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他还在睡/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是,都是你的。她没踩到、没有看到,我半关着门挡着她了。”

“……”夏渺渺捏着手机。

“……”何木安静静的靠着门框,带着孤傲的别人不懂的满足感吐着眼圈,不生气了就好,如此生龙活虎就表示满意。看着烟圈在眼前散开,顿时觉得嘈杂的空气里也让人有了宁静的舒适感,悠悠远远……

“……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何木安打个激灵:“听着,听着。”

“门也给我换了,现在立刻马上!”

“嗯。”

“你也换了——”

何木安的烟险些没有掉在地上。

“衣服鞋子都给我扔垃圾箱里!回去洗下一层皮来!现在立刻马上!等等——脱了衣服再就进去——”

何木安看眼手机膜,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否则手也得剁下来换了:“放心!手机也立即焚毁!”

夏渺渺无声的笑了,心情不错的挂了手机……

……

半夜十二点,何木安打开渡桥别墅的卧室门,尽量不吵醒任何人走进去。

夏渺渺发了一通邪火心情舒畅,刚刚睡下。

何木安关上门靠在门边,看向卧室的方向,才总算安定下来,天知道如果不来,明天会不会被扣一个,让她生气六小时的帽子,她以前最喜欢变着花样挑男朋友的错误,没有错误也能编出名目,更何况这样的把柄。

夏渺渺睡的安稳,两边的窗户开着,没有开空调,被子盖了一个角在肚子上,现在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衣服掀开了一半,漏出半截保养得宜的腰身。

何木安看着她,手臂聚过头顶,头发杂乱的散在枕头上,头和身子霸占了一半的床位,完全是独睡时最舒服的睡觉造型。

何木安就这样看着她,两个小时来的不安越发平静。

夏渺渺突然做起来:“尚尚!尚尚——”又倒回去,梦到尚尚突然从她床上掉了下去!紧绷的精神发现是梦后突然放松,甚至觉得赚了一次人生,倒下继续睡。

在睡和睡着之间的空隙,夏渺渺瞬间坐起来惊恐的看着门口,尖叫还没有发出来的一刻,拿起枕头扔过去,抛物线在两人中间落下:“吓死我了!半夜三更的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何木安没有动,声音在夜色里更加醇厚:“打了,你关机。”

夏渺渺两度惊吓,无力的摔回床上,不是她眼神好,一眼认出了对方,是除了他不会是别人:“想起来了,没电了。”摸摸枕头,闭上眼,容易失眠,要赶紧连着睡,半夜清醒了很痛苦。

何木安就站在门口,看着她翻身,睡衣盖在膝盖的位置,睡姿正常很多,预留了一半床给他……

空荡荡的一半的面积,真真切切属于他。

何木安仰靠着头,看着月亮照过来的距离,没有风,外面非常沉默,从中央空调的客厅出来,站在这里,已经热出一身汗,可他知道渺渺不热,抗热是她的天性,小时候释重过的肩膀也不能长时间吹空调风,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的耐热性,她在家基本也不开。

何木安突然又想抽烟,但也只是想想,这样的环境下,除非他想自己把自己呛死。

夏渺渺抱着蚕丝被,迷迷糊糊的开口:“站着干嘛,都几点了还不睡。”

刚轮了椅子,胳膊疼。心灵也有点受伤,不知道睡过去做什么。万一要吵架,他觉得尴尬。

夏渺渺看不见他表情也知道他肯定在想有没有的,神经病,指望哄他不成,爱睡不睡!夏渺渺抱着被子翻过去,背对着他。

何木安见状,坚信自己选择站在这里是对的,表面再无所谓,心里肯定还在生气,这么严重的事她怎么能不生气,她生气是应该的,证明要跟他好好过。

夏渺渺蹭的坐起来,顶着鸟窝头:“你睡不睡!”

“……”是睡?还是不睡?

管你!夏渺渺拿起床头的遥控器开了空调,蒙上被子,真睡了。

她不反感开空调,就是觉得一个人开着浪费,还不利于全球环境建设,所以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开,两个人的时候就不这么觉得,也不知道两个人有什么了不起!

何木安看着靠近窗边的立体空调缓缓的打开三百六十度新型送风口,丝丝凉意吹散夏日的闷热,呼吸瞬间轻盈。

何木安看着据说最柔和的送风散,看着它们随着时间,缓慢的上下摆动,最后找了个最安静的角度,缓缓的停下,全智能、最贴心的夜间送风……

鸟鸣。主要是太阳,透过敞开的窗帘照见来,火辣辣的有存在感,造成五点,已经霸道的宣告自身的主权。

夏渺渺坐起身看眼门口的何木安,再看看,开着空调开着窗户的房间,忍不住想骂人,她说房间的温度怎么如此温柔,原来混着外面的天然气。

夏渺渺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皱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烦烦躁躁的起床:“一晚上没睡……”向洗手间走去。

“嗯……”

回答什么,我没有眼睛看嘛,刷牙、洗漱,水泼到脸上,毛巾盖上去揉开,马桶冲一遍,神清气爽,拿起墙上的呼叫器:“秦姐,早饭我想喝豆浆,谢谢。”看向何木安,顿时愣住了。

冒出来的胡渣,萎靡的眼睛,外套打在肩膀上颓废的样子,他低着头在门口那么站着,与他平时高高在上的形象相去甚远。

夏渺渺看着他。

何木安四化感觉到了,抬起头,疑惑:“……”怎么了?

“你多久没有睡觉了?”

何木安顷刻间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重要的情绪,身体先于意识摆出了可怜的姿态,语气拿出影帝级别带着倔强:“48小时……”

“挺能熬呀!”

何木安危险的看着她:他是不是被讽刺了!?

夏渺渺看眼床:“去睡,如果没事今天休息一天,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

“……”你看我做什么去睡呀!

“……”

夏渺渺走过去,站在他对面,看着他看过来的眼睛,狭长的,凌冽的,浓重的眉毛下一双过于严肃的眼睛,不生气时候仿佛也是冷淡的,冷淡时候觉得全世界都被排除在外,她选修课上说,这种眼睛一般有心里创伤。

她心里学不好,就是觉得这双眼睛,冷淡的时候不冷淡的时候都特别有吸引力,因为冷淡的认真,温柔的认真,认真的都值得尊重。

夏渺渺伸出手拉起他放在身侧的手掌,她昨晚生气了,非常生气,夏渺渺抬起头看到他眼里的疑惑,有低下头,拇指摩擦着他带茧的手心,感受着它主人的真实感。

她爱过他的,曾经那样痴迷的义无反顾的,不成熟的爱过他,也曾把他放下,因为现在的关系那段过往也成了奔放过的青春,事实就是这么奇怪,半年前还恨不得没有认识过他。

夏渺渺慢慢的摩擦着,抬起头,微笑还没有摆好,黑影从上而下,唇畔一片冰凉。

何木安开始只是想安抚她,当她手主动搭在他脖子上时,他才有了别的想法……

风吹起窗帘,热风从窗外吹来,霸气的吹动空调的冷风,冷风快速下沉,骤然被压缩

了空间,但也瞬间支撑起浮躁的热量,热量缓缓上升,纠缠在凉意的氛围里极速下沉,冷空气密度回缩,稳稳撑住……

冷热缠绕,分子粒子相交,迸射出互相妥协后的柔和温度……

秦姐敲了敲门,没人应,想着夫人可能去晨练了又退了回去。

……

“夏总早。”

“早。”

“夏总早上好。”

“好。”

范笑翻看着文件,从她门口路过,匆忙的脚步中头都顾不上台:“五分钟后去我办公室,楼氏今早被爆料出现信贷危机,几家银行同时向其公布不利结果,估计和我们新合作的项目要出问题,这是我们开张第一站,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看到,到我办公室来!”

夏渺渺看看时间:怎么可能!她来的时候,何木安还在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