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何夫人该什么样/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挂了手机,小心的把它放进围裙的防水口袋里,随意的哼着歌继续洗碗:“潺潺的流水,哎耶……绿绿的草原……”

何木安皱着眉站在一旁看着他,走出去又走进来,又走出去又进来,他觉得,渺渺做了饭,他该洗碗,但渺渺似乎没有这种意识,甚至没有故意不洗碗,第一天生活就给他点下马威的气性。而且,歌一如既往的难听的。

“……这是我的家……”

何木安眉头皱的更紧,一句都不在调上!真的非常难听!但这些都是小事,现在重要的是他想刷碗,而且最好刷到,这关系到他在家里的地位。

现在渺渺或许不计较他不做家务,如果长此以往,渺渺会不会想起其他男人的好。可吃了饭,渺渺没有去看电视,没有给他个眼神,示意他家务要平摊,她甚至没有把他当一盘菜的意思!

可他明明会!他可以为家里贡献一份力量。

夏渺渺诧异的看何木安一眼:“你干嘛?工作忙完了?”就两个碗,她随便刷刷就好,杵在这里干什么?当雕塑吗!碍事。

夏渺渺把他别走,哼着歌,继续忙。她没想过让何木安做家务,其实她觉得很多时候,感情好的话,都互相体谅的话,女人并不介意谁做家务,尤其是男人收入极其高,担负养家重任时,女人很愿意在家瞎忙活的。

因为上天赋予了女性这项天赋,她不跟何木安比谁赚的多,何木安当然也不能跟她比谁扫地干净,这是男女从种族上的根本问题。再说夏渺渺至少不反感做家务,以前高湛云工作自由度高,很多时候她下班了他已经……

夏渺渺转过头不想了:“你去忙吧,不忙了就休息会,我一会就好。”

何木安犹豫再三,硬着头皮坚定开口:“我……会刷碗……”

夏渺渺茫然,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们安安这么棒呀,厉害。”好了,该干嘛干嘛去。说完低下头假装快速忙碌,以前说惯了,现在好尴尬。

何木安愕然,转身出去,他怕渺渺因为口误,想起谁心里愧疚,继而不舒坦。

夏渺渺看着他出去了,又脚尖题上门,想刚才张新巧的问题,楼家?她觉得有些耳熟,可能是她在以前的工作中无意中听说过。

……

“你妈妈竟然在葡萄架下的小洞天种菠菜!”木秀筝在东苑里,指着她第二喜欢的葡萄架,惊讶自己看到的,竟然有菠菜?!菠菜呀!?

夏尚尚不怎么走心的点点头,穿着小裙子在阴凉下逗着小白球,声音平静:“是爸爸种的。”

木秀筝闻言更加惊讶的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你爸!他是不是魔怔了,那片葡萄园远眺霞光瀑布,近观牡丹花园,他竟然在那里种菠菜,园艺师都要疯了知道吗!”

夏尚尚不太懂,晕晕乎乎的看着奶奶:“爸爸说很有意境的。”

意境个头!不过木秀筝见乖孙女茫然无知的样子,心理顿时咯噔一下,不禁想起母亲今早跟她说的话:尚尚也不小了,该教育起来了。

木秀筝突然有些慌张,看着眼前漂亮、懵懂、依赖的孩子气小脸,再想想儿子像她这个年纪时被教育的冷淡、愤世嫉俗,看向她时期待被救赎的信赖,木秀筝便有些慌乱,一时间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子走过的路哪怕千分之一她也不希望小孙女受一遍。

笨点怎么了,长的慢些怎么了,她还是个孩子,她有权利赖在父母亲怀里撒娇享受她的童年。

可木秀筝更知道自的是狭隘,慈母多败儿,她手里养不出出类拔萃的孩子,虽然也许不会多差,但绝对不会木秀于林。

她跟不敢保证她这一刻袒护了孩子,将来孩子不如意时会不会怨她,毕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木秀筝很少纠结的心,纠结了,盈盈如水的大眼睛因为这件事瞬间蒙上水雾,心里承受着不能承受的重量,她蹲下身,温柔的看着小孙女,毫无瑕疵的手指抚摸着孙女还未张开的稚嫩脸庞,轻微的叹口气,眼里是不知所措的纠结:怎么办?

她难道就不能有一个单纯的孩子,有个会撒娇的孙女,有个像所有孩子一样的孩子,做一个普通的奶奶。

而且孙女是女孩,何必着急,何况将来儿子肯定还会生宝宝,尚尚就这样有什么不好,瞧,小姑娘多灵性,何必要多厉害,女孩子家家的差不多就行了不是吗,也许她会有一个好弟弟呢,也许她比自己还要幸运呢!就算不如自己,但尚尚总还有一个厉害的爸爸吧!

木秀筝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现,对呀,尚尚的爹妈又不是她和何盛国那样的白痴,人家爹可是何木安,护得住人家女儿,还能任凭她公公婆婆带走孩子不成。

木秀筝整个人顿时精神了,她要给儿子打电话,就不信何木安治不了她自命不凡的公公婆婆!

“奶奶……”这么大了哭鼻子好吗……她是不是要当没有看见奶奶的糗事……

……

楼右夜对夏渺渺是善意的,这根印象好坏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是何夫人,在心中敬意之余也想跟她成为好友。

何家当家主母的身份过于沉重,孩子的重担都是次要的,面对这样一个大家族,上敬宗祠,下礼家族,是一个非常耗费心力的过程。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一言一行都有人好心人为您量身打造,甚至吃多少饭喝几口水都为您衡量好,交什么朋友都有规定,买什么东西也要有律师跟着,这样的几乎被监视的生活环境下,人的压力是非常重的。

重压之下人对感情会跳出这个世代的婚姻观,更倾向于以前的家族婚姻观,这是必然的结果。

楼右夜希望成为何夫人那时候的第一选择,除了因为家族期待,她还非常喜欢何木安本人。

楼家对她有这样的期许她一点也不惊讶,何灭出自楼家女人,楼家因此得了很多好处,跻身入二等附属一族,虽然还不如温家,但也不差了。

所以楼家想重复姑姥姥的路也在情理之中。

正好公司与何夫人的工作室有这次合做机会,她希望趁这次机会能跟何夫人成为好朋友,哪怕有个不错的印象也行。

所以今天她做东,典市的天城酒家,不敢说一流,但已是不俗。

楼右夜穿着一身白色的办公室套装,不张扬不出彩长发披散在肩上,坐在大厅里。

但她不知道,如此低调的装扮,她依旧是路过的人视觉的焦点,她甚至比柳拂衣更多了份飒然的美丽。

楼右夜仿若未觉,安静的翻看着等候区的杂志,静静地等着,自成世界。

夏渺渺提着两个手提电脑,小跑的跟在师父身后,边喘xi边吹嘘着师父各种丰功伟绩,嫣然一个合格的狗腿子。

范笑受用的任小徒弟恭维,高高在上的女王范十足,一点看不出斩断二十多年暗恋的悲伤,夸张的环形耳环相得益彰的挂在她耳朵上,民族风重的听雨小褂带着天然的飘逸和道韵,在这个季节传出江南水乡的梅雨纷纷,通身的时尚气息,天然抓人眼球。

此刻她摘下早已不流行的却被她配出心意的蛤蟆镜,随手放入夏渺渺上衣的口底:“拿好,摔碎了小心本师父让你赔。”

“是,师父。”夏渺渺笑着追上师父的脚步。

楼右夜早在她们进门时起身,诧异的看着这样的组合,这……跟她想象中的何夫人一点也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