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楼右夜/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夫人不该是……

范笑也看到楼右夜楼大小姐,孤傲如她也不禁凤眼含笑,踩着慵懒的步伐郑重的过去寒暄。

楼家这位传奇人物据说深居简出,是业界男士口中当之无愧的绝代的佳人,不争名利不喜纷扰,很少听到她的新闻,负面的几乎没有,喜慈善、擅安静,是许多成功男士都想娶回家的最佳人选。

夏渺渺不禁越过师父的肩头看了一眼,瞬间惊讶于对方微笑时亲和力十足的祥和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对方越过师父对她笑了。

夏渺渺收回目光。

范笑主动兜住了楼右夜的善意,据说楼右夜不是楼老总裁的女儿,是外甥女,但楼总在她很小的时候收她做了养女,带她比亲生女儿也不差,想必楼小姐真的是一位安静祥和、操守无可挑剔的女儿。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楼小姐,让您久等了。”

夏渺渺提着手提站在一旁。

楼右夜莞尔,目光诧异的落在小妹般的夏渺渺身上,对方穿了一件宽松的短袖体恤,下身是常见的七分牛仔裤,别说霞光山老掌柜的纯手工制作女装,就是市面上不错的品牌都不是。

楼右夜肯定她这一身是再普通不过的装扮,而且还是跟在范总身后,还提着两个电脑?这……

范笑见状,眼中的诧异稍纵即逝,心里却琢磨不透对方什么意思,难道没有被人伺候过?“哦,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新伙伴夏渺渺,她没有接触过这一行,刚刚出道,现阶段任职我的个人秘书。”

夏渺渺见状赶紧伸出手:“楼小姐好。”

楼右夜也慌忙伸出手,只能从善如流:“夏小姐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都久等了吧,实在是太堵了,我险些在主干道上下不来。”张新巧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楼右夜闻言不得不从何夫人身上移开目光,看向张新巧:“哪里,我们都是刚到,走吧,我定了包间,希望我们有一个愉快的晚餐。”说着站定想等夏渺渺先走,楼家根深蒂固的教育告诉她何夫人的地位不可超越,就算她喜欢何先生,对何先生抱有想法,以后也是与何夫人当教导,需要何夫人的扶持。

范笑、张新巧等着她先走,一时间几个人有些尴尬。

楼右夜见状,秀气的一拍脑门,这个动作做起来行云流水,可爱的不得了:“看我糊涂的,这边请。”

夏渺渺惊叹对方一把年纪了,能如此少女?!不过赶紧低下头跟上,某些事是羡慕不来的。

范笑突然凑近夏渺渺耳边:“去给我买盒消食片,一会把房间号发给你。”说着接过手提,对楼小姐说笑。

范笑是夏渺渺的恩师,是范笑一手带出来的众多徒弟之一,使唤夏渺渺她无压力,一来夏渺渺不怎么重视她何夫人的身份,二来彼此一起工作,她一直当她是当年的小徒弟,她也一直敬她一声师父,两人的相处模式,很多时候还跟在嘉市时一模一样。

楼右夜惊讶的看眼没上电梯的何夫人,也是这一次聚会她重点接触的人,但看着张总编和范总不甚在意的表情,她只好压住心里的急切的把人拉回来促膝长谈的心,应付的对着两人笑……

夏渺渺在这一行是新手,比不上工作多年的师父,今天的宴请是师父的主场,她就是过来跟着师父学学经验、找找感觉,所以到了包间,她坐在师父旁边也不说话,安静的做个聆听的小角色。

楼右夜不时把话题转到她身上,她可不是谈生意的,她的目标是夏渺渺,她年纪不小了,楼家新长成的姑娘们都到了如花似玉的年纪,她耗不起,她只能抓住何夫人,她不敢保证何先生有了其他选择会不会还把目光留在她身上,她……

楼右夜静静的笑着,只有交流,以后才能成为朋友,交流出新的问题才能有机会两人私下坐

坐,一来二去不就认识了吗。

“对不起楼小姐,我不太懂这方面的问题,您可以问我师父。”

……

“对不起楼小姐,我刚刚到,张总编是这一方面的行家。”

夏渺渺全程都没有参与话题,无论是服装搭配还是灯光饰品她都没有发表看法,也就在范笑让她提供资料时,合理的当个小秘书。

楼右夜再次把话题扯到她身上。

夏渺渺也只是笑笑,说自己刚起步,口吻与前面相同。

“夏总自谦了,我看过你在魅力上的专栏,对时尚把握很有自己的看法,服装搭配我也很喜欢,非常想于夏总合做。”

夏渺渺腼腆的笑笑。她在魅力时,读者受众群体就不是楼小姐这个级别,楼小姐这样说对她就是客气客气。

张新巧见状接过了话题,夏渺渺是来吃来见场面的,她那点斤两也就给二线小明星补补妆,楼家这笔生意可不能让她搞砸了:“我们都很好奇,楼小姐怎么想到投资娱乐产业?”

楼右夜无奈的看过去:“家弟兴趣所在,我也就是帮忙打打下手,以后全仰赖各位帮忙了。”

“哪里,承蒙楼小姐看得起我们。”

楼右夜笑笑,话题又绕到夏渺渺身上:“夏总以后大概会从事你们工作室哪方面的事物?”

夏渺渺莞尔:“要看范总的安排,范总从业十多年,有专业的眼光和能力,我相信范总的决定。”

嗯,不错,知道随时拔高自家的地位,范笑慵懒的看她一眼,表示马屁拍的很到位。

楼右夜豁然而笑:“恭喜范总找到这么好的合作伙伴。”

“楼小姐才是,听说楼小姐独自运行着楼氏百分之二十五的年盈利…”

……

“楼小姐对你挺热情呀。”从饭局出来,范笑戴上眼镜,年纪大了,总要遮一遮皱纹。

张新巧也感觉到了:“会不会有事要求何安,他们这种大企业家,都有绕不开的关系。”

范笑拍拍小徒弟的肩:“小心点,别被对方套了,你那个前小男友既然没有帮,迂回到你身上想办法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别轻易入套。”

“什么前男朋友,已经结婚了,你就别提了。”

范笑优雅的抬抬眼镜:“不是吗,我记得以前你没少诋毁他,你女儿不爱上学你还说遗传他呢,难道是我记错了。”

夏渺渺无语,黑历史呀,当初她怎么就那么嘴欠:“我觉得楼小姐挺好的,一直笑呵呵的。”

张新巧闻言直接吐了:“快看,快看,刚出炉的圣母,还‘笑的很真诚’你恶不恶心。”

夏渺渺也笑了:“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何木安工作上的事我不参与,如果真求到我这里恐怕是找错路了。”

范笑摇摇头:“别把问题想的太简单,这商业场上的手段,可不是你争个副总那么简单,小心人家温水煮青蛙,到时候你躲不开面子不帮也得帮。”

“不会吧……”

“这样,以防万一,你回去问问你那个小男朋友,看禾木集团最近跟楼家有什么工作上的纠葛。”

……

夏渺渺没想过问何木安的工作,但真转到了她这里,她觉得应该问问,万一人家真在她身上下功夫,不能浪费了人家时间。

“怎么回来这么晚。”何木安坐在客厅里,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夏渺渺觉得何木安这点不错,至少不管他乐不乐意,她耳根不受破坏,她愿意把这句话想成什么语气就想成什么语气,她在心里用惊喜、惊叹、可爱的语气念了一遍后应对自如:“吃饭了吗?”

“……”何木安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看什么看!用行动抗议!夏渺渺提着打包的菜往厨房里走:“我不是跟你说了,今晚有饭局。”

“……”说过吗?好像……

夏渺渺打开冰箱门把菜放进去,为了照顾何木安的视觉,她特意买了双门六隔断,剩菜剩饭独自占一个格:“问你个事,你们最近跟楼家,就是他们家有个女总叫楼右夜的有生意往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