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玫瑰园/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的优越感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养出来。高薪、高地位、高空闲,所以又时间琢磨出自己不可或缺。

夏渺渺淡淡一笑,信步下了木桥,纤细的身体靠在桥尾,紫色的一圈在膝盖处随风晃荡,她边看着藤蔓上爬满的葡萄果,边等着即将下车的人。精致的景色,也衬出了人几分美感。

咝——

夏渺渺回头,束起的长发随意的落在肩上。

玫瑰园那里供水系统开启,如雾珠般朦胧的水气笼瞬间罩了所有的玫瑰红,如呼吸般的给水方式,让鲜花在雾珠中沐浴阳光,水珠盈盈,悠悠洒洒,自成一片雾蒙蒙的小世界。

站在玫瑰院外遥控这一场水雾的人端立在园头,年约四十多岁,穿着灰蓝色的工作装,神情认真,手法熟练,挺直的背脊透着对自己工作的骄傲。

夏渺渺看过他的资料,他是这片玫瑰园的总负责,工作十多年了,非常认真,是为园艺界的老师傅,侍弄玫瑰的老手,夏渺渺不讨厌他,只是不喜欢他那两个碎嘴的属下。

夏渺渺收回目光,看着渐渐清晰的车身,笑了。

夏尚尚跳下来:“妈妈!”开心的向母亲冲去,不过,还没有像小炮弹一样冲到,顿时被从母亲身后冲出来接她放学的的小白球吸引——汪汪!汪汪汪!汪汪!——

两人在院子里笑闹的追逐起来。

“慢点跑。”夏渺渺叮嘱着。

何木安提着公文包下来,陈秘书立即接过先生的包,站离先生的路线。何木安松松脖子上的领带看着女儿嬉闹的背影向渺渺走去:“她们老师说她中午没有午睡。”

“嗯,一会让可信早想带她上床。”夏渺渺挽住他的手臂,笑着指指女儿跑远的方向:“咱们也去那边走走。”

何木安看眼息水的玫瑰园,阳光折射在还未散去的露出上,显出一道七彩的虹:“好。”

尚尚先一步兴奋的跑过去:“爸爸!妈妈!彩虹!是彩虹——赤橙黄绿青……”好像没有七个颜色:“老爸你快点!”

“听到了,你看着点脚底下。”夏渺渺挽着他的胳膊走过去,这道彩虹并不稀奇,如果天气允许,每天这个时间过来都能看到,也就每次尚尚跟着兴奋。

小白球追着尚尚跑着——汪汪!汪汪——

何木安对女儿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她的热情。

“哦!彩虹我来了!”夏尚尚冲进玫瑰园,想彩虹跑过去。小白球伸着粗短的四肢也赶紧追过去。

夏渺渺笑着立在边上,侧过头,目光在视线追着尚尚的玫瑰园长那里停了一下,又移开:“木安,你看她跑的快呢。”木安、何安,何木安,夏渺渺决定中间的字用的实在是……

尚尚开心的跑着,不小心踩几株幼苗是常有的事,她不单踩苗,发现够不到彩虹后,又被旁边五颜六色开的正艳的花朵吸引,如盘的花朵层层叠叠,即便她一个成年人看了也觉得十分喜欢,更何况是孩子。

尚尚是个小孩子,而且是有了基本审美的小女生,所以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一朵开的正好的玫瑰花,开心的盯着残次的花朵开心的笑。

笑完松开手,忍厚重的花瓣掉落,又伸手,抓住大大的一朵,一拽,七零八落,然后像个小公主一样洒在空中,朦胧了她的视线,夏尚尚更开心了,觉得这样真有意思,又赶紧再抓一把,撒给围着它转的小白球。

小白球汪汪的追着落下的花瓣转圈圈,尚尚更开心了,抓的更加起劲。

夏渺渺看着她,几乎可以听到站在不远处的工装男人,心疼的惊呼声。

大概这些精贵的花朵,很久没有被人这么拧吧过了,还是只残害花朵,被抓的如此烂,影响整个视觉上的感官。毕竟爱花的人们都是费心的选了又选,最后整支剪下,既保留了玫瑰花朵本身的娇艳欲滴,又不破坏整珠玫瑰园的格局。

那叫格调,夏尚尚这叫捣乱,夏渺渺笑眯眯的看着,何木安也静静的看着,觉得女儿健康活泼,花园闺女,相得益彰。

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几乎瞬间,所以玫瑰园的工作人员,不知从感应器里看到审美,很快就赶到了下场。上至维护花朵大小的园艺师,下至维护土壤湿度的小师傅,整整二十多位工作人员,快速从休息室冲出来,义愤填膺。

夏渺渺想,他们或许是想看看谁这么不知死活,如此践踏他们的劳动成果。她同样也看到那位说她要把这里铲除了种菜地两个女人,她们站在人群中,像所有冲过来看到她们两人在这里后的人一样,低着头,瞬间收敛脸上的怒气,谨慎的站在一旁,没有了任何情绪,仿佛前一刻恨不得打死采花贼的不是他们。

何木安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什么,玫瑰园的员工居住地用的热感器,这并不是不能理解。视线又回到女儿身上。

夏渺渺笑着看着自家女儿,小小的身高,只能够到下面的花朵,满手满手的抓,花汁溅在她手上笑的见牙不见眼:“小心点,只抓花瓣,花枝上有刺。”

夏渺渺感觉到她说完后有人低下头了头,可能是掩藏劳动成果被这样玩了的不满,可能是觉得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但不管事那一种那是因为她开口了,且不是制止,所以多多少少有些迁怒她教子无方,在请勿践踏草坪的大环境下,她刚才的话无疑是修养不好的表现。

夏渺渺觉得就那样,自家种的又不是公用设施,抓就抓了,夏渺渺笑容越发和蔼的看着女儿:“那边粉色的好看,给妈妈抓一把。”气死你们。

然后故作忧心的看向一旁的何木安:“以后她偷跑过来玩可怎么办,玫瑰再好看也有刺,不如铲了吧,省的扎到尚尚。”

周围沉默无声的人顿时抽了一口气,铲了!?这是先生最爱的玫瑰园!?这是有五十年园龄的玫瑰园,是价值很高的园林公园,是——是——总之怎么能铲了!?夫人一定在开玩笑!

何木安看向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话题,别说尚尚身边一直都会有人跟着,就是扎一下也没什么。

夏渺渺不动声的掐了他胳膊一下,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的对他笑:“你说呢?”她可不希望这时候被唱反调,就是教育她也不行。

何木安顿时皱眉,目光凌厉的看向站在一旁,低头垂目的人们,这些人惹她不快了!不知好歹!何木安从鼻腔了里哼了一声:“嗯,铲了!”

夏渺渺笑了:“那好,明天我就让人把这里铲了,回头让人种些没有刺的,哎,其实我就不喜欢花,看着他们长在我面前就碍眼,你说要不不种花,种点菜怎么样,菠菜、油麦、小茴香,回头查师傅想炒什么还能直接让人来摘。”

何木安看向她。

旁边的人呼吸急促,这——这——

夏渺渺笑:“你想问我为什么想到种菜?因为有人觉得我会把这里铲了种菜呀,你看,我出身不好、年纪大了一定节俭、长在小胡同没有见识,怎么能看懂玫瑰的桀骜、美丽,就该觉得它占地方把它铲了种点小白菜、山药、土豆什么的才符合我的出身,我要是不把这里铲了,不是让很多期待的人失望,所以铲了,就种菜!”夏渺渺说完目光冷淡的看向站了几排的人们。

以中年男人为首的人顿时打个冷战!哪个挨千刀的嘴碎到夫人哪里了!

何木安脸色更冷的看过去。

夏渺渺笑着:“你们说是不是呀,开辟个菜园,也好让你们更有说话的题材,不过,你们说种什么好!水萝卜怎么样!要不然大葱?我看你们都挺闲,要不种点豆角,让你们腌咸菜!”

玫瑰园长哪里还听不出来,夫人这是生气了!咸菜,他们哪里会?再说他们是伺候玫瑰园的,如果让别人知道他们去腌咸菜,这些年得罪的同僚哪个会让他好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