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把菜热热/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闻言顿时警惕的看向厨房,后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不过是一个名字,渺渺不是钻牛角的人,她就算知道了什么,也不会想当然的下某种决断。

何木安不知道该说她信任他,还是心太宽,莫名的松口气,声音缓慢又带着刻意的平静:“怎么了。”

夏渺渺关上冰箱门拿着西红柿走出来,咬了一口:“也没什么,就是今天跟她吃饭,觉得……”夏渺渺不好形容觉得挺自恋的,但:“挺热情的。”热情:“所以问问你们有没有合做,万一让人家表错情就不好了。”

何木安见她看着自己,装作很平静的目视她的方向,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敢肯定她忘了他提过的一个问题,但这种事提醒她后是不是会闹家庭矛盾。

夏渺渺疑惑:“怎么了?有问题?”

何木安从她啃西红柿的脸上扫过,目光装作平静的重新移回手里的报纸上,拧着眉,在说与不说间做斗争。

夏渺渺惊讶了,瞬间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真有什么吗?

何木安见她那死样子,瞬间合上报纸,气她会想出花来:“有……我爷爷是现任楼家当家人的姑姑亲生的。”

夏渺渺一开始没回过神来,下一刻瞬间震惊的看着何木安!“亲生的!”

何木安见她像看什么好戏一样的脱口的话,顿时觉得自己娶了个没有共同语言还有浓浓八卦感觉的圈外人,这有什么可稀奇的,至于当做什么大事一样的看着她!好看他们做了一件多么惊世骇俗的事!

夏渺渺整个认知都震颤了,何木安的曾奶奶可不姓楼,也就是说他爷爷不是他曾奶奶亲生的?

楼家,楼家?“啊!——”她想起来了,楼家,被何木安曾奶奶扶持起来给何家生子孙的那个!

夏渺渺忘了合下巴,眼里都是看到电视机里播放伦理片的震惊,现实中还真有这么诡异的事!?而且还被她经历着,那酸爽的感觉简直难以用文字描述。因为楼家还做正宫的温家不同,楼家是专门送……送……

用现在不流行的一个次说是——姨太太,用现在流行的词说叫——小三。

夏渺渺的西红柿有点吃不下去,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她不敢随意评价当年何木安曾奶奶的决定,毕竟她那时候跟他们现在不一样。

而且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身份背景不同、时代不同,对待婚姻的观念就会不一样,像何家这样把祭祀、宗祠、红、白四件大事当做信仰来做的人家,是现在结婚可以随便选日期的人无法体会的。

他们何家的主母也更像中国古代的当家主母,肯定不会是妒妇,不会因为老公纳妾就生出什么想法,否则那么多嫁出去的女人岂不是都要上吊。所谓的嫉妒都是现在的女人用现在的婚姻观揣测那个时代的婚姻观,其实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婚姻观,不同的获得食物的方式滋生不同的繁衍观。就算原始社会,女性以繁衍为目的,什么一女多男,一男多女,是被广泛接受并适于人类繁衍的。

那位何家老夫人肯定在那个年代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她曾公公的事迹她在书中看过不少,那样一个男人,在何家起到了承上启下,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时候的何家需要一个有铁血手腕的继承人,他可能不需要多智慧不用多人善,要的是狠,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沙发果决,她可能不满意自己生出的子女,或者为了孩子多了后择优而选,所有有了当年的何爷爷就是何灭老人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一代何夫人的选择是对的,何家成功度过危机,并且还教育出了何木安。

在何家,这样的当家主母被后世敬重,就算她结婚后去执香,也要给她上一枚香火,而那位生了何老爷子的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更不会走进何家宗祠享受何家香火。

夏渺渺突然间觉得人生观又被洗礼了一遍,非常不耻下问的疑惑道:“她对我热情是什么意思,想替我生你儿子?”

何木安就知道她会想出花来,看吧,果然想出花来了:“现在又不是以前,儿子你自己不会生。”

“万一我生不出来呢?”

“……”怎么可能生不出来,您平时不看医学方面的书籍?!这类想生什么就生什么的烂大街技术至于让您老问出这么没有水平的问题!不过想想他老婆连国门都没有出过,如果不是生尚尚或许连她们胡同都没有出过,指望她懂什么。

“你是不是在鄙视我。”

何木安张张嘴,又闭上,他什么都没有干!

“就算我生的出来好了,如果不够优秀呢?是不是也要挑个姓楼的,她是不是就盯着我这一点呢,她这是在诅咒我儿子考试五十分以下吧!”

何木安想想,骤然觉得渺渺神了,对方可不就是在诅咒他儿子性格不符合他脾胃!楼家简直想造反!

夏渺渺越想越觉得是那个意思,她不随意诋毁何家前前前任主母为何家每任主留的这条后路。

可她们出现的时机最不济要在她女儿不孝儿子不悌,她对子女在继承何家上失望透顶,觉得何木安该生一个正常的当家人时自己主动去选择,而不是被找上门来,让她觉得不太高兴,现阶段又不好接受的方式吧。

有些事就是这么个道理,也许结果一样,但过程要恰到好处的放生而不是被钻营。

夏渺渺瞪他一眼,不爽的扔了西红柿柄回卧室:“还没有生呢就被惦记,恐怕生什么根本不重要,人家看重的是生的过程。”嘭的一声关上门,进浴室,洗澡。

何木安瞬间站起身,推开卧室门敲浴室门:“夏渺渺你什么意思!夏渺渺你出来!什么叫过程,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老婆是你,再说那种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楼家历代都是何夫人手里的筹码,他们全完听命于……”

夏渺渺赶紧打开浴室门:“嘘……大爷别说话……你一说长句准没好事,惜言、惜言——”嘭——

何木安脸都绿了,什么意思:“夏渺渺!开门——你开门——”

夏渺渺哼着歌洗着澡,被人惦记这种事虽然闹心,但嫁了何木安,他先前又对她说过一些问题,而她在外工作,不可能碰不到这种刻意的接近,而且又用的不讨厌的方式,怪不到何木安身上,也怨不着人家钻空子的人。

她能做的就是想开一点,想想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还嫁的不错,就要对自己有信心,何安如果真喜欢对方,还有她什么事。

夏渺渺突然关了淋浴,对着门喊:“敲什么敲!敲坏了你买新的!想你的六七八九个儿子去!”

何木安忍着火气在外面徘徊,她……她……她……什么意思,她……没事往他身上泼脏水……“夏渺渺这是原则问题,你不要无理取闹!你不能自以为怎么样的揣测!不给我辩白的机会,楼家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真的没有!你出来!这个问题必须说清楚!”不明不白的这样不好,对夫妻感情非常不好,尤其她的生活环境、接受的观念摆在相对和谐的水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东想一下西想一下,难保不会想出一个离婚的的结果。

何木安简直要疯了:“夏渺渺!你开门,夏渺渺你要清楚,我不是那种人,平时嫌我不洗碗不擦地这些都可以但你不能想——”

夏渺渺突然打开门,看着他:“我就那么想你了怎么着——”宽大的浴巾围在脖子里,正好从胸前盖到脚面。

“……”

夏渺渺危险的看着他:“你什么表情!你又鄙视我了是不是……你刚才在想我什么……你说,你说!”

何木安指指厨房:“我还没有吃晚饭,我把你拿回来的菜热热……”

------题外话------

我看到评论区说儿子是夏渺渺想生就能生的吗。(*^__^*)儿子不是夏渺渺说生就能生,是何木安的医疗团队想生就能生的。但何家肯定也不介意女的掌权。生男生女的技术各国都有,很多国家都对国民出售,可以让育龄期女子百分百选择想要的子女性别。只是因为咱们国家前些年一胎制,所以明令禁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