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日常/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声音懒散,一点娇嗔的责怪都没有,丝毫听不出不满,她本来也没有不满什么,就是不耐烦伺候他以为拿捏了她七寸,胡乱翘尾巴的自以为是的德性:“恩……”

何木安脸色立即阴沉,为自己多余的猜测成了摆设的不悦,很多时候他宁愿自己猜中,哪怕他得罪了以后他哄也没什么,但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未必让他高兴:“做什么呢。”

“逛街呀。”夏渺渺帮彤彤拿着包,看眼更衣室,继续看面前衣架上的衣服,不怎么合心意。

何木安停了一会,淡漠平常的开口:“老查给你煲汤。”

“晚上喝。”

“几点,我让司机去接你。”

夏渺渺看眼从更衣室出来的彤彤,眼睛一亮,满意的点点头,比今天她身上穿的那一身好看:“才两点,我也不知道,再说吧。”

“……”

“挺好看的,买了吧。”夏渺渺拿着手机。

“我三个月的工资呀,三个月呀……”

“那你继续纠结。”夏渺渺把手机扔进包里,继续从折扣衣架上选衣服。

“哎呀,你怎么那样呀,你快说三个月值不值。”

夏渺渺选了一条裤裙,天气已经转凉,夏装都在打折,半价,挺合适的,性价比高:“还行吧。”

“还行是买还是不买!”

“买吧,挺好看的。”

“我说你有意思吗,又不是没钱,你盯着那过季的衣服看什么,哪件你买不起了!”

夏渺渺拿裤子在自己腿上比划着,七分的长度的话就买了:“这跟过季不过季没有关系,花钱买块不遮羞,自然越便宜越好。”

孔彤彤嘲讽的一笑:“你怎么不去隔壁市场按斤买的。”

夏渺渺无语,彤彤就容易曲解她的意思,怎么能不是最好就是最不好呢,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折中吗:“总还是要有点设计元素能过眼才好。”

孔彤彤翻个白眼;“何木安是不是就是被你这样选中的。”

“那不一样,他质量好,属于买赚了的那种。”夏渺渺把衣服给了一旁的售货员:“帮我包起来。”

“姐不试试?”

“不用,我看着挺合适的。”

“她眼睛厉害,什么都能看出来,赶紧给她包,管她合不合适!”

服务员无奈的一笑:“两位姐姐真有意思,那我包了。”

何木安挂了电话,不会有闲时间听两个女人闲扯。不过心情比刚才好了。

夏渺渺过了好一会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挂断了,也没有什么反应,又扔进去,说话顿时肆无忌惮多了!先粹了他两句坏话。

对付何木安你不用心眼不行!要不然回去了,他不定怎么给你穿小鞋呢,冷着一张脸再给你两句,你再觉得这个男人对你不错,也不会有好心情。

她现在又不是年轻那会儿,喜欢冷酷的男朋友,觉得征服起来很带劲,成天把无聊当有趣。

她都这年纪了,没事是喜欢跟老公闲磕牙,互相没有矜持的剔牙抠脚的,谁有闲情天天做彼此心里的天使,吃饭端着、睡觉端着,每时每刻美美的出现在彼此视线里,做彼此不能泯灭的白月光,简直活的不要太累好不好。

何木安就是把作当有趣,时刻板着自己脸的人,在家不在家都那样,恨不得睡觉时也是最一本正经的德性,吃饭时,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家之主永远坐在餐厅的主位上!

坐错一次难道他就不是家里的男人了!

他就不扣脚吗!好吧,他不抠脚,他有专业的形体时每天从头伺候他到脚,但挠痒痒总有,也挠的那么矜持。

夏渺渺没觉得不好,人嘛,能做到他这种自律才可能超脱人类之外,她很能理解。但跟这样的人过日子,呵呵,呵呵,总觉的自己该埋土里,上面插个牌那——某某人之墓,死因——此物是个纯碎的人类没经教化。

“你唉声叹气什么。”

夏渺渺拿出手机来,再看两眼确定挂断了道:“日子过的太闲,鸡蛋里挑骨头中……”

“闲的你——”

“是呀,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永远不知满足,这不就是人的略根性吗,得到了桃子就觉得觉得距离西瓜不远了。去那边看看买个发夹。”

“话都被你说完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

夏渺渺临走接了一个电话,看看外面的天色给何木安拨过去:“我妈刚才打来电话说小鱼和大宇都在家,让我也回去玩,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何木安等了一天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没好气的嗯了一声,直接给她挂断。

夏渺渺看眼手机有点心虚,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了,让他看个够,这下好了,明天再回去,他不定积累几个点的不高兴。

……

夏渺渺依旧懒洋洋、身心放松的躺在家里的沙发上享受做女儿时的独霸全家话语权的至高地位。

夏妈妈看到她这样就眼疼:“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起来吃哈密瓜,都给我滴沙发上去了。”

“安了,又不是你洗,二宇,再给我来一块。”

“你还吃,我刚换的坐垫!”

夏爸爸弯着腰啃着瓜:“你管她,孩子吃个瓜你总在一旁啰嗦什么!让不让人安心吃了。”

“我不管她,她都要上天了,夏渺渺!你敢穿着鞋踩我绣的并蒂莲试试!”

夏渺渺快速坐好:“并蒂莲在哪里?!快让我看看——快——”

二宇赶紧找!

夏妈妈气的想一脚蹬过去,就是他们手边的沙发罩有什么好找的:“你看她是不是作死找打——”

“孩子就是孩子嘛,你要不说我也看好不出你绣的什么——”一大把年纪了学什么绣花呀!也不害臊。

“你们——”

银铃般甜美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被一家子拉低了档次的别墅里,终于出现了一位有小姐模样的活泼小精灵:“姐,我穿这条裙子好看吗?”夏小鱼从复古的旋转楼梯上跑下来,越发清纯可人了。

夏渺渺重新倒回沙发上,语气应付:“好看。”淘的打折品,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谢谢大姐的礼物。”夏小鱼笑眯眯的跑下来,对大姐给自己的东西向来爱不释手,就算她现在有了,也习惯翻老姐的东西,毛病,不好改。

一家子吃饭的时候也很随便,虽然夏妈妈想维持自家高贵了的风范,但挡不住老板粗鄙,喝完粥满餐厅都是回音。

大女儿还非要往烙饼里卷大葱,看看她的嘴,都要塞不下来还塞!没吃过东西吗!

还有夏宇那个不争气的,想吃什么菜不好,偏偏吃红烧肉,人家有钱人都吃素了,就他们这些没见过市面的才嚷嚷着吃肉吃肉!“把腿拿下去拿下去!”

夏宇赶紧把曲着的腿放下。

夏渺渺不干了,两个人就该怎吃饭问题呛的满桌子都是两人口水。

夏妈妈气的夹了两块塞自己嘴里:“吃!吃!吃!不长脑子都长肉了——小鱼!最后一块排骨了你留给你爸能饿死你是不是!”

“妈——一块排骨而已!”

“太太,老爷,先生的车进门了。”

夏家一家子停宕了一下,继而赶紧从座位上起身,擦嘴的擦嘴,把裤腿放下的把裤腿放下,抚卷起的餐桌布的抚餐桌布。

“我女婿来了?”

“是的太太,先生来了。”正说着,何木安已经牵着尚尚进来了。

尚尚像小炮弹一样冲进姥姥怀里:“我的姥姥呀!我想死你了!我最喜欢我姥姥了!”

夏妈妈开心的不得了,她的小外甥女越来越可心了:“让姥姥看看,黑了、瘦了,心疼死姥姥了,让姥姥抱抱小心肝。”

——黑不溜啾五号,向大小姐问好——

夏尚尚很带感的挥手:“免了。舅舅好,小姨好。”继而小大人的叹口气:“我家称呼还挺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