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前尘/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夹了一小块蟹黄虾仁,左右看了看,又放下了:“一顿饭而已,还用他掏钱,我是空气吗,姐以前月收入就将要破万了好不好。”

孔彤彤笑眯眯的一乐:“我都快忘了咱渺渺也是凭实力当过副总的人。看吧,嫁个比自己优秀的就是这点不好,分分钟把你的实力压在床底下。”

“你这比喻方式,让我觉得好像在跟小朋友说话。”

孔彤彤撕开一只虾无辜的看着她:“难道我不是小朋友吗?我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宝宝,我的思考方式很少女的。”说完眨眨眼,把在场着急嫁人的都扫视了一遍,拉仇恨无数。

张新巧瞪她都嫌费力气。

夏渺渺服,难怪现在都在老邵的问题上徘徊。关于老邵这个老男人的问题,就算彤彤是自己的朋友她也要说,彤彤在这点一点不果决。太孩子气,没有主见,男人说什么她都犹豫,那样一个时刻要惦记前妻家下水道有没有堵的男人有什么好说的!

但灯下黑,夏渺渺看孔彤彤还是各种好:“行了,行了,你最嫩。”

“陶成风没有再骚扰你吧。”朱子玉擦擦嘴,靠在软绵的座椅上,这会真饱了,一块都塞不下去。

张新巧诧异的看过去?不明白怎么回事:“陶成风?!那个陶成风!?”什么老古董人物了,拿出来说。

夏渺渺知道一点,仅仅一点,就是——陶成风觉得彤彤混的不好,私下里撩过。她以为彤彤拒绝了就没事了,想不到彤彤竟然跟对方还有联系!?

朱子玉向姐妹们点点头,因为她和路熙玉是同事了!恐怖吧!路熙玉回学校教舞蹈课了!

孔彤彤顿时没了吃的心情,继她上次拒绝后,陶成风又找过她,不像第一次那么不要脸了,只说他后悔和路熙玉在一起,后悔当初背叛了她,还说他其实是爱她的,上次说话难听,是知道她没有爱惜自己找了个老男人所以才口不择言,总之……哎……

烦人,各种烦人,她最不能应付男人各种可怜兮兮的跟她说话,简直了——

夏渺渺咬着筷子看着彤彤:“他结婚了吗?”路熙玉可不是彤彤,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女人。

“结……结婚了吧……”谁知道!陶成风啰嗦的时候从来没有重点。

“结婚了。”朱子玉一锤定音。

张新巧低下头吃饭。

夏渺渺也低下头,装作吃饭。

朱子玉嗤了一声,大有就是如此的意思。

孔彤彤立即道:“不是那样的,我没有要跟他在一起的意思,我怎么可能吃他那个回头草,我就是……就是……就是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

“他就是过的不太好,抱怨一下而已。”

“轮得到跟你抱怨,而且你竟然还听!你是不是特别开心抛弃你的男人果然没有好下场,当初没有选择更温柔善良的你是他有眼无珠!”张新巧毫无嘴软。

“还有路熙玉当初从你手里抢走了他,他现在却主动来找你,是不是觉得路熙玉输的一塌糊涂!”夏渺渺实事求是。

“我告诉你,你别傻了,你要是再傻下去,被陶成风得手了,不在乎的女人,只会认为她老公免费的轻而易举的睡了一个白痴。”

孔彤彤简直要炸了,朱子玉说话就没有好听过:“我没有!怎么可能!我有那么傻吗!我就是见过他两次!”

“两次还不多!”

夏渺渺提醒她:“初恋?他是你的初恋?”初恋这种东西,很难说的,夏渺渺喝口牛奶。

孔彤彤很烦,陶成风曾经对她的意义只有她知道,她各方面条件不好,论成绩不如新巧姐,论脸皮没有班长厚。

她就是那种明明自己家条件不好无论怎么努力学习成绩还不好的人。

她那时候日夜苦读,努力想追上一个室友,哪怕运动神经能和子玉一样也好呀,但都没有!

在她觉得世界一片昏暗,无论怎么努力自己都是个笑柄的时候。

各方面都很优秀的陶成风出现了,说她是小傻瓜,后来就是他一个人的小傻瓜,那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原来她在别人眼里也可以是很可爱很优秀不可或缺的人。

她就是陶成风的不可或缺,陶成风把她从灰姑娘变成一个公主,她真的觉得自己成为了主角。被家世好,成绩好,又多才多艺的成风喜欢着,那时候她觉得生活回馈了她前二十所有的委屈。

后来现实给她的打击也是巨大的,几乎轰碎了她所有的美梦,一瞬间把她从幸福里拉了上来鞭打烤炙。

并不是说想开就那么容易想开的,旁观者也很难体会她当时的难堪。

但她知道没有人能为这件事做什么,从没经历过甜蜜的人总能很快接受挫折,她接受了,除了接受她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陶成风家世那么好,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那么温柔,从来没有对自己红过脸,后来她无意中见过一次陶成风和路熙玉相处,两人经常吵架。路熙玉不让人,陶成风也别惯坏了。

其实谁也不知道的是,刚升大四的时候因为他们有一次吵架,陶成风心情好跟她谈,她们有过一次,不过,也就是一次,那时候她昏了头!

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小孩了!也没有以前那么傻,她现在对陶成风没有任何感觉,就他那么一个没有主见怎么可能让她再心动!

她最在乎的还是老邵,跟陶成风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她简直——“我不傻!那两次还是偶然遇上的。”她真不想跟陶成风有什么!

“希望路熙玉也那样想你。”张新巧说完所有人都诡异的沉默了。

这种事就是这样,有时候你不是三也能被三了,何况你们还有前科。

如果何木安去跟拂衣谈生意,看夏渺渺会不会想咬死他。瓜田李下,忌讳,该避着点。

“你们什么态度,不会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孔彤彤简直了!她——她——

“这句话好像小白花的台词呀。”朱子玉忽闪着大长腿看着彤彤诡异的笑。

“我本来就是一朵无辜的小白花好不好!”你笑也没用,我不喜欢他!那么一个软柿子根本不是她现在的菜!

“人家找过你两次哦,两次哦。”朱子玉笑眯眯的提醒。

张新巧重申:“还是新巧那句话,路熙玉也那样想就好。”

“谁管那个贱人想什么!气死她活该!”不管她现在对陶成风多不待见,但当初是那个贱女人一手毁了她的爱情,那个女人就是死了她眼睛也不眨一下!

三人都能理解彤彤的想法,如果可能彤彤在路熙玉的悲惨中趁机踩一脚都能理解那种报复的情绪。

就是吧……怎么说呢……这种事你最好不要参与,看着对方惨死就好,不用脏了自己的手,没必要。

她们三个,一个已经走入婚姻,一个即将走入婚姻,另一个正在积极走入婚姻。看问题就有些既然人家结婚了,结婚后的事能不参与还是不要参与,会左右不是人的。

“你们干嘛那么看我!”

“……”想说你呗,正在琢磨你现在的愤怒情绪高不高,不高就教育你。

“放心啦,她就算死的惨也是她自作孽,我不会沾染双手的,放心吧亲们,为那么一个软蛋没有主见的男人我至于吗!”

“宾果!好姐妹!……不聊了,我老公接我来了——”

张新巧立即抬头:“何木安是胶水吗,时刻粘着你——”

“他就是下班路过。”

“晚上十点才下班?!”

“我们家安安就是那么热爱工作。”夏渺渺把座位推回去,小心翼翼的跟大家拜拜完,跑了。

“我说她刚才为什么结账!合着那时候就想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