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天真与成熟(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彤彤觉得自己朋友要升华成圣母了赶紧鼓掌,不鼓掌对不起和谐社会!呸:“你想的还挺长远!因果报应,你怎么不担心世界和平!那个小贱人明显欺负你!给她留什么面子,直接弄死!”

夏渺渺斜彤彤一眼,今天这事她已算是迁怒柳拂衣了,何木安没有让自己心里舒坦,拿他以前的筏子散散气,这柳拂衣也挺倒霉的,好死不死的往枪口上撞:“对付一个人呢,不是弄死她才算对付,是攻击她最得意的地方,让她颜面尽失才是会心一击,懂不懂?!”

“不懂!”

“装傻。”夏渺渺坐直身体,认真吃饭。

孔彤彤却看着渺渺觉得她好有范:“柳拂衣的脸都白了……”

夏渺渺没把柳拂衣放在心上,她脸白不白的也不在意,甚至不觉得需要事后议论,没有意义。

“要是让她的爱慕者知道了,啧啧,一定很丢人,我估计她以后见了你得绕道走,回避一千年。”

“你赶紧吃饭吧,或者想想你自己,看看是不是有柳拂衣的嫌疑。”

孔彤彤立即炸毛:“我怎么可能!我跟她又不一样!我可不会自讨没趣,惦记别人的老公。”

夏渺渺叹口气:“虽然心态不一样,但外人看来结果是一样的,至于你想什么,别人不知道,所以就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看到你跟陶成风在一起,你就是跟陶成风在一起,自动分析成你勾引他,或者他勾引你,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我靠!不会吧!我多冤枉我明明没……”

“所以,我要自以为怎么样,你还觉得天是灰的呢,别人信吗!”

孔彤彤冤枉极了,极力想辩解什么:“我……我……”气的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夏渺渺嘿嘿一笑,再给个枣的方式说一遍:“打个比方,A抛弃了B,和C结婚起了,多少年后,A和B坐在一起,C知道了,问结果?——”

“我……”孔彤彤必须辩解。

夏渺渺让她少浪费时间:“这就是世人严重的你、陶成风、路熙玉……停,别说内情,内情是只有内部人知道的,外人只会看到A和B坐在一起的事实。”

孔彤彤气的用手使劲忽闪着风:“要死了!简直要死了!我……”

“看,你还想辩解!甚至连舆论压力都不想承担,那你完了,被人指责你的时候只会更难听,你还忍不住想讲道理,到时候你还不自己把自己气死。”

孔彤彤看着夏渺渺如此随意的说这么严重的问题,终于有点同情刚才柳拂衣的心情了,夏渺渺那张嘴呀,简直了——想说死你的时候真能说死你!——

孔彤彤也只能憋出一句:“吃你的吧!”

“我吃饱了。”夏渺渺放下筷子,擦擦嘴,不想吃了,想念查师父的手艺,不是查师父比外面所有的大厨做的都好,只是吃了段时间习惯了,觉得查师傅更合自己的口味。

孔彤彤的蟹黄粉停在半空:“吃这么少?”一口放进嘴里,优雅的咬断咀嚼着含蓄不清:“怀孕不是都吃的多吗?”

“那是谣言,前几个月没什么食欲。”夏渺渺看着孔彤彤没心没肺的吃的开心,觉得这孩子真是奇了,你说说她经历了几任男朋友怎么还这么幼稚,真是天赋异禀!

“你摇什么头?”蟹黄粉好吃。

“我没有摇头。”

“你摇了,我看见了。”

好吧,我摇了:“我就奇怪你说你都谈了两个了,再多说点快三个了,怎么就……就……”就天真的觉得自己是在看陶成风笑话,觉得自己听他讲他的‘后悔’是惩罚他,简直幼稚!

孔彤彤喝口汤:“你也谈过两个呀!”

“嗯,所以不觉得弄死柳拂衣就是好,可你竟然觉得我该弄死她,你不觉得你思想有问题吗,如果还没毕业的时候我知道何安背着我有这么一个,我想弄死柳拂衣和何安,想挠死她们一对狗男女我很能理解。

但现在我们都三十了呀,三十了你懂不懂。三十的女人应该优雅、知性、有阅历、能坐镇一方领土,就是说,这个年龄我们就算世界大战了,人口凋零的年代,也能为了人类繁衍果断抛弃道德,做一个时代的工具,可你看看你……”哎呦,再梳两小辫,思想可以装大学生了,身体就别想了。

孔彤彤不服气:“我怎么了!我这是保留了初心!是那种就算被爱情伤了一万次还相信它存在的纯善之人,难道你不是吗!还说我,你不是你怎么会嫁给何木安……切,就会说我……”

夏渺渺神色若有所思,还真被彤彤说中了,跟高湛云分开后,怎么说呢,觉得吧,跟谁过原来都能过,并不是非要谁不可,没了那种小时候,说小时候太夸张,就是年轻的时候那种自己男朋友就只能有自己,自己一个眼神他要知道自己想什么,自己一个动作他要知道自己做什么,自己受了委屈要第一时间跑过来替自己撑腰,为了自己可以对抗全人类,思想里、生活里、想法里都是自己的幼稚天真。

------题外话------

我真没想二更,我看你们喊我,不出来我就不好意思,╮( ̄▽ ̄")╭给我票!

(无票的谢谢拿着票喊我二更的亲,真要要谢谢人家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