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投诚/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后悔了!她为什么要心疼他半夜回来!就是回来听这句话的!女人果然不能心软心疼他那一个人孤单,心疼他工作辛苦,心疼他一个人在家无聊,结果,结果就是她胖了!

胖了你别看!

夏渺渺放下筷子推开碗,转身进屋,不吃了,减肥!

何木安见她走了,猛然抬起头:你胖了就胖了,为什么不吃!生气了!?

何木安想完心情不错的低头继续吃,他朋友圈发完以后的怒火是她的一千倍。

……

“夏总早。”

“夏总十点开会。”

“知道了。”

她是胖了一点点,但不是很明显,衣服还没有换码,是何木安眼瞎,所以她睡了女儿的房间,她都胖成那样了,怎么能玷污了何木安伟大的眼睛。

夏渺渺喝着茶看着桌案上的资料,把家里无关痛痒的小插曲放在一旁,认真的履行自己的工作。

助理推开房门:“夏总,前台楼总上来了。”

夏渺渺抬起头:“我们有约吗?”

助理提醒她:“那是楼总?楼氏集团?”有没有约重要吗?人家肯来她们小小的工作室已经很屈就了好不好。

夏渺渺哦了一声:“我去会客室见她。”

如果不是何家和楼氏的关系,她会很喜欢这位平易近人的楼总,她不单长的漂亮,给人的感觉也很和善,一般从上面上来的人,要想对人又亲和力的时候是很容易拉近距离感的。

楼右夜给夏渺渺的感觉就很好,可想到这种好可能是盼着何木安点什么,夏渺渺还没有被何家同化的思想便有些古怪。

“您好楼总,我们范总今天出外景,让你白跑一趟,实在是抱歉。”

楼右夜淡淡一笑,整个人透着年龄沉淀后柔和的恬静,比之张新巧不知多了多少缥缈的醉人之美:“哪里,是我唐突了,刚刚路过,想到张编说过你们工作室在这里便过来看看,打扰夏总了。”

夏渺渺客气的莞尔:“楼总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哪来打扰,不如我让范总的助理带楼总四处总总,呵呵,不是我推辞,是我刚来,不如师父身边的老手懂的多,如果楼总不嫌弃,不如……”

楼右夜闻言看着她,突然笑了,笑容苦涩、谦逊,还带着一丝生活折磨后的卑谦、可怜。

美的夏渺渺鸡皮疙瘩都起来。

“何夫人跟我想的一点也不一样。”楼右夜开门见山。

夏渺渺闻言,眼角的笑意淡了几分。工作之外,她不觉跟她们有什么好聊的。如果不可抗的被聊了起来,也就不再是平起平坐的关系。

所以夏渺渺收敛了微笑,‘何夫人’三个字的力量她没有用过,但不等于不知道该摆放的位置:“让你失望了。”

楼右夜垂下头,露出优美的颈项,雪白、纤细透着楚楚可怜的粉色:“不,何夫人很好,何先生很有眼光。”楼右夜突然放低了声音:“何夫人是否已经知道我们楼家和何家的关系了,有点看不起我。”

“……”夏渺渺不说话,这时候她不是给所有人台阶下的实习生。

楼右夜抬起头,即便卑微的位置,也难掩她个人的风华绝代。

她不想如此急功近利,但这不是她第一次想来她们工作室,但被范笑安排在外面,根本接触不到夏渺。

楼家很多人等着起这种‘自然而然’的发展,可她已经等不起了,她三十有二,已经过了最佳生育年龄,不能在等,何况——她也不希望自己开始衰老后的精神状态让先生看到。

她想先生记住的永远是她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想起她来,至少像个花瓶一样是最出彩的年份。她来的唐突,先一步说明自己的来意也会落了下成,不能循序渐进到底会伤了感情,但她不是何夫人,她耗不起:“何夫人,在现在的婚姻观下,你恐怕会笑我接下来的话。”但如果能再跟在何先生身边,这点颜面扔了也罢。

“……”但夏渺渺依旧什么都没说。

楼右夜苦笑,但口吻真诚,她是非常敬重何夫人这个位置的,从心里敬重。

曾经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能坐上去,温柔小意的对他,展现那时候自己最好的一面,但到底年轻,也有急功近利的时候,做的不够全面。

楼右夜觉得自己可笑,想那些有什么用,现在对她来说一切都不一样了,如今坐在何夫人位置上的不是她,就不得不放低姿态。

没什么不甘愿的,只要她现在还有让何夫人利用的资本,她家想再见见何先生,再感受他的力量,那个男人值得她放下她一贯自傲的本钱,向眼前的夫人妥协、陈述:“我二十岁那年跟了先生……”

夏渺渺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跟了先生?跟了先生?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去!

“先生对我,我也不知道好不好……”楼右夜说这些是投诚,非常私密的事摊开来,给何夫人刨析自己,是投诚,她不觉得这些有什么,甚至会影响何夫人什么,所有的人恐怕都这样觉得。

因为何先生那样地位的人,又过早的被推到台前,她们会成为那时候被选中的人选很正常的。

这位何夫人再与世无争、再不懂这些歪歪道道,对于这些应该也是知道的,没什么不能说的。

楼右夜的笑容更加苦涩:“她们都说我是跟先生最久的女人,但她们都误会了,先生一开始确实连续让我进房过几天……后来,我也就感觉不到什么了,先生一贯冷淡,如果非说我为什么能跟先生那么久,我觉得大概是我更安静。

我不在先生不需要的时候接近他,也不觉得自己多漂亮能左右他的想法,因为我舅舅从小就告诉我,何先生不是以前我认识的任何男人,不要看高了自己。”

楼右夜神色更加苦涩:“他也不是我亲舅舅,一表三千里了,是同辈中他见我长的不错收养过来专门讨好先生,先生人很好,那样的男人我想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我也喜欢,所以我做的心甘情愿!”

夏渺渺想走,她有病才听另一个女人跟她讲和她老公的事。

但楼右夜就是有那种力量,那种柔柔的、真诚的、仿佛融化了一切的柔软让你情不自禁的不忍伤害她,这不是装的,是生活的变迁、贫富的经历、过早的敏感,带来的亲和力。

“夫人或许觉得我急功近利,不该这么突兀的出现,让你恼了我。但夫人不妨换个角度想,如果不是我,将来也会是别人,与那些长势正好,家里千娇万宠长大、自以为是的女儿比,我这位从小寄人篱下,并且被先生退回过的女人是不是更好呢。”

她新婚还没多久,就让她操心丈夫的女人问题?!夏渺渺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心情,她也是抱着目的嫁过来的。

但这些天安逸的生活,走入婚姻的女人,就是再觉得这场婚姻中男女的不平等,出身一般的天也不能瞬间接受这种制度。

夏渺渺有些心烦,但面上依然宁静。被叫出了何夫人,她就要撑着何夫人该有的气度,任夏渺渺怎么不舒服,也面无表情……那种既视感,是再找借口,也没有用的茫然。

“夫人现在也许还接受不了,觉得我打扰了您的生活。但夫人和先生认识多年,又有了大小姐,男女之间的事想必也不是小孩子性子,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不能接受,所以我想为自己赌一把。”

“不是我不看好夫人和先生的感情,何夫人大概不知道这些年下面的人为先生明里暗里安排过多少女人,先生现在也许没有什么想法,何先生的自制力里当然更不容怀疑,可万一那天何先生觉得生活一尘不变到无趣呢?夫人想过没有?三个月之后呢?这样的平凡久了,刺激感淡了,以后呢……”

“就算夫人不在意谁上位了,可那些人惹到了夫人呢,那些小丑配在您面前跳吗!

夫人如果需要杀杀谁的气焰,还要自己动手吗!所以为什么不考虑我!我不敢说一定能为夫人分忧解劳,但我比夫人大两岁,还有一位弟弟,至少我更愿意为夫人所用,为夫人解忧,夫人不必担心我会不会有其她想法,我们楼家的定位就不是取而代之,我觉得我更能甘于在夫人之下讨生活,能服侍好夫人和未来的先生的子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