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两碗小米粥/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动了玫瑰园的消息顷刻间传到所有有心人的耳朵里。

厨房帮工的几位佣人顿时惊若寒蝉,徒手拔一亩玫瑰园?!夫人真敢做!怎么办!她们说过的话是不是也传进了夫人的耳朵里,夫人会不会也对付她们!?

起居处的七奶奶紧张的看眼她的帮工,当初她说那句话时只有这个小徒弟在场,小徒弟会不会揭发她,到时候她一把年纪了还被请出去,还不是丢死人。

小姑娘好像看出了她的忧虑,突然对七奶奶安抚的一笑,低下头继续忙碌。

高职员工的别墅区内,高雅美在徒弟的搀扶下从绣案前起身,低垂的眼镜透出几分忧虑:“夫人真的那么做了。”

“可不是,哎……”多余的话一句没说,甚至连夫人处理的好不好、是不是过于斤斤计较都没敢说,唯恐被听了去,自己成为第二个孙姐。

高雅美皱着眉,资历如她也没有评价这件事,只是问了句:“先生什么态度?”夫人真是敢呀,在先生面前对佣人如此手段,就不怕丢了心善的形象。

“先生没说什么。”

高雅美顿时叹口气,夫人到底是夫人了,今非昔比了。至于夫人这么做对不对?哪有什么对不对的,这里是她家,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如果真要评价对不对,看看现在夫人闹成这样,全霞光山如此安静,也能看出夫人手段震慑了很多人,至少再说她一句是非,先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至于怀柔政策什么的,这里又不是需要义务教育的地方,还要以德服人不成!

夏渺渺好像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依旧笑眯眯的,陪着何木安看着女儿在客厅做了会手工,提醒他们该吃饭了。

夏渺渺看着依然在桌的小米粥,笑呵呵着对何木安道:“我就喜欢每次喝两碗。”

夏渺渺话落,刚刚端着凉菜出来的小姑娘险些掉了手里的盘子,脸色惨白,震惊无比,她……她说的话夫人是不是……是不是也知道了……

夏渺渺看她一眼,又收回目光,闲闲的开口:“如果有人不相信,觉得我不该喝两碗,按时她没喝过查师傅的手艺,真该让她们都常常刚出锅的小米粥,最好一百度的时候,直接每个人灌两碗,保证又鲜又滑又原汁原味。”

小姑娘手里的盘子咯噔噔的响着,吓的立即翻身跑了回去,慌乱的不得了,她要辞职,她不干了,她不要被灌小米粥。

查大厨见状,赶紧让人顶替她的位置,出去上菜的人便听到先生边吃饭便说着:“喝两碗尝不出来怎么办,一锅倒下去,味道才永生难忘。”

“不说那个,你尝尝查师傅做的煎饼,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煎饼。”煎饼既然能做的这么与众不同,如果不是查师傅出手,她一直以为煎饼就是她每天路上吃的那种。

这张煎饼就两个字,香、酥,是用石墨手工磨制的豆浆,秘制的酱料、酥脆的油饼,一口下去,以为再吃顶级盛宴。

夏渺渺非常喜欢,觉得查师傅这手艺不出去卖亏了。

何木安依然尝了一下快,没说这是怎么来的,这张煎饼的手艺来自煎饼的发源地,真正的百年老手艺,能做百年的,且生意火爆的,都有他们的密集,用就是这张煎饼,这么多年来,他偶然会吃一张。

……

夏渺渺心情很好,坐在后院的树荫大道上的摇椅里,捧上一本书,慢悠悠的欣赏一上午,什么杂音也没有。

至于被人是不是真的觉得她好,并不重要,重要是清净了很多,她也不管何木安今天一早清理了多少人,但今日孙大姐,失血过多的吊着胳膊交任务后,她也不再追究这些事。

阳光、树荫、冰茶、一本书,嗯,不错……

……

“夏姐,您婚假结束了?!新婚快乐?”

“夏副总没有去渡蜜月吗!您才休了半个月婚假呀。”

婚假就半个月好不好。

“夏姐。早上好,终于见到夏姐了,合个影。”

夏渺渺赶紧在小姑娘的镜头前笑笑,她上班了,半个月婚假,她一天都没有少休,全公司的热情她都感觉到了,她今天来是来向总部申请外调的,在这里工作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自由行,以后每天出现,大概都是今天的盛况,她接受范师父的邀请,另起炉灶,那是她的兴趣所在。

敏总没有表示反对,表达了自己对范笑的欣赏,顺便祝福她也能找到好归宿。

夏渺渺笑笑,说起这个她也不知道怎么说,按说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这样寄希望于别人老公的行为实在是……

但范师父也没有做什么,就是远远暗恋了十来年,这次离开嘉市,除了有她认为的时机成熟,估计也是做了个了断吧,毕竟对方儿子都要上小学了,看着心里也不是滋味不是吗。

夏渺渺和范笑的工作室依旧隶属敏行集团,只是控股权握在了自己手里,她占百分之三十,师父占百分之四十九,剩下的给了敏行。

工作室的名字没有任何心意,因为范笑这位精益求精的老板直接取好了,叫——笑了这更夏天。

夏渺渺觉得吧:“秋天是不是有哭的嫌疑?”

范笑瞥她一眼:“懂什么,有你这个镇上之宝在,我就是叫犯上也能裁员滚啊滚,叫什么不重要了,赶紧收拾工作室的卫生。”

笑了整个夏天,就在她新买的小区旁边的写字楼内,只有两站车程,用以前人的习惯,走着走着就到了。

夏渺渺正式搬到了新家,虽然没有享受不尽的视觉美、没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越生活,没有鸟语花香的环境,甚至不能古木苍天遮天蔽日,但惬意呀!

属于自己家的惬意,属于她的小生活,今天第一天下班,当了一天勤杂工,顶着热辣辣的太阳趴回小区,汗流浃背还要维持着形象,回了家,立即把鞋子踢开,包包扔在玄关的墙上,边往浴室走边撩起上衣开脱。

夏渺渺脱了一半,突然觉得不对,赶紧放下来,就看到何木安穿着家居服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她。

夏渺渺觉得什么形象都美了,虽然都结婚了,但是才半个月好不好,在彼此印象里还是有点好形象的:“你——你——怎么这么早下班了。”她就说家里怎么开这空调呢,原来他回来了。

何木安扫他一眼,对她几两肉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走了两部进了书房。

夏渺渺看了关上的房门一眼,因为太热,没什么琢磨他,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穿着棉质的宽松睡衣,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推开书房的门。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顿时被她的声音代替:“尚尚呢?”

何木安头也每抬:“妈下午打电话说她要带,可信已经把她接回去了。”

夏渺渺点点头,帮他关上门,去阳台擦头发。夏渺渺擦了一半突然想到一个大问题,又返回去推开书房的门:“晚上吃什么?”

“你看着随便做一点。”何木安依旧没有抬头。

夏渺渺看了他一会,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又帮他带山门,想想也对,他以前不是照样吃她做的东西,他只是挑挑拣拣了些,但对于果腹他不挑。

夏渺渺虽然这样想,但也没有随随便便给他下碗面,以前不知道他不喜欢,所以随便来。现在既然知道了,最不济也该做的像顿饭,有粥有菜有馒头。

晚饭便是红烧茄子、柠檬鸡翅、大米粥和馒头。

……

“吃饭,可以啊……楼小姐请客?”夏渺渺笑的不行:“新巧,你好不容易做东,还抓个冤大头。”

若不是手机信号远,张新巧非戳她不可:“哪次没有请你吃饭了,还碎嘴,是我们杂志接了楼家一组广告,前天也确定了服装总监,是你们范总,所以趁这个饭局,正好认识一下,我告诉你,爱来不来。”

“别,一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