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天真与成熟(二)/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彤彤见状骤然精分道:“你开始怀疑爱情了!你不会吧!”

夏渺渺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想什么呢:“爱情好好的,有什么可怀疑的!”

“那你那个表情,容易被人误解的,该我喽。”

夏渺渺笑笑,很明显的鄙视她:“我是觉得你的相信里没有东西,苍白的支持不起你的相信,反而把‘爱情’两字玩脱了,沦为借着爱情的旗号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其实她如此说彤彤就是因为没有底气承认自己不天真了,她看到柳拂衣真没什么感觉,就清楚的觉得她是何木安的过去,一个已经抛在地上的符号,她连多看一眼都没必要。若不是今天心里不爽,她都懒得跟柳拂衣废话。

若说她不喜欢何木安,也不会,女人大多在这方面记吃不记打,别人对自己好,捂一下心就热了,至少她心不冷,可能是个摇曳不定的女人吧。

“你不喜欢何木安!”

夏渺渺被她突然的声音吓的赶紧拍拍胸口:“你要死了,咋呼的我家宝宝踢你——”

孔彤彤立即压低声音,敏感的问渺渺:“你不会真不喜欢何木安吧。”

夏渺渺笑都省了:“傻子。”婚姻之中还要有尊重、有感情冲动退出去彼此吸引彼此的闪光点,有平淡相处下去的心态,有安定的心,当然了,时间久了没有爱情也会有爱情,相濡以沫的爱情。

“那你喜不喜欢何木安呀。”孔彤彤脑袋凑的更进了。

夏渺渺忍不住伸出手,弹弹她的脑门:“我跟何木安已经不能说喜不喜欢了,比喜欢更多,比爱情更浓,爱情这两个字,在婚姻中单薄的撑不起我和他明白吗!”

“明白了,你是来秀恩爱来了。让我猜猜?”孔彤彤鬼灵精的看着渺渺:“吵架了是不是,一大清早,做两个小时的吃约我做SP,你家又不是没有,只能有一点,你吵输了!”

孔彤彤挺兴奋,越说越来劲:“你说说你,争强好胜,死要面子,女人呀,就是凡是在家里想压老公一头,就你,尤其如此!你肯定跟人何安吵架,人何安不搭理你,你就自己作上了,哈哈!说是不是!是不是!”

懒得搭理你。

孔彤彤更得意了:“被我猜中了!哈哈!”然后一本正经的反过来教育渺渺:“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就是争强好胜,以前上学时就那样,总觉得自己是老大,有当着小干部,所有人都是你手下,没事就嘚瑟,何安能吃你那一套就不错了,结婚了,你还这样,真替何安着急。”

孔彤彤边说边像模像样的摇头:“太着急了——”

夏渺渺给她一个带笑的白眼:“我怎么他了,我够把他当大爷了,结果他还就真把自己大爷了!”

“看吧,看吧还说不是吵架了!”

“行了,行了,你猜对了行了吧,挺聪明的以孩子,在陶成风那件事怎么就犯糊涂了!”

“你又说我!”

“我嘴欠!”说着轻轻打了自己嘴一下。

孔彤彤才满意了:“说说,他怎么惹你了?”彤彤想想都有意思,何木安那么闷的人怎么会惹渺渺生气,多半是她自己作的。

“难以启齿。”这男人就不能惯着,因为顾惜的事给了他几天好脸色,粘了他几天,瞬间尾巴就翘上天了,觉得自己在家里也是大总裁,应该说一不二了,让她捏捏头还找什么医生,还给她玩什么目光压力战,简直找不自在。

“你知道难以启齿还生气的这么一本正经!你也真是绝了。你这一点也无人能及!你知道吗!作天作地的!刚才怎么说我的!你再看看你!”

“只说别人不看自己就是女人,不行吗!我为什么不能发扬这个优良品德!”

“你行,你行谁也说不过你!幸亏是对着何木安,不是对着我,你愿意怎么作他就怎么作,随娘娘你高兴。”吃饱了:“娘娘是回家还是……”

“说好了逛街回什么家。”回去了也没意思,工作工作!夸了他两次工作认真、工作时最帅,就没完没了了,还天天都在卧室工作,工作期间不让你发出一点声音!

她是空气吗!就是空气也有声音!她下次要是再在这方面夸她,她就不叫夏渺渺!

……

“先生,午饭准备好了,您是现在用还是等一会?”

何木安从文件中抬起头,对不是预期中叫他吃饭的人有些诧异:“夫人没有回来。”

查师傅想说我是管厨房的这事你要问米管家,但推论还是可以的:“没有。”没有通知午饭,就是没有了。

何木安没有说什么,让老查下去了,继而脸上就有些不好,怀着孕,乱跑什么!天天想让人陪着,他哪有那么多时间陪她闹,越来越不像话,还敢不回来了。

何木安拿起手机给渺渺打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