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心肠/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腌咸菜不能满足众位的空闲?你们想想,几个人聚在一起撒把盐也能多聊会东家长李家短,说不定过些年,你们都能当选八卦杂志主编了呢。”

玫瑰园长听的冷汗直冒,赶紧站出来,急切的赔礼:“夫人,都是我们不好,您消消气,我奴下不严,让夫人受委屈了,夫人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让夫人满意!”

“不,我小肚鸡肠,就欠种水萝卜。”

“夫人——”玫瑰园长急的想给说话的人跪了,这是要整死他呀。这里是他的心血,是他在霞光山的地位所在,不能铲了呀:“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如果让他知道谁背后嚼夫人舌根,他就拔谁的舌头拔了,简直不知所谓,这里是什么地方,玫瑰种出来是为了让人舒心,先生养他们是为其服务,不是让他们给先生添堵,以后先生每次看到玫瑰园还不是就会想起这件糟心事,说话的人简直想把他整死!

站在中间的妇人身体颤抖了一下,更往人群里缩了缩,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夏渺渺看到了,但人吧,总有个点背的时候,谁让她倒霉碰到她那她开刀,这些个看不上她的人,总要有一个是她揪出来做‘榜样’的。

“那不行,我没有欣赏眼光,看不懂好赖,连玫瑰都不认识,由于我智商有限,你说这么多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这是我家的地方,我愿意怎么铲就怎么铲,需要向你申请吗?”

所有人顿时噤声,夫人说的这点都没错,这是夫人的地方,是先生的私人领地,这些年因为这里一直自称小世界,倾轧、斗狠丝毫不逊色外面的争斗,范围之广、职位之多,让他们机会都要忘了这里是私人的地让,是何家的一块地!

但没有人希望这片地消失,玫瑰园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现在可怎么办,万一夫人真的铲了他们这些玫瑰园的工作人员上哪里哭去!难道以后去深山老林里伺候草吗!他们背后也都有家要照顾!

“夫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回头让我知道谁嚼舌根,我替你让他滚蛋。”

妇人的目光顿时涣散,她……她……她有儿子要养。

所有人都回过神来,这片玫瑰园如果被铲了,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夫人,您息怒,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嘴碎,说的人更是脑子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夫人您是敏行魅力旗下的副总,怎么会没有审美这不是开玩笑吗!夫人,您看在我们伺候这片玫瑰园这么多年的份上,就饶了我们吧。”

“对,夫人,您看大小姐玩的这么开心,铲了岂不是可惜,大小姐一定很喜欢这片园子,回头我们就把玫瑰的刺都摘了,保证不会扎到大小姐,夫人,高抬贵手,别跟小的们一般见识。”

“我自己家的东西我还不能铲了!”夏渺渺眼神有点冷:“铲了就是对不起你们!”

所有人立即噤声。

夏渺渺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略过,最后定格在那两位几乎要缩进角落里的妇人身上,她们可不止说过她要用这里种菜,她记得还说了她够不上资格喝这里产出的玫瑰露,对不起她们的劳动成果。

生不生气这个问题早已经不是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她纵然不在意,也不会放任,总要揪一个出来证明她是有脾气的,自认倒霉吧:“你——就是躲在水工后面的两位大姐,出来。”

孙妇见逃不过,整个人都不好了,夫人是不是知道什么,她……她说道时候很小心的,也许……也许夫人并不是……

“就你,不用看别人了,跟这里人说说,你觉得我铲了玫瑰会种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盯在她身上,玫瑰园的工作人员恨不得手撕了她。

孙妇吓的腿颤,背负这么多恶意,是她绝对承担不起的:“夫人,夫人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夫人,肯定是误会了,夫人您……”

“要不要我把视频纪录放给你看,你仔细想想门口的大门处是不是写着,您已进入视频监控区域,请注意言行。”

孙妇脸骤然白了,人群中另一位妇人的脸也白了。

夏渺渺神色自然,要说多年社会历练还教会了她什么,大概就是同情心淡漠:“好了,别说那些虚的了,你猜猜吧,我会种什么?”

“夫人,夫人,我再也不敢了,夫人,您放过我吧,我还有孩子在上学,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养家,如果我没有这份工作,我儿子会上不起学的,夫人您……”

“就是说你儿子前几年能上起学是因为我老公了?”

孙妇语塞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这样报答让你儿子上学的恩人的,没事就诋毁人家媳妇,骂完了人家媳妇,还不能让人家把你开除,甚至不能动你的玫瑰园,动了就是不让你儿子上学,何木安,我怎么不知道,你请回来了个奶奶呀!我要不要上柱香供着她呀!”

何木安脸色很冷,语气更冷:“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位长辈。”

孙妇顿时觉得脑子一阵轰鸣,害怕的瞳孔放大,手指颤抖,她……她……

所遇人都低着头沉默,本来想打同情牌的人纷纷闭嘴。

夏渺渺的目光淡淡一扫,心里没有任何怒火,只有演算了很多遍的台词,念的也不甚走心,绝对的无悬念权利下,她甚至没有把她们放在心上,所以谈不上她们的表情有没有取悦她:“大家还有没有意见。”

“不……不敢……”

“既然不敢,待会就让人都拔了吧!看着就心烦!”

“夫人!”孙妇突然开口,神色苍白,带着害怕,她背不起这些人的恨:“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嘴碎,是我们说夫人坏话,是我们没有审美,是我们嘴欠,夫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们吧,夫人……”

“这怎么行,我要是放过你,不是显得我太大度了,对不起你对我的描述。为了显示你是对的,我决定成全你,以后你也就不用辛辛苦苦的伺候这片玫瑰园,不用每天休息十八个小时,辛辛苦苦看玫瑰六个小时,把伺候的这么漂亮的玫瑰园放在我这个牛嚼牡丹的人眼里,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再说工作那么长时间,再把你累出个好歹来,我怎么对得起你儿子。”

“夫人,是我不识好歹,是我恩将仇报,何先生给了我工作的机会,好吃好喝的养着我,我还不知足,我不识好人心,我不是人,夫人我……”

夏渺渺瞬间打断她:“然后呢,说完后我不原谅你,我会有什么名声——铁石心肠?这么说来我原不原谅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都落得跟佣人斤斤计较的名声,我却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说了你两句而已,你绝对我该交换这么亏本的生意吗,如果你是我,你甘心吗!”

孙妇愣住,哭的狼狈的脸上一片茫然:“夫……夫人……”

夏渺渺看看时间,她快该吃晚饭了,查师傅的手艺真的好。

“夫……夫人……我……”

夏渺渺看向一旁的何木安:“问你个事,我如果做的狠了,她们可以主动辞职吗?”

“要陪违约金。”

“夫人!”孙妇大叫:“我真的知道错了,夫人我再也不敢的,我真的再也不敢了,你饶过我这一次,我——”

夏渺渺冷笑,怕赔违约金:“好了,既然道歉是真心的,就别反复说了。原谅你也行,把手套摘了,徒手拔一亩地的玫瑰吧。”

“夫人——”孙妇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里的玫瑰一人多高!浑身都是刺,因为伺候的好,刺长的十分茂密、结实:“夫人……”当着何先生的面,唯恐先生没发现您心如蛇蝎吗!您怎么能——

玫瑰园长不等她说完,突然跳出来:“夫人,她拔,现在就拔,谢谢夫人体谅,谢谢夫人。”

孙妇瞬间惊恐的看向园长,她整个胳膊会废了,她——

夏渺渺淡淡的点头:“嗯。”总要付出点代价,恶毒的名声被的才舒心:“不想干了就让她辞职。”

孙妇惊恐了,若不是这年头不流行跪地求饶,她绝对把头磕破:“我真的不敢了,夫人再给我一次机会,夫人——”

夏渺渺叫来尚尚,带着何木安转身,把身后真诚很多的呼喊声抛到身后,她们的工资不低,实在不想做,交个违约金回家就行,如果真徒手拔了一亩玫瑰园,她更有信心自己会豁达的接受敢作敢当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