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一个名字/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怪婆婆没本事,不能为你说话,你以后可怎么办呀。

夏渺渺见状,赶紧安慰婆婆:“妈,没事,我和……何木安好着呢,刚才是有风猛然把门吹上了,妈,你别哭呀。”

木秀筝幡然醒悟,她哭什么,岂不是暴露了自己拿捏不住儿子的事实,不利于自己在儿媳妇心中树立形象,这样一想,木秀筝赶紧不哭了。

但,想到儿媳刚刚脸上的神色,心里都为儿媳妇心疼,她偶然对上儿子一次,都觉得心跳不正常,更何况总是对着他的儿媳妇,以后半辈子可怎么过呀……

木秀筝想着想着又要哭了,她总是如此善良易感:“渺渺,你……”

夏渺渺真诚的笑着,她真的没生气,哎,只是忘了婆婆在,早知道她都不出来:“妈……我们没事,您别多想,别着急,真的是风带上门的……”她这是被夺了情绪权了吗。

没事你叫我儿子‘何木安’!她以前叫何盛国,都是盛盛的,后来过不下去了,才叫连名带姓的叫他,叫死他!再后来就习惯了,改不了了。

可儿媳妇刚和儿媳结婚,不该正是甜蜜的时候,竟然一直这么叫,这是不爱她儿子呀!哪有女人在浓情蜜意时叫自己老公是连名带姓的。分明是害怕自己儿子。儿子的感情怎么如此坎坷呢!

她可怜的木安呀!她那心疼人的儿子呀!木秀筝想想,又想哭了。

夏渺渺着急,抬眼看眼站在卧室门口的何木安,赶紧求救道:“快跟妈说说,是不是风带上的……”

何木安淡漠的转头看向母亲。

木秀筝神经一振,立即擦擦还没有掉出的眼泪,整个人都精神了,含蓄的看着儿子笑:“出……出来了……”天天摆一张臭脸,不用心的给她搭配衣服珠宝,活该你媳妇连名带姓的叫你,男人要体贴,体贴懂不懂!不过她估计她儿子这辈子都不懂!“呵呵……”

这么一想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夏尚尚看着亲爸,觉得没什么,老妈以前也经常这样摔门,女的吗,总喜欢自己作死:“亲爸你出来的好慢哦,我爸都是无时差的,嘻嘻,下次快点哦,要不然就哭了。”

木秀筝女士脸变了一下,很想嘲讽点什么,对上儿子的眼,只剩呵呵呵。

“……”夏渺渺已经不尴尬了,听多了就淡然了。

何木安也不尴尬,因为底气足了,他都结婚了,就算高湛云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也能大度的跟对方握手。把他放在心上才是看得起他!几百年的黄历了拿出来谈能怎么样,不过,尚尚是真惦记对方。

“尚尚……”

木秀筝听儿子叫孙女,赶紧牵着孙女往房间撤,挑衅你爸活腻歪了,你爸擅长大义灭亲、六亲不的:“我们还有事,还有事……你们聊,你们聊……”

夏渺渺恭敬的目送婆婆离开,不敢在婆婆面前展一点脾气。

至于叫什么这件事,她没什么想法,她确实很少真正的叫出安安,但想的时候并没有距离感,她是不喜欢叫木安——目安——没有安生——寓意还不如何安好。

至于在人前绝对不叫安安,对何木安形象不好,不严肃,太随便,私下里前段时间还有点叫不出安安,但最近好多了,估计以后就是喂、诶、嗨,用不到名字了。

何木安看着两人离开,确定她们关上门口,看向渺渺。

夏渺渺瞥开头,沉下脸,不想搭理他!你理智!你公正!全世界都不如你有正义感!自己建设和谐社会去吧!要我们做什么!

何木安叹口气,走过去,坐在刚才他妈妈的位置,主动握住她的手。

夏渺渺甩开,懒得跟他说话,他不是向着别人家吗!握别人去!尤其那位拂女士。

何木安又握上去。

夏渺渺挣开,但这次没有挣开,瞪他一眼,碍于婆婆在隔壁没有吼他。

何木安也知道自己妈在,她会收敛:“是我不好,新巧委屈了行不行,别生气了,想想孩子,有没有高兴一点。”

“没有!”

“……”

“……”

“王峰龙就是一个渣!没有担当!不能当断则断!朝三暮四,容易迷失,张新巧跟他分开没有让他名誉扫地,是张新巧仁慈。”

夏渺渺瞪他一眼,现在找补算怎么回事。

何木安也觉得很冤枉,他们两人为别人的事吵架做什么!简直不知所谓!“王峰龙那种人配不上张新巧,你看他现在谁也没看上他,不就是他的报应,年纪一大把了,也没结婚,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没结婚怎么了,人家也是黄金单身汉,排队等着嫁给他的小女生多了去了,回头望了我新巧姐,他还不是想娶谁娶谁,说不定还能娶个比新巧姐还温柔的,多不公平,简直呕死。”

张新巧嫁的也不错吧,但他们一家子真没必要为张新巧的事辩论:“是,是,诅咒他什么都找不到行不行。”一无所有,白银单身汉都排不上。

夏渺渺骤然觉得挺没趣,但要到了这些话心里还是舒坦,她说的都是对的!对的!所以小意一下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也可以:“你是不是觉得新巧姐不该怪王峰龙?!”这就相当于问,我是不是不漂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