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康夫人好,康太夫人好,还劳烦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待会多点些吃饱饱的让你家儿媳妇付账,否则对不起她的同学聚餐劳动众位。”

“康夫人就像杂志上看到的一样年轻,我记得五年前我们杂志拍过夫人一期封面,现在跟那时候比都没有变化呢,比我们看起来都年轻,伯母怎么保养的,回头教教我们,不能藏私哦。”

康夫人见对方挽上儿媳妇的手臂,说到的上学的时候,立即也热情的看向媳妇:“哪里,何夫人说笑了,你问问惜儿我哪次做保养不带上她,她就是不去,弄了个什么俱乐部天天忙的不得了,这孩子呀,就是太有爱心。”

“是呀,顾惜是这样的,上学的时候就这样,我们是大学同学,何木安坐她后面的,今天听说我见到顾惜了,非要一起坐坐。”

“原来是这样……打扰何夫人了,打扰何夫人了……”

“不会,不会,不嫌我们小孩子麻烦就行。哎呦,这个小可爱是谁呀,像个小王子一样。”

小男生害羞的往妈妈身后躲。

不远处的康家男人都竖起耳朵听这边的寒暄,脸色变的最多的是康曙业,他竟然不知道何先生和他老婆是大学同学,看起来跟何夫人关系也很好,她从来没有说过?

康曙业的神色很快恢复正常,笑着与父亲爷爷招待何先生。

餐厅里,何木安带着何夫人坐在首位。

康曙业看着爸爸少说很多问题,何先生才淡淡的回一句,他父亲竟然没觉得不妥,再看看何夫人和顾惜相谈甚欢,若有所思的配开了父亲爷爷对何先生谄媚的脸。

何木安的线哪里是那么好搭的,搭上何木安意味着在食品业的定价权和研发权不受侵害,但何木安不见看得上优胜的业绩也不会为了附属产业见他们,他父亲和爷爷真谈不上认识何先生。

想打通何先生的路,以何先生的见识和手段,想必很难,但如果是何夫人呢?

康曙业再看看何夫人和顾惜,觉得两人的关系真好,传说何先生为了何夫人对付了楼家……楼家那样的庞然大物说动就动,如今楼家留下的产业盲目又尽数被禾木集团收回,对下进行招标,如果能分到一杯羹……

康曙业对何夫人笑。

夏渺渺礼貌颔首继续跟康夫人聊。

顾惜羞静静的含笑听着,夏班长擅说,什么尴尬的赞美话她往外讲的时候认真的毫不违和,说完也不用人接话,话题转移毫不生硬,炉火纯青的演绎着拍马屁就是拍在马腿上也能挠痒痒自救的精髓。

顾惜不得不承认,她小看了这门功力,如果是她,她不能让人宾至如归的感觉。旁观的时候觉得很矫情的事,处在其中会很幸福。

“……顾惜以前就是我们班的文艺骨干,钢琴弹的特别好,木安曾经还让我跟着学,我实在不行不行……”

“夏班长的学习成绩是最好的,无人能及。”顾惜也开口道。

康夫人也跟着惊叹:“俗说的学霸。”

“伯母,学霸体现不出我的实力,我们都叫学神!是不是惜。”

“是,是,你说是就是。”

相对于男方一面的频频冷场,女性这边的和乐气氛驱散了不少尴尬的场面。

夏渺渺偶然引导何木安赞两句顾惜的上学表现。

何木安也非常合作的点头,夏渺渺私下里掐他时还附送了对方一个笑脸。

顾惜险些没有被笑出鸡皮疙瘩,何先生没事还是不要笑了。

一场晚宴宾至如归,顾惜真诚的像夏渺渺道谢。

夏渺渺收了,在人际交往中她从来都是主动示好的一个,不觉得别人一定要对自己先友善才可以对对方友善,交往是相互的,同样的你先伸出友善的手,对方也不见得就会拒绝,如果谁都等着对方先,就没有意思了。

而且她也不在乎这些。

康家一家子送走何木安夫妻,顿时看向顾惜,其中康二少夫妻脸色最难看,摆明了顾惜才是主场,而与何先生是大学同学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还能跟何夫人关系不错,简直让他们没了挣扎的余地,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

康老爷子看眼孙媳妇,神色也多了些和蔼:“这么晚了就不要回去了,在老宅住下吧。”

顾惜很安静:“好的爷爷。”她也没有立即要拿这件事拿捏任何人的急躁,反而通过这件事意识到很多她不曾思考过的问题,比如做人的智慧、比如装作不知道的善意、比如给对方一次机会的宽容、比如不要得理不饶人的睿智。

所以顾惜很安静,好处是夏班长给的,不是她的,她要善待这件事,而她不能觉的可以依赖对方的帮助,她是她,不能辜负了她这番好意。

康曙光上前拦住顾惜的腰。

顾惜看向体贴的老公在看看跟在老公身边很开心的儿子,突然温柔的笑了,她决定只要他回头,那个女人的事她当不知道,其实她已经觉得那个女人不重要了,因为曙光这个男人也不是不能用权利征服交换爱情,也就没了敬他如山爱他若命的那份执着。

但有感恩生活原来可以如此平静……

……

另一边,夏渺渺一上车便笑着抱住何木安。

何木安诧异的看她一眼,见她满脸讨好乐呵呵的对着自己,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升起隔断。

夏渺渺的脑袋靠在何木安胸前,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心里非常安详:“谢谢你呀。”

何木安自然不觉得自己不需要感谢。

“很高兴你在我身边,真的……”夏渺渺的手臂更收紧一分。

何木安也不觉得紧,半抱住她的腰:“没什么,小事而已,何况最后不见得是你要的效果,也不见得闹开对顾惜不好,这种事没有绝对。”

夏渺渺点头,虽然他总喜欢破坏气氛,但这次原谅他了:“我不是觉得他们会怎样,就是觉得要谢谢你,不管有没有用都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分享你的存在,谢谢你的辛苦。

夏渺渺抬起头,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又含笑的考回他胸前,过了一会道:“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晚餐已经在桌上了。

“亲手给你做,让小查看着,不过你刚才没吃饱吧,别吃撑了。”

“磨杯花生牛奶就好。”

“嗯,给你做最好吃的花生牛奶。”

“让查师傅情何以堪。”

夏渺渺两根手指还是捏上了他的腰:你不说话会死吗!

……

夏渺渺心情好,真的好,各种好,所以回去后看到女儿还没睡也心情好,心情好了就送糖:“宝贝乖乖,十点半了还在看电视吗,演什么呢?”

可信起身,恭敬的向先生道别,回了隔壁。

“人类的进化?哎呀,你看的懂吗?”

夏尚尚瞥她一眼:“看不懂。”

“你好诚实呀。”

何木安提醒她,花生牛奶。

夏渺渺从沙发上起身,差点忘了:“马上去。”顺便亲一口宝贝:“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

何木安看着夏渺渺进了厨房,脱了外套进了书房。

夏尚尚嘟嘟嘴,随手把电视关掉,去向父亲陈述她看到的内容,这种事做的多了也就那样,没有第一次那么抵触,她只是会猜,老爸在结束后给她什么。

夏渺渺做完花生牛奶,到书房看了一眼,又回厨房去了,她决定再做一杯花生酸奶。

夏尚尚的事她不是完全不知道,但知道的不多,她没有过问是因为她不太懂,不懂的东西多看为好,在尚尚没有抵触情绪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要插手,孩子累也好,适不适合她也好,她自己觉得能接受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