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上官/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右夜急切的也想跟上去看看,但守在楼梯旁的佣人不让她上去,楼右夜哭的更加伤心,她现在是楼家的罪人谁还看中她。

她是曾不喜欢这里,不喜欢这里的空气,不喜欢这些人有目的的对她好,是想着回家,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不是的……

“她怎么还在这里!让她走!——”

楼老爷子死捏着核桃:“闭嘴!当初是我决定让她来的,她有错,是我认人不清,有什么火冲我来!管家,给表小时收拾衣服,送她离开。”

“是……老爷。”

楼右夜闻言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被遗弃与主动离开,她竟然是这结果。眼泪痛不欲生的从眼角话落……她对不起楼家,对不起为楼价牺牲安于被命运安排的太姑婆……

她要怎么办,她哪天死了,怎么有脸见太姑婆,她用一切换来的楼家的荣耀,一夕间什么都不剩,她有什么脸面!她怕到时候她看都不看她一眼:“舅……舅舅……”

“走——”她的存在就是再提醒他的自负,他怎么就忘了楼右夜大了,她或许会孤注一掷。

……

几个女人聚在电梯旁,边等电梯闲聊着:“楼家的事挺可惜的,本来多辉煌的人家,现在被几个孩子闹的支离破碎。”

“电梯来了。”

“可不是,有钱人家不是都是这样,分着都麻烦。”似乎很懂有钱人家。

“所以说什么有钱没钱的,平平安安一辈子就好,咦?谈语,你怎了,脸色那么白。”

谈语慌忙收起手机,有些没回过神来:“没……没事……”开除,还有大笔违约金已经到账,那是一大笔钱。如此毫不犹豫的打进来,也就是说,铁了心要开除她。

过了好一会,谈语呵呵一笑,释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对方如此爽快了给她三年不工作也衣食无忧的违约金,心里便也没有多么不痛快,也没有非要纠结到底的问句为什么的心,何况这份工作她做的也不是多顺手。

……

“楼家的事差不多就算了。”夏渺渺穿着宽松的棉质睡衣,敷着面膜踢踢躺在阳台软塌上吹夜风的男人。

何木安微闭着眼睛当没听见。

夏渺渺再踢踢他:“我长教训了,估计别人也长教训了,别生气了,都这样了,爷爷他挺难做的。”

“他找你了。”何木安没有睁眼,晚风偶然吹在脸上,舒适异常。

“没有,就是爸跟我说了一声。”夏渺渺看眼外面的天色:“关上窗户进屋来,一会要下雨了。”

下雨的时候才舒服,何木安伸出胳膊。

夏渺渺看他一眼,拽住他,转而又跌进他怀里:“别闹……我敷着面膜呢……嗯……”

……

“夏渺,神色这么好,在拉仇恨是吧。”范笑用文件拍着她的头从她身后经过,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跟老公婚姻生活很和谐呀。”

“师父——”

“OK!不窥探你隐私,说正经的,跟那位小弟弟的聊的怎么样?”

夏渺渺把头发整理整齐,翻个白眼,这句也正经不到哪里去:“我是去工作,什么小弟弟还聊的如何,我很认真的。还行吧,一口一个姐姐的瞬间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多岁。”

“瞧你那点出息,几个姐姐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被叫声‘宝贝’是不是就软了!”

“师父呀!呀!呀——请受徒儿一拜!”

范笑高傲的抬抬文件夹:“起吧,他是不是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这次是赶巧了,正好剧组临时却一个不重要的小角色,没什么戏份,但要求年青,她就想起了渺渺上次跟她说的北辰光。

“人家是很矜持的,所以很矜持的答应了,说谢谢你。”

“客气。”范笑看看时间:“几点了,怎么都还不过来?”

“过来干嘛?”

“开会呀!?”

“老大,十一点开始,现在才九点,九点呀!”

“你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我以为到开会时间了所以赶紧赶过来!你要死呀!”

“我,我吹风不行——”

范笑要被这个徒弟坑死了,她还有很多事要忙,以为到了开会时间慌慌张张就过来了,结果就让她听这个:“懒得跟你说。”收拾东西赶紧往外走,路过夏渺的时候又用文件敲敲她脑袋:“收敛点,看你脸上的春色都要流出来了。”

“师父,你能不能不要总盯着我的脸看!”

范笑突然回头:“你在这里傻坐着干什么,是不是没事干!我都要忙死了,你还有功夫在这里吹风!那个轩子搞定没有?”

“轩子?哦,影帝,查过了,不过人家现在跟上官真爱,合做五年了,两人私下感情也不错,上官溢彩甚至知道他吃麻辣烫不加汤,你觉得我们有多少胜算?”

范笑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夏渺渺,别为你自己的懒惰找任何借口,轩爷的上个合作伙伴连他内裤什么颜色都知道,结果还不是投入了上官小贱人的怀抱——你给我听好,是三天之内搞定他——”

“范爷,你现实点好不好,你觉得人家那么大一个大明星会跟咱们一个才开张的小公司合做吗!?”

“所以呀,要你干么的,你可是禾木集团的少夫人,拿着跟咱老总的结婚证往那里一站、姿势一摆,他就是上界的大神也得下凡跟你合影不是吗。”

“呵呵哒——”

“笑什么,赶紧去,最近飞跃不是有一个大型古装打怪升级仙侠剧要选角吗,你带着制片拿着男主角的合约给他,他还不妥妥的投入你温暖的笑小怀抱。赶紧的,为师下个月的宣传主打能不能是这位大咖就靠你了——”

“师父——”夏渺渺要死了。

范笑一把搂住小徒弟:“乖,不用有心里压力,当初上官那小贱人就是这么干的,要不然她能抢走咱总监姐姐一心养成的小咖。他们宏大当初跟飞跃签约后,可没有问过我们是不是公平,你忘了他们利用一切职务之便是怎么打压我们的,想想我那些被抢走的二三线小明星……”范笑委屈的擦擦不存在的眼泪。

“我不是那个意思。”抢宏大生意夏渺渺眼睛也不眨一下,她们敏行跟宏大没有任何情谊可言,阶级仇恨永远存在,就是,师父:“拿着结婚证去真的好吗——夏渺渺眨着无辜的聚光眼。

“我抽死你!”

“饶命。”

范笑仿佛想起什么伤心事,捏着文件夹当手帕擦在眼睛边上:“想当年,奴家就养家糊口那么点生意,她!”范笑颤颤巍巍的抖动着戏子手:“都用手段从我手里抢走。”然后猖狂的大笑:“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哈哈,终于轮到我手里资本雄厚,你——”

范笑一把搂住夏渺渺的脖子:“给老娘多带几个合约,飞跃不给你,你就量身份,我就不信没有一个合约是轩影帝动心的,徒儿,师父能不能羞辱小贱人就看你的了!”

夏渺渺坚定的点点头:“一定完成任务!”

“么么哒,乖徒儿去吧,姐姐等你胜利的好消息给上官小贱人打电话。”

夏渺渺一身鸡皮疙瘩。

……

上官溢彩,宏大从开局到上市路上的传奇总监,国内一线形艺设计大师,师承上个世纪的顶尖裁缝霞光山专用手工缝制师傅高雅美女士。毕业与著名视觉艺术学院。在宏大成立传媒平台时,果断放弃老牌传媒平台敏行的邀请,毅然加入宏大。

手段高超、做事果决、据说没有她拿不下来的项目,是宏大一手捧起的传奇。

后来凭借背靠飞跃,天时地利的条件优势,扎实的艺术功底,一路达到了如今的成就,也从一个小小的形艺总监做到了如今宏大二把手的地位。

但是在夏渺渺和很多敏行人眼里这人就是噩梦,她带领着宏大,想把敏行直接弄残。

------题外话------

求票,求票,碎碎念的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