,不解气,又看向准备离开的他,上前两步:“扣子开了。”踮起脚,搂下他脖子……

……

夏渺渺胳膊有些疼的从床上起来,觉得有些事她还是应该自恋的想想的,比如……身后的男人,确实非常迷恋她……但应该不严重,因为如果她不硬来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但这点喜欢对她在这家里生存来说,应该就够了。

……

“夫人七点半才起床,大小姐都已经上学了,还是先生送的,先生又要上班又要送大小姐,多累呀。”

“伺候先生也是事,她什么身子骨,还能起不来床,又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生体质弱的,连床事上都要一喘三叹!”说话是霞光的老人,当真疼先生的紧,不敢说把何木安当孙子,是绝对当太子伺候到大,怎能容许别人给他抹黑。

“七奶奶,你小声点,何总管还在后山喂猪。”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吧,夫人刚来,总要积极一点,这积极一点总能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不是吗……”七奶奶说的小心翼翼,前面说夫人不好的话怕被外人听了去,却又不吐不快,他们先生一天到晚多辛苦,夫人怎么就不知道体谅,哎……

……

“夫人喝了两碗粥。”语速被快速完成,小姑娘低着头继续洗碗,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另一边洗碗的人愣了一下,继而嘲讽的一笑,又快速守住,语速更快,不细看都看不出嘴皮在动:“没吃过查师傅做的这么好吃的粥。”

另一个别有深意的嘿嘿一笑,立即又恢复如常,两人认真的洗着碗筷,然后放到传送带杀菌消毒,仿佛什么话都没有说过。

……

夏渺渺不想管这些事,一来,她不在这里长住;二来,她不在意;三来,时间久了这些人就消停了。总要给人改正错误的机会,就像她打工的那些年,也不希望唠叨老板个闲话被开除了,那太惊悚了,何况谁没说过老板坏话。

再说她唠叨老板闲话的时候就真的看不起老板吗,好像……那个是有点……不屑其人品的……

比如那位穿着店里的衣服约了年轻男人笑闹一晚后,又把衣服送回店里的老板娘。

比如舍不得丢掉油渣的鸡店老板。

比如往冰糖柠檬里兑大量添加剂却卖出无添加价格的经理。

夏渺渺这么一想,再琢磨一下何木安对她的好,好像放任这些人鄙视她不对,何木安都不这么鄙视她,这些拿着何木安工资的人就有些过了。何况她说老板闲话的时候可没让老板听见。

夏渺渺在休婚假,所以她很闲,非常闲,闲到公公婆婆不出现在东山给她立规矩,娘家不用回,贵妇之间的聚会不用参加。

她七点半起床,按下床头的按钮,遮阳的百叶窗缓缓打开,窗外的阳光、鸟声倾泻而入,唤醒了朦胧的精神。

她掀开薄被,进入浴室,洗了澡,换身紫色灯笼长裙出来,在阳台上对着满眼的各色花种伸一个懒腰。

九点半下楼吃早餐,牛奶燕麦、一叠素三鲜的蒸包,皮薄陷匀,据说营养搭配十分合理,还有一份蔬菜沙拉,不过她又要了两碗小米粥,煮的非常烂,每粒米都开着最美的花,弥漫着小米粥的清香。

十点半,夏渺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电脑放在腿上登上社交软件,手边上放着查师傅亲自烹饪的花生酥,香酥可口,就像电脑另一头,笑容一贯温柔的新巧姐。

中午十一点半,厨房准时开餐,她点了酱大骨、大米饭,抱着电脑过去吃,顺便打开视频向新巧炫耀一下她的伙食,她没有点的水晶虾饺,大颗的虾仁从薄如蝉翼的皮内透出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据说虾仁入陷从不用虾泥;

切成葱段的小黄瓜,旁边放着蘸料;一叠菜盒子,外焦里内,她昨天吃过,一口下去,酥的不用咀嚼,据说是查大厨看她喜欢,今天中午特意给她加做的。

一份清蒸鲈鱼,鱼怎么样夏渺渺不知道,但汤汁浓稠,奶白的色泽上洒落着几颗枸杞,一股不同于其他食材的药香,并不令人反感。

另外还有一份亲民的小米粥,照样颗颗开着花,温火熬煮两个多小时,把粥熬到最浓稠,最有食物的药用价值——养胃,才停的火,也就是说她早饭还没有吃完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

那感觉……夏渺渺觉得还没有吃进嘴里,就觉得很香很香了……门外小桥水流,良田万亩,葡萄串紫、芍药嫣红、松柏苍劲、树木耸天,门内饭菜飘香、高枕软裘、钟脆瓷白。

夏渺渺一边吃,一边快速的用字迹向新巧吹嘘这里的腐败,真是精神享受与物质享受起飞的装X体验……

下午两点,吃饱喝足,换身睡衣,躺在被凉风吹拂了几个小时候的蚕丝垫上,睡个舒爽的午觉。

下午四点,坐在沙发上刷着社交平台,等老公、孩子回家,顺便还等别人‘腥风血雨’的倒计时。

谁让她是别人口中,午睡两小时不懂养生的夫人;是吃掉一屉水晶虾饺的乡下夫人;是一直抱着电子产品没有为下一代好好锻炼的夫人。

但她们好像都忘了,她还是夫人,是夫人!是拥有整座山庄监控密码、又很闲的夫人!

人生就是这么现实,她是夫人!

大门开启的指示灯亮起,夏渺渺合上电脑,穿着紫色及膝的无袖灯笼裙,到门外去等人,看到一桥之隔的玫瑰园时她停下来若有所思。

百花园里,玫瑰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分支,甚至不是各色花种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种。

但它视野最好,正对着何木安卧室阳台的方向,是被何木安视线恩宠最多的,自然就成了百花园中福利待遇最好的,她查过各个花种的用度,为了不让玫瑰花期过后污染何木安视线所及的环境,这里的玫瑰四季不败。

夏有遮阳、冬有地暖、春有天窗、秋有防尘隔离段,为了让它长势最好,这里还有最肥沃的土壤,最美的蝴蝶,最错综复杂的给水管道,自然也有最高的经费,玫瑰园的工作人员不自觉的就比伺候牡丹、郁金香、芍药的金贵。、

可何木安喜欢它们吗?夏渺渺觉得未必。但它们的工作人员显然觉得他们已经不可或缺了,何木安深深爱着这片玫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